冤狱九年 劳教一年 上海工程师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一日】上海法轮功学员张勤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家庭、社会、工作中做好人,他刻苦钻研质量管理技术,成为上海胜德塑料厂质量保证部经理。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张勤被六次绑架关押,累计被提篮桥监狱迫害九年。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国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张勤和八十六岁的母亲共同控告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张勤

优秀工程师

张勤,男,一九五五年三月二十八日出生,家住上海市徐汇区,是一位质量保证工程师(现已退休)。母亲谭慧韫,今年八十六岁,中学退休教师。

一九八三年,张勤大学毕业后,在上海胜德塑料厂(全国的行业领头羊)工作。一九九四年九月,他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按照李洪志师父的教导,在家庭、在单位、在社会上,张勤处处做一个好人。多家外资企业和独资企业曾邀请他,但为了所在企业的利益,他都拒绝了。

在单位里,张勤每天早来晚走,在质量管理技术和质量管理工作中,认真负责,刻苦钻研世界先进的质量管理技术,成为质量保证部经理。在一九九九年,张勤成为国内工程塑料加工领域质量管理技术的先行者。在工作上和为人上得到同事们和领导的一致好评。

正当张勤正在不断地钻研,准备在质量控制图技术上建立动态模型时,江泽民发起和推动了迫害法轮大法的政治运动。张勤曾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青浦劳教所、看守所、上海市监狱医院等,惨遭多种酷刑包括长时间体罚、毒打、野蛮灌食甚至有一次双脚化脓流血水生命垂危。

下面是张勤先生在他的《刑事控告书》中的部份叙述。

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我在上海吴兴路粘贴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被太平路派出所警察绑架。为了让我招口供,五天五夜,不让睡觉,不让坐,不给吃饭,每天不停的打骂,上千记耳光,并叫流氓打手来打我,致使我左耳听觉受损。非法抄家,抄去全部大法书讲法录音带,师父照片等以及炼功带和手机,复印机。最后,我被徐汇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到提篮桥监狱。

提篮桥监狱四年冤狱

在提篮桥监狱的四年中,我被关在三点三平方米的房间,和死刑犯关在一个小组。殴打体罚虐待,强迫坐线圈座子(酷刑工具),每天从早上五点到晚上九点肌肉绷紧保持一个姿势十多个小时,强迫面壁反省,禁闭无期限(不认罪就一直关禁闭)。二监区警察倪凌指使打人经验丰富的犯人张国胜每天三次每次一个半小时用各种方法和工具对我身体各个部位毒打和折磨持续二个多月,企图“转化”我,让我放弃信仰法轮大法。

还因为炼法轮大法,我被五个犯人拳打脚踢,被打得面目变形。恶警安排四个犯人看着我,一举一动都必须得到他们同意,拿走了我的东西,这样他们可以任意不许吃不许喝不许睡,不许洗脸、刷牙、上厕所、写信、买生活用品。

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五年十月七日的所谓“敏感日”,我在去长宁区看望我的姑母和表姐的路上,被绑架后,被刑事拘留三十天以后,又非法劳教一年,因为反迫害绝食,被南汇监狱总医院强行灌食一年。期间,被长期用五根绳子绑在床上,导致我损伤了行走的功能,到如今还只恢复了部分的行走功能。

再次被绑架 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我被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非法刑拘三十天,并且被徐汇区法院初审非法判刑五年。

在非法开庭期间,二次剥夺了我为自己辩护的权利。上海第一中级法院在审理我的上诉时,不开庭审理,只是迷惑性的做一个简单的笔录,根本不告诉我这是开庭审理,是为自己做辩护。就这样,以掩盖自己违反法律的行径,黑箱操作,把我非法裁定判刑五年。

我又一次被非法关在上海提篮桥监狱一大队。为了不让我修炼法轮大法,上海提篮桥监狱一大队的警察派四个看管犯看着我,并且用约束带把我的手反束在背后,让我不能做任何事情,晚上也无法睡觉,摄氏四十度的天气,三个月不让洗澡,脸上的油和污垢在汗水浸泡下往眼睛中渗透。眼睛象浸泡在硫酸和碱水中一样,一个星期,只许洗二次衣服。三个月以后,警察指使四个看管犯,用封箱带或绳子把我的手反绑在后背,长达四年,导致我的双手麻木,至今左手还时常麻木。


手反绑在后背

出监狱后,我被公司除名。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八日,我退休后,工资比我部门其他已经退休的同事(工人)少了每个月一千七百元。这是因为十年的牢狱之灾没有交五金和江泽民一手制造“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我工作的公司黑箱操作,把我的五金暗中扣下一部份所导致。

法轮大法拯救我和高龄父母

在炼法轮大法前,我是个追求真理者,我喜欢了解宇宙、时空、生命的终极真理,学习各种科学前沿理论和各种哲学,学习中国传统的河图、洛书、周易、八卦、各种气功,最后看佛教、基督教、喇嘛教、道教的经典著作。但是我找不到人生的目标。

一九九四年九月,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公园里看到有人教法轮功。自从炼了教人“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后身心都得到了净化,使我越来越真诚,越来越善良,越来越容忍,身体也越来越充盈,身清气爽。我找到人生的目标,回归“真、善、忍”。

在家里,我八十六岁的母亲炼了法轮大法,身体很健康,和九十岁的父亲,甚至还能外出坐公共汽车,去很远的饭店,参加同学聚会。我妈以前有十多种病,如心脏传导阻塞、腔隙性脑梗、全身关节疼、内脏下垂、狼疮性肾炎、美尼尔氏综合症、免疫力低下,任何治疗方法都不起明显的作用,而越来越重。如果不是法轮大法为她祛病健身,今天她就会痛不欲生,我们家就会钱财耗尽,精力耗尽。我爸爸也一直支持我们炼法轮大法,也一直善待来我家的大法弟子,遇到问题,也能彼此善解。他自己也曾经炼过法轮大法四年,这为他今天的身体健康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法轮大法教我怎样做一个好人,法轮大法使我全家健康长寿,生活幸福。

我仅仅因为信仰法轮大法,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美好真相,就被非法抓捕、拘禁、劳教、判刑。在经济上,精神上,肉体上,都遭受到强烈的痛苦和伤害,使我年迈的父母在十年中失去亲人的照顾,生活在担惊受怕、凄风苦雨中。

如今,我冤狱回家后,仍然处处被监视,老人们盼望着过上宁静、自由的生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