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龙被黑龙江呼兰监狱迫害致精神失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吉林省榆树市土桥乡法轮功学员张文龙三年冤狱期满,被家属从黑龙江呼兰监狱接回家,老伴和儿子及儿媳本想这回可好了,不用惦记他在监狱被迫害吃苦了,种地也有了帮手了,可张文龙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张文龙被接回家后,最大的问题是失去记忆,亲友邻居多半都不认识了;不停的小声自言自语的叨咕,说的是什么别人也听不清;对老伴,说骂一通就骂一通。更严重的是,邻居来看望他,他也骂人家还要和人家拼命,家里的菜刀和农具都得藏起来。家里人整天都提心吊胆的特别紧张和恐惧的看护着他,弄得全家人精疲力竭,不得安宁。

张云龙现年六十岁,他于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七日去邻县黑龙江五常市山河屯林业局所在地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林业局看守所,不走法律程序迅速判刑三年,直接送哈尔滨市呼兰监狱集训队关押迫害。

四月三十日呼兰监狱集训队一李姓警察给张云龙家属打电话,说是要去哈尔滨省医院给张云龙做病理检查,叫家属带五千元钱送去,张云龙儿子接到电话后,见父心切,赶忙送去后,警察又说需要八千元,五千元交给李姓警察也没给收据,说剩下给返回,但事后无果。去医院时有六个警察看着还戴着手铐。

据张的儿子说:见面时父亲骨瘦如柴,说话都没有力气,说一句得歇一会才能说下一句话。血压是低压68、高压86,身体极度虚弱。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狱警说那得检查出癌症才能办保外的。

五月七日,狱警李某让家属与他签订有关张文龙在监狱中的病情协议,被家属拒绝。家人看到张文龙非常消瘦,绝食近三个月,但是精神很好。

进入九月份,从呼兰监狱传出消息说“张文龙被迫害成精神病状态”。后来十月份张文龙儿子张彪与亲友去看望张文龙果然是精神恍惚,说话语无伦次,有的亲友他都不认识。找到政教科长王晓臣了解情况和要求保外就医时,王晓臣说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话和推诿搪塞之词,还极力掩盖事实真相。后来九监区警察上楼说了实话:张文龙从集训队到我们监区来就发现精神不正常,王晓臣才无话可说。

十二月份,张文龙的老伴、儿子和亲属又去了几次呼兰监狱要人,找到了政教科长王晓臣、胡大光、郭管教、“六一零”的杜鹏、南监狱长、刘监狱长等他们有的推托,有的冠冕堂皇不办实事。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二日,张文龙儿子等家人在监狱接见张文龙结束时,看到父亲在返回监舍的过程中,被犯人连推带搡,对父亲的处境十分忧心,当时就请求监区警察帮忙给父亲办保外就医,不然父亲就没命了。在场的亲友和旁观者都同情和伤感不已。

回到家中,张文龙老伴、儿子、亲友向乡邻诉说张文龙在监狱被迫害成这个样子,村干部给开证明,村民签名按手印,证明张文龙是老实巴交、遵纪守法的大好人,由原来一身病经过修炼法轮功后达到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没被绑架前也是一名正常人,当地村民已有一百来人签名呼吁,黑龙江呼兰监狱立即释放好人张文龙,同时也呼吁社会各界正义之士给予支持,制止迫害。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日上午,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七个警察,在村队长郎大军(此人在营救张文龙时给打证明,说张文龙是好人,在家身体特别好)被国保警察的胁迫下到法轮功学员张文龙家中,询问是谁去村长那开的证明,是谁去乡亲家按的手印。是谁把按的手印上到明慧网的。张文龙的儿子说:“我爸爸在监狱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走路都打晃,我们让乡亲们打个证明,好办保外就医,不就开个证明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到我家的人我都不认识。”

随后,村队长郎大军又被警察胁迫挨家挨户找村民“谈话”,要问出是什么人到村中搞的签字,按手印,为什么要给某教签字。并且恐吓村民中央都知道此事,特别重视。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一日下午,这些人又到张文龙家,对家人及乡亲进行骚扰。给家属和乡亲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和恐惧。

现在张文龙回到家中,这个状态,老伴说:“叫我太失望了,这可叫我咋办唉?”说着说着就瘫倒在炕上伤心的哭了起来。后来张文龙被亲友接到外地调养去了。

按以往情况,监狱通常与当地“六一零”合谋不让家属接出狱的法轮功学员回家,例如榆树法轮功学员吕先锋、李满庭、杨信等冤狱期满后被“六一零”接回后马上送洗脑班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王凤娟在云南被绑架劳教迫害三年期满后,“六一零”恶首李凤林拿着老百姓的纳税钱,为了游山玩水,亲自坐飞机去接王凤娟回榆树的。可是这次由于张文龙被迫害致精神病状态,他们也改变了以往的声称“关爱”做法,闪蔫了,这次就愣没敢出头去“关爱”张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