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广义冤狱期满 被德惠“610”从监狱直接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长春德惠市法轮功学员曲广义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在吉林监狱遭残酷迫害,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曲广义冤狱期满后,家属开车到吉林监狱接人,被德惠“610”等人员围住,曲广义被“610”劫持走,现下落不明。

“610”是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纠集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图1:吉林省监狱
图1:吉林省监狱

图2:去接人的家属被围住
图2:去接人的家属被围住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三日早晨六点多,曲广义刚到门外准备上班,被躲在门外的恶警苗新和“610”带着一伙人把他强行绑架。不法警察在曲广义家翻遍所有物品,强行掠走私人财产和存折(约十余万元),现场一片狼藉。看到的人都说,这都赶上土匪了。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八日,曲广义被长春市经济开发区法院非法枉判四年零六个月,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吉林市监狱迫害。吉林监狱采用长时间罚坐、不许花钱,甚至无法购买卫生纸等方式迫害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并孤立学员。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曲广义冤狱期满后,家属开车到吉林监狱接人,德惠市“610”、乡政府等七人左右,无理要求曲广义当天由他们接走履行所谓的“手续”,家属不同意,僵持了三个多小时,德惠“610”等把家属带去的长春的车围住,并强行把司机的驾驶照拍照,并上去两名警察,把曲广义再次绑架,现下落不明。

曾经多次遭绑架迫害

曲广义,男,五十多岁,德惠市大房身镇法轮功学员,曾经多次遭绑架迫害:二零零三年被长春国保支队绑架,被劫持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迫害二年;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绑架后,被德惠国保大队非法劳教二年,送到吉林省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遭残酷迫害。

(一)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遭受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一日上午九点左右,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六大队三中队副大队长范胜碌和警察彭子龙(都是直接负责三中队的),还有一中队和二中队的警察,领着一群劳教人员:谭贵富(班长)、包兴振等,在劳动现场象一群野兽般扑向曲广义,用拳脚将其打倒在地,疯似的毒打一顿,然后拖出人群,又狠狠的拳脚相加,曲广义肋骨被范胜碌踢折。在强制灌食时,曲广义被撬的牙齿全部松动。在这之前三周,曲广义肚子不舒服,劳动时经常上厕所,曲广义跟彭子龙请假休息,没被允许。曲广义身体一直不好,非常虚弱。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九日,曲广义被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转到苇子沟劳教所迫害。四月十八日家人见他时,他被打得遍体鳞伤、骨瘦如柴,走路都很吃力。警察及所有人员都对他施加压力,不拿他当人看,还有十几名犹大对他进行折磨。四月二十二日,家人去看曲广义,劳教人员说什么也不让见。说曲广义如果不转化,十几天后也不许见,到期也不放。曲广义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绝食抗议。

(二)在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遭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曲广义到东十道街一栋二楼给用户修理煤气灶,在上厕所的路上,从白色半截车上突然跳下三、四个便衣抓住曲广义问姓啥?曲广义说:姓曲。邪恶之徒说:“你不姓曲,你姓孙。”于是强行搜身,从兜里搜出八百多元钱,曲广义尽力挣扎说:“你们为什么抢我钱。”

原来这几个人是德惠市国保大队恶警,他们不由分说就对曲广义大打出手,尤其开车的,拼命击打曲的要害部位,曲广义高喊:“打人啦!”几个邪恶之徒继续使用残酷手法殴打曲广义,那个开车的打人打的浑身冒汗,累的呼呼直喘,仍行凶不止。恶徒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连续施暴,围观的群众都说:“共产党太狠了,尽整好人”。

曲广义被打成重伤,已无反抗能力,恶徒便用塑料袋套住曲广义的头,强行拖入车内,然后呼啸而去。曲广义被绑架后遭受国保恶警酷刑折磨,头部,全身伤痕累累。

曲广义被非法劫持入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把曲广义直接关进严管队强制转化,用吊铐、殴打、不让睡觉、烤刑等法西斯式暴行迫害,使曲广义的身心遭受了摧残性的打击。强壮的身体被折磨出重病。

二零零七年五月份,曲广义被编到“苦力班”砖厂,强制超负荷劳动,精神上的摧残,猪狗般的饮食使曲广义病情加剧。经检查是肾结石,犯病时痛不欲生。劳教所稍做处理又强迫曲广义继续劳动。家属接见时,恶警还威胁曲广义说:好好的。言外之意不准向家人讲在里面被迫害的情况和本人的病情。家属告诉曲广义,其母亲因思念劳教所里的儿子,终日不思饮食,忧虑成疾,医治无效,含冤离世。

老母病逝,曲广义身患重病的情况下,劳教所不但没给一天假,还强制曲广义重体力劳动。曲广义被折磨得脱相,狱方不予治疗,曲广义被迫害得身体十分虚弱,患有肾结石、皮肤病等病症,但仍被恶警和包夹的犯人强迫劳动和写所谓的“五书”,手段十分卑鄙和邪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