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会有多少这样的机会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平时说话尖刻,爱认死理,时间长了就形成了一个顽固的执着,即争斗心。得法后,师尊为了帮我去这颗心,时时点悟我,借家人、同修的嘴给我指出来。可是这颗争斗之心迟迟去不干净,我还会用各种借口为自己开脱,认为自己是讲理,是真的表现。

二零一六年六月初,我和同修经人介绍去一果农家套苹果袋。开始我们也没讲价钱,就是本着修炼人的标准尽心尽力的去做。果农看在眼里,表情美滋滋的,不时的夸我们修炼人就是和别人不一样。但是在结账时,果农不但没有多给我们报酬,反而还少给了五十元钱。这一下又勾起了我的心。我强忍着:不能发火,这可能是师父安排的去我的利益之心。我要听师父的话,不能和他们一般见识。我心里稍有些平复。

可是就像师父说的:“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这时妹妹下班回家告诉我说,她刚刚在门口遇见了一个和我们一起套袋的人,说她们每一个苹果袋要了七分钱,还强调不能让果农知道是她告诉的,因为果农“不想给你们这么多钱……”

我还没听完,火就“腾”的一下蹿上来了: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给他干活时,他这个好、好、好,行、行、行的,到了付钱时,他却来了这一手。我气的嚷嚷着:“我得去找他评理,这个钱我可以不要,但我要让他知道,我们修炼的人不是好欺负的人……”妹妹打断了我:你是干什么的?你还是个修炼人吗?你找他评什么理?就像师父说的:“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2]

我听了好像心里有所领悟,可心中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不停的翻腾着,此时,这颗顽固的争斗心也拼了命的在动摇我修炼的意志,我明知理亏,但还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即使是去我的争斗之心,我宁可此次不去,也要让他知道,否则我咽不下这口气。

妹妹伤心极了,哽咽着说:“姐呀,我们可是修炼的人,是要替别人着想啊,你都不为了钱,你又何必为了一口气。再说,你非要让他知道。你说他少给了我们五十元钱他能不知道吗?你无非是想让他知道你已经知道他少给了我们五十元钱,别认为我们不知道。目地是想让他难受,这是我们修炼人应该做的吗?现在他知道,师父知道,你知道,我也知道,这就够了。去掉自己的争斗心才是最重要的。你明知道是去你的争斗心,你还想留着下次再去,你可想过师父为了去你这颗争斗之心,师父花费了多少心血,促成了这些机缘。我们还会有多少这样的机会,你想过吗?”

听了妹妹一番话,我惭愧的无地自容,想到师尊的法:“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的不行。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3]

是啊,我能把这顽固的争斗心带進天国吗?今天倘若不是师尊慈悲救度我们,我不得还在人中承受着业力的煎熬吗。我不但不珍惜这宝贵时间用来救人,反而为了一口气争斗,我还算是个大法弟子吗?想到这些,我抹着眼泪虔诚的向师尊说:师父,我错了。我一定去掉这颗争斗心和所有的执着,早日跟随师尊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