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环境中去执着修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我于一九九九年初喜得大法。十多年来,沐浴着师父的浩荡佛恩,风风雨雨的走到了今天。回顾一下走过的历程,三件事都在做,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大关小关也都闯了过来,但认真的想一想,距离师父的要求、法的标准差得还是很远,还有很多人心执着在障碍着自己,必须加快精進步伐,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上严格用法归正自己,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才不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称号。现在把自己向内找、去执着、跟头把式过修心性关的一点儿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切磋,向师父汇报。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修去争斗心、怨恨心,平衡好家庭关系

修炼前,我一直在邪党机关工作,主要还是做党务工作。因此邪党文化对我毒害很深,争斗心、怨恨心、妒嫉心、自以为是等等,在我的修炼中表现的淋漓尽致,去的也很艰难。

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打横幅,被非法关押一个月。那天丈夫去接我,直接把我送回了老家,寸步不离的跟着我,不让我与同修接触。没有大法书,不能学法,我很着急,心里怨恨,不服气,不平衡。后来同修背着丈夫借给我大法书,我才好不容易学上了法。

丈夫发现了,要把书烧掉,我毫不客气的说:“你敢把大法书烧了,我就把你家房子烧了。”当时是住在他弟弟家。我的反应虽然把他震住了,但我那强烈的争斗心也暴露无遗。当时我并没有发觉有争斗心,还觉的自己做的不错。直到后来,也可以说到现在,我的争斗心不断出现不断在去,自己才认识到那时的争斗心有多么强烈。事情虽然没做错,但方式上是在和人斗啊,这个党文化的思想必须去掉。但它很顽固,一不留神就表现出来了,如说话带刺,用问号,咄咄逼人,很强势,这个党文化形成的观念我绝对不能让它在我的空间场再存留,坚决清除掉。

师父说:“争斗心不去,也容易产生妒嫉心。”[1]所以多年来自己一直在注重去这个争斗心,也有决心把它完全去掉。

由于存在怨恨心,家庭矛盾时有发生,使自己一次次过关。因为自己一开始没认识到,所以总是有关要过。后来认识到了,表现在哪里呢?我在怨什么呢?怨丈夫和孩子受邪党“无神论”毒害,不理解大法,不愿听真相。不管我多忙,把家务活儿都推给我。我出去讲真相,总是得着急回家做饭,回来晚一点儿,丈夫就开骂。我为了抢时间,有时来不及就得打车回家。

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了。那天我为了给一个人讲清真相,花了很长时间,回来很晚了,一進门丈夫就劈头盖脸的喊起来:“你死在外边吧,还回来干啥!”骂人的脏话也出来了,我一看孩子在家,都等着我做饭呢,我就赌气说:“你搞明白点儿,我不是你家保姆,我是你家老太太,别什么事儿都指望我做,我干的是正事儿,不是玩去了。我是炼功了,不炼功能忍到现在吗?”

那时就忘记了“真善忍”了,既不善也不忍,虽然从那以后,丈夫对我的态度有些收敛,但是我发现我除了有争斗心还有很强的怨恨心。为什么有这些心呢?向内找往深挖,那是因为触及到了我的私心,我在执着自我,谁也不能耽误我的事,不能这样对待我,表面上是不能干扰大法的事,不能不理解大法,实际上是以自我为中心,我行我素,自以为是,看不起别人。

师父说:“我就是要你们修成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的圆满。”[2]“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3]我找到了自己那颗为私为我的执着心。特别是有一次为了一件事,丈夫说:“你说别人自私,其实你最自私。”我觉的是师父借他的嘴在点化我,我对不起师父,没有听师父的话,没有修好,没有慈悲心,在和常人计较,没有替别人着想,别人对我不好,也许是我以前欠下的债,应该还了。可自己却不像个大法弟子的样,没有善心,又怨又恨,吃点苦受点儿累就不干了,这哪儿是修炼人呢,修炼人遇到麻烦事不正是提高层次的好机会吗?应该感谢人家才对呀。

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不要这些人心,坚决去掉它,按真善忍标准修好自己。”从那以后,我不再怨恨任何人,做事尽量为别人着想,多干活儿也不觉的苦了,累的时候就想:“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还业就快,开悟就快,说不定有一天他一下开功了。”[1]

我的观念转变了,丈夫的态度也变好了(当然也与我讲真相有关)。我几乎每天出去讲真相或打电话救人,他也默认了。我不在家时,孙子由他帮着带,也不牵扯我。我有时回来晚点儿,他也不发脾气了。为了不耽误我炼功发正念,他还主动做早饭。

由此我想到了师父讲的“相由心生”的法理,“其实就是自己的因素改变了自己的环境。”[4]我想丈夫和孩子为了不让我被邪恶迫害,成天担惊受怕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也承受了很多,付出很多,他们摆正了对大法的态度,给自己创造了美好的未来。

二、在讲真相中去执着心

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5]“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6]讲真相救众生是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众生得救是我们的心愿。

从二零零二年开始,学了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后,我就一直坚持面对面讲真相,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从去年开始,又增加了打语音电话救人。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7]。我的体会是:只要学好法,发好正念,怀着一颗正念救人的慈悲心,纯净的心态去讲,就会越做越好。

我先后和五位同修配合讲真相。从一开始对认识的人讲,到对陌生人讲,到后来对能搭上话的就讲,效果越来越好。每天上午到学法小组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晚上上网,抽空做家务活儿。一天虽然忙忙碌碌,但心里觉的很充实。遗憾的是,每天没有更多的时间去讲真相,只有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每天两个人讲的比较多时能劝退三十多人,一般二十人左右,少时十来个人,心态不好时只能救几个人。其中有认同的,有抵触的,有威胁的,有骂人的,也有要报警的,但都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在自己和同修信师信法的强大正念作用下,转危为安,化险为夷。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不断的去各种执着心的过程。

在这期间自己暴露出了不少人心执着,从而有机会修去它。

有一次我去市场讲真相,碰到了原单位同事,我向他讲真相劝他退党,他就炸了,我也跟着炸了,他喊我也喊,别人以为我俩在吵架都围过来看,我正好借机会讲真相,让围观的人也听听,但心态不平和,活脱脱一个斗争勇士,哪里有大法弟子的风采呀。幸亏后来我醒悟了:注重大法弟子的形像!才缓和下来,结果他也没退。

过后我很苦恼,苦恼自己党文化中毒太深,争斗心还没有去干净。我求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接受这次教训,一定要把这执着心清除掉。后来我主动找他道歉,心平气和的对他讲真相劝退,他愉快的退了。

还有一次我到超市去讲真相,看到排队买鸡蛋的人很多,我就凑了过去,同站在后边的一个女士讲真相劝“三退”。这时站在她前边的一个男士插進来说,“你吃着共产党的,喝着共产党的,还反党?”我说:“我没吃它的,我挣的工资,拿的退休金都是我自己干活挣出来的。共产党哪儿来的钱?都是人民的纳税钱吗?工人做工,农民种地,知识分子搞科研,是老百姓养活了共产党,不是共产党养活了老百姓。再说也不是谁要推翻它,是它坏事干绝天要灭它,是天意,谁也挡不住。只有顺天意 ‘三退’才能保平安。”

这期间他们七嘴八舌的不断打断我的话,攻击大法,围攻我。我告诫自己,不能与他们争斗,心平气和的慢慢说,也不能走开,走开等于是逃跑,被他们轰走了一样,为了救他们,要忍辱负重,讲真相救救这些可怜的众生吧。

我始终坚持对他们讲大法真相,破除邪党谎言,归正他们对大法的误解。后来多数人都不吱声了,有人还劝他们不要再说了,有个人说服不了我,就侮辱我是神经病,但是不管他们说什么,我想都是对着我的心来的,我就是铁了心讲下去,哪怕他们能听進去一句,我也没白费心。最后我告诫他们,大法是救人的,只有认同“真善忍”大法的才能留下,希望你们再了解一下真相,好自为之吧。

这样我直到买完鸡蛋才离开。

本来我没想买鸡蛋的,但是跟着他们排队,也只好买了。那天与我配合的同修有事没去,否则有同修发正念,效果会好些。过后我想,我是有很多人心要去呀,不但有争斗心,还有爱面子的虚荣心,不让人说的心,显示心,不然为什么这么多人围攻我,原来是来考验我一下,让我把这些人心执着都去掉啊。

我还认识到,讲真相过程中不能起任何心,讲的顺利不能起欢喜心和显示心,讲不通也不能气馁。一起人心邪恶就马上会钻空子干扰,救人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有时一天讲的很好,劝退的比较多,回家很高兴,第二天就不顺利了;有时一天开始做的挺好,一讲就退,一旦生欢喜心,接着干扰就来了,再讲也没人退了,甚至有时还会招来邪恶,教训是深刻的。

有一次我和同修在楼区讲真相,一边走一边讲,快到公安局门口时,已经劝退了十多个人。这时我起了欢喜心。结果一个喝过酒的民工打了“一一零”报警。不一会他追上了我们,问我有没有大法书,他想看。这时就有一个警察跑了过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说:“你跟我去局里一趟。”我说:“为什么?我没犯法,为什么跟你去?”他指着那个民工说:“你对他说什么了?”我看了看民工,然后大声问:“我对你说什么了?”他支支吾吾一下没吱声,警察问民工:“她对你说什么了?”他小声说:“法轮功。”我说:“法轮功怎么了?法轮功好啊,我妈八十来岁了,炼法轮功什么病都没有了,这有错吗?”警察又说:“你兜里装的什么?”我一手掏出了笔,一手掏出了卫生纸,我说:“装的这个。”他说:“你叫什么名?”我说:“我没犯法,没必要告诉你名字。” 他又上来拽我,说:“你还是跟我走一趟吧!”这时我看见从公安局院里又出来一个警察,我马上在心里求师父救我,我不能被他带走,于是用力甩开警察大声说:“你松开手,我还有事呢,我得走了。”说完我就朝前走去,没有回头,也没跑。

走出一段距离后,回头一瞅,他们都不见了。我把身上带的真相小册子和光盘发了出去,回家了。我无法用语言来感恩师父的慈悲保护,我自己没做好,让师父操心了,只因起了欢喜心,又没对那个人讲清真相,不但没救了他,还让他造了业,真是可惜呀!衷心希望他能有机会再了解一下大法真相,善待大法,将功补过,有个美好的未来。

有一段时间我打电话讲真相时,总是有人提到钱:给钱吗?给我十万我就退,不给钱就免谈;还有的说:我对你说的不感兴趣,我就认钱;还有人说:你不是行善吗?给我交点儿话费吧!每遇到这种情况,我就说:我告诉你的是救命的天机,怎么选择你自己说了算。给你多少钱也保不了你的命啊,命没了要钱有什么用?再说了,假如给你钱你就退了,也不好使呀!因为不是真心的,是用钱买的,不管用的,老天就看人心,真心实意的退才好使。你自己心不动谁也没办法。希望你从心里退出来用化名声明一下,把毒誓抹掉了,才能远离灾难,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这样一说有的人也就退了。但是类似的电话接多了,我就感到自己有问题了。修炼人没有无缘无故的事,老提钱,一定是我还有利益之心,修炼这么多年,我以为利益之心去掉了,对财物已经看淡了,这回遇到这样的事,应该向内找一找,是否还有这个心?想想还真是有。虽然大的方面我能把握的住,我可以不和婆家人争房子,不争遗产,可以把自己的金戒指送给婆婆,也可以不和家里人和娘家人及任何人计较钱财,但在一些生活细节上还是有改不下的利益之心。

比如买东西挑三挑四的,专捡便宜的买,这些不也是放不下的执着吗?最后都得去干净啊。于是我就注重在这方面修好,时刻注意不要占别人的便宜,不得不义之财,买东西不再斤斤计较,随其自然。从法中我们已知道:来到人间是借用这块地方修炼的,好比来住店,住几天就走了,怎么能陷入常人中呢。

我一直是和同修搭伴儿出去讲真相的,但有时同修有事,就不能同往了。每当这时,我就很犯难,不出去吧耽误了救人,对不起期盼得救的众生,更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出去吧,一个人又觉的心里空落落的。但最终还是正念战胜了人心,毅然走了出去。记得有一天,同修不在家,我自己出去讲真相,走在路上就冒出来一念:好孤独啊,但马上回过神来,这念头不对呀,我有师在有法在,怎么能孤独呢,师父随时都在自己身边,大法就在心里,我是师父的使者,在行使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没有比这更殊胜的事了,我要堂堂正正的去救人,任何人心观念都不要,只要一颗纯正慈悲的救人之心。于是我什么都不想了,正念十足的救人,结果讲真相劝退了十多个人。

还有几次自己出去,也都能劝退十来个人。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弟子,鼓励弟子去掉依赖心。我绝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按师父教导的去做。“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8]

在师父用巨大承受换来的宝贵时间里,我要更加精進实修,用心学好法,不忘向内找,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努力多救人,兑现史前誓约,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