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徐亚文母女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徐亚文和两个女儿陈红霞和陈红伟修炼法轮大法。因为坚持信仰,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一手发动迫害后,徐亚文四次被绑架关押,遭冤判三年,受尽酷刑折磨;大女儿陈红霞被非法劳教一年,母女三人多次被抄家,骚扰,勒索等迫害。

徐亚文,今年七十一岁,是黑龙江大兴安岭松岭区百货商店退休工人。一九九六年,由于身体有病,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大法前,徐亚文老太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犯病时,起不来炕,全身关节疼痛难受,下巴挂钩关节疼痛,张不开嘴,吃不了饭,右眼因外伤造成视物不清,疼痛难忍,医院确诊为风湿性巩膜炎,说要穿孔了,那真是生不如死。徐亚文病严重后,身体难受脾气就更坏了,整天生气骂人,家里人不敢惹她,也因为有病就退休了。

徐亚文学大法后,坏习惯都改好了,心里特别敞亮,无病一身轻,走路轻飘飘的。两个女儿陈红霞、陈红伟也在大法中修炼受益,一家人其乐融融,幸福开心。

一、徐亚文四次被绑架冤判三年

为了证实大法是正法,徐亚文老太于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九月二十八日,徐亚文被绑架到北京广内派出所,十月一日,松岭派出所警察周本华绑架到松岭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放回家,之后白片警经常去徐亚文家中骚扰。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晚,原单位书记张明生来徐亚文家,叫去单位看天安门假自焚录像洗脑,让放弃信仰。二零零一年春天,徐亚文去朋友家串门,松岭镇一姓杨的人看徐亚文没在家,就去恶告,松岭派出所、公安局到处找徐亚文。第二派出所警察周本华、耿庆林在朋友家找到徐亚文,把徐亚文和朋友一同劫持到二派出所,当时勒索家人两千元保证金,不交不让回家,交钱才释放。

二零零一年秋天松岭区公安局治安科科长关淑文领五、六个人到徐亚文家搜查,乱翻一通,把所有的大法书都抢走了,把徐亚文绑架到第二派出所,每四人一班,轮番看管,连轴不让睡觉。一周后,把徐亚文被劫持到公安局,他们编造黑材料交法院要判刑,法院说证据不足,公安局取保候审,放徐亚文回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孙春环,徐亚文去旁听,法官、警察讲的都不属实,根本不合理,当时法官说谁有异议?徐亚文举手,法官根本不让徐亚文说,宣布休庭。

在回家的路上,徐亚文顺便买点菜,走到家楼下时,第二派出所警察耿庆林、姓熊副所长的警车也到了,说局长找谈话,都没让徐亚文把菜送上楼,强行绑架到看守所。公安局长周恒刚拿着逮捕证让徐亚文签字,徐亚文不签。周说:“你不签也照样判你。”二零零二年六月,徐亚文被冤判三年,同时判刘海康七年。

二零零二年九月,徐亚文被绑架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家人给徐亚文四百多元钱,刘朝辉、王义双等警察到女子监狱时,只交到监狱三百元,其余一百四十多左右,刘、王二人扣下。

在女子监狱,徐亚文坚持信仰,不转化,就被整天罚蹲,从早晨五点半到中午十一点半吃完中午饭,十二点半到下午五点半吃晚饭,六点半到半夜十二点,不让睡觉。被罚蹲一星期后,徐亚文子宫脱垂,痔疮,脚脖子和小腿就象分家了一样,走路摔跟头,两个刑事犯架着走,后来发高烧不省人事,才不罚蹲,让徐亚文在两个单人床中间缝隙处睡觉(两个床靠在一起睡中间的那个空),不许铺褥子,九个月,不给床,不让铺褥子,不能平躺,只能侧着身子,还一边一个包夹看管着。

二零零三年五月份,造成徐亚文左眼失明,什么也看不见了。

在监狱期间,经常强行采血化验。二零零五年四月三日,徐亚文被释放回家。这三年,不给徐亚文工资,给徐亚文全家造成极大的损失。

回家后,徐亚文去找工资,社保局管工资的尤铁军和商业局李明娟沟通说:前两年,徐亚文开的工资必须扣回,而且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及所有长的工资都不给。徐亚文让尤铁军给扣的工资开个证明,也不给开。

二、大女儿陈红霞被绑架劳教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八日,陈红霞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去外地发放真相资料,被新林林业局塔源派出所绑架,非法审讯了半宿,恶警拳打脚踢,他们拒不配合给警察讲真相,与他们同时被迫害的同修还有五人,一共被绑架九位法轮功学员,被松岭公安局非法关押到松岭看守所半个月。陈红霞被勒索五百元。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陈红霞等四人到加格达奇林业局属的翠峰林场做真相资料的时候,被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警察对这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并将他们非法关押在加格达奇看守所,亲人前去探望和要人被无理拒绝。

由于陈红霞在看守所不配合邪恶坚持炼功证实法,警察将她的褥子撤掉对她进行体罚。陈红霞被加格达奇林业局公安局恶警劳教。十一月二十六日, 陈红霞被绑架到齐齐哈尔劳教所劳教一年,后来被加期一个月。

警察专做“转化”人员,不让陈红霞睡觉,威胁,恐吓,坐铁椅子酷刑,逼迫放弃信仰,每天超强度的劳动奴役,完不成就加期。因为这场迫害,丈夫不理解,导致陈红霞婚姻破裂。

这些年,陈红霞多次遭到警察抄家,抢走多本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松岭区第二派出所,610警察多次对陈红霞威胁、恐吓、逼迫放弃信仰等迫害。

三、小女儿陈红伟被骚扰 被迫买断工作

二女儿陈红伟原在松岭区建设银行上班,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单位行长张立军不断骚扰她,给她施加压力,强迫让她放弃修炼大法,长期迫害精神受到很大打击。二零零三年,陈红伟的工作被迫买断。之后,她去外地打工,她的丈夫也下岗没有工作,经济上困难,交不起养老金,给生活带来极大的窘困。

在中共迫害的十八年里,江泽民流氓集团不让人做好人,不让人信仰自由,徐亚文母女三人的悲惨遭遇在中国大陆是极普通的,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庭还有千千万万。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