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救人很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五日】我的大半生是在疾病缠身的痛苦中度过来的。我儿时因患百日咳留下了咳喘病根儿,父母为我多方投医治疗十八年,也未能根除,因为咳喘病是世界上都难以治愈的顽症。所以,残酷的病痛令我苦不堪言。我的人生非常悲观,没有健康,不能正常生活,服药打针是家常便饭。

一、喜得大法获新生

结婚后,因为我身体不好,丈夫及婆家人在生活上照顾我,给我一定的温暖。可是无情的病魔还是死死的缠着我不放,苦苦的折磨着我。我不但干不了体力活,而且每年治病要花掉许多钱,造成家里经济拮据,一家人过着清苦的日子。面对疾病交加,穷困潦倒的凄苦,我以泪洗面,曾多次萌生一了百了之念,看着一双年幼的儿女实在可怜,勉强的坚持活了下来。

四十岁那年,我已病入膏肓,用药无效,全家人以及亲戚们均为我愁容满面,我也知道自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远方的婶婆婆晓得我的情况后,特意赶来教我炼法轮功,当时我想,我已经不行了,什么功能救活我?面对婶子的一片好心,盛情难却,便跟她一起听师父讲法并炼功。意外的是我的身体发生巨大的变化。记得第三天晚上,我大量呕吐,吐出半盆既苦又涩的水,扣个锅似的腹部平复了;同时无数次便尿,第七天我浑身浮肿全消了,感觉有力气了,能做家务了。半个月后,我能下田干农活了。我们全家人高兴极了,丈夫逢人就说:“法轮功真神,把我家等死的人救活了。”

法轮功救了我的命,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不翼而飞,很快传遍了屯子中的大街小巷。乡亲们纷纷登门来学炼法轮功,多时高达五、六十人。

修炼法轮功以来,我按照真、善、忍宇宙大法做人,师父给我无数次净化身体,我有了健康,十九年没吃一粒药,身体一年比一年强。如今,老伴常年打工,我种田,并且管理整个家。

二、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

我是成千上万在法轮大法中受益的一员,一九九九年中国政府在江魔头的指挥下,利用整个国家机器开始打压法轮功,污蔑大法,诽谤李洪志师父,抹黑大法修炼者。我痛苦的哭了几个月。尤其天安门自焚伪案出笼后,我久久难以平静。法轮功学员不会去自焚,因为师父在书中明确告诉弟子,自杀是有罪的。我要告诉世人真相,挥笔起草一篇《栽赃有罪》短文,同修们看后一致认为行,在同修们的大力支持下,我用复写纸复写一百份,大家分头去发放,掲穿中共谎言,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告诉世人中共是在给法轮功栽赃,是在犯罪。

面对江魔头一伙破坏大法,颠倒黑白的媒体造谣中伤,无不令人义愤填膺,我要告诉世人真相,我挥笔书函,把法轮功的美好告诉亲戚朋友,告诉让他们(她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又给县公安局发信,告诉公安人员,自古以来,修炼人都是好人,千万不要对大法弟子犯罪;善恶有报是天理,善待大法弟子会获福报,要对自己负责,要给自己选择一条光明之路。因此公安局抓我,未遂。我多次给镇派出所所长写劝善信,告诉他千万不要迫害教人向善的法轮功,千万不要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弟子,千万要为自己和家人着想,切记法轮大法好,做个好人,神佛会保护你的,你一定会好运来。所长明白真相后,不像先前那样恶了。市局下命令,县公安局要地毯式的抓捕我,所长非常关心我的安全,通过间接关系转告我尽快离开当地。

我流离失所后没有搁笔,始终给亲戚、朋友、同学、同乡、乡亲们发信,告诉他们(她们)法轮大法是佛法,不要听信中共的造假宣传,相信法轮大法好,会拥有美好的未来。我所在地村支书接到我的信后,带着被绑架同修的家人去公安局说情,让公安局放人。

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以我在大法中亲身受益情况,我给队长狱警写了一封长信,告诉她法轮大法是度人的法,要善待法轮功学员,将来功德无量。该狱警看完信的当日下午,接连来监室看我,一共来了四次。她明白了真相,每每见到我经常是满面春风,大大的改变了以前的邪恶作风,对分队的所有人,谁有困难她就伸出友谊之手,对坚信大法的学员,她同情,并且悄悄格外关照。每当她值夜班时,就让全大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早早上床休息。大家都夸她变好了,变善良了。当我身体欠佳(被迫害的)时,她总是给我送好吃的。我一直在反迫害,每当邪恶加大力度迫害前,她便暗中偷偷告诉我要理智。我出狱那天,她一路小跑为我送行。

五年半后,我终于结束了流离在外和被非法关押的苦难生活,回到了家。老伴深情的对我说:这几年我一想你的时候,就拿出你给我和孩子写的信看看,我知道你炼法轮功没有错。你的法轮功光盘和书我全给你藏了起来。我经常在夜深人静时看光盘(李洪志师父在广州讲法录像)。

我的一个亲戚,是退休工人,以前他非常相信邪党,反对我修大法,他接到我的信后,反复看了几遍,他终于醒悟,他一边看信,一边老泪纵横。他认清了共产党“假、恶、斗”的真面目,知道了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美好。我遭迫害,他非常同情,委托亲戚转告我们,让我们全家迁到他的居住地,他说他能保证能够保护好我。

我的一个同学,是机关干部,他见到我说,我接到了你的信,看完后,我明白了法轮功好。我的大姨姐也炼法轮功,她已帮我退了党。一位乡亲见到我,久久的握着我的手,一口气的对我说:“接到你的信后,一直为你担心。没想到又能见到你。你炼了法轮功,真是命大、福大、造化大。你能活着回来,以后你要自己保护好自己。我知道你的身体(他是医生,修炼前我是他的老患者),你和人家身体好的不能比,你没有那么强的抵抗力(他怕警察打死我),你要信我的话,你要千万小心哪。”他的话中已透露出他已经知道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的恶毒之程度。

一位朋友见到我就开始哭,她泣不成声的对我说:“没想到你还这样好,这几年我为你流了不少泪,我非常惦记你,我真怕永远见不到你,这回我放心了。你写给我的信,我一直留着。我了解你,你因为有病才炼法轮功,炼法轮功后身体好了,共产党不让炼就是不对。”她并告诉我,她正在看大法师父著作《转法轮》。现在,她早已走入了大法修炼中。

三、一朵盛开的小花

二零零八年,协调同修找我谈,让我做资料,我说行。师父让资料点遍地开花,大法弟子必须听师父的话。这也是助师救人急需的一个项目。在同修们的帮助下,购進了电脑,技术同修手把手教我电脑知识,我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又学会了打字、排版、向大纪元网站发送“三退声明”、向明慧编辑部发送稿件。后来我还学会了刻录光盘、装mp3。

资料点刚刚运作一年多,我地邪恶疯狂绑架大法弟子,在师父的保护下,我的法器没有损失,我被非法关押几小时后放回。这次的有惊无险,我却产生了怕心,不敢作资料了。终止一年。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地的协调同修们都来看我,和我切磋,在法上帮我提高,期盼我赶快跟上正法進程。在同修们的慈悲帮助下,我的心性提高了上来。我主动找一个亲戚(同修)帮忙,她很快给我送来电脑,后来协调同修给我送来打印机。我的家庭资料点重新恢复了正常运作。一次我去外地,见到同修做出的彩色真相资料非常好,我又和那位亲戚(同修)商量,准备买一台彩色打印机,得到了她的支持,在她的协助下,我淘汰了黑白打印,换了彩色打印机,我想彩色资料会更有效的救度众生。

几年来,在做资料中我发现,在我心性不好时,打印机就不好用,资料出错,要补页,甚至重作,固然浪费纸张;在我心性好时,打印顺利,一张纸也不浪费。有时很是神奇,我准备打印多少张,放在纸盒里的纸正好是多少张,就是一张一张的数,也不见得就这么准。我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诚然!我每当实修时,精進时,神奇的事就在我身边出现。我深深体悟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这博大精深法理的内涵,师父绝对不亏待每一个真修弟子。我每当打印遇到麻烦时,马上找自己,自己在哪点上违背了法,做错了。瞬间就找到了自己存在的问题,明白过来后,我立刻给打印机赔礼道歉:“不怨你,是我的错。对不起了,请多多原谅。”每当打印机和我一起忙碌完后,我时常对他说:“你辛苦了!谢谢你帮助我救人。”他选择了大法,成为法器,必然是新宇宙的高级生命。

我能平稳的走到今天,也离不开我地同修这个整体的力量,在此我向所有帮助我的同修们双手合十,致以衷心的谢意!我还要感谢我的家人,你们未修炼,你们能够顶着中共的压力,支持我救人,支持法轮大法,你们很了不起!

四、救人很幸福

过去的两件往事使我记忆犹新。

(一)二零零二年,因被邪恶迫害,我背井离乡,来到一座城市,当时我得不到真相资料,我想救人心切,就拿起笔来写真相资料,我一口气写了十三份,写完把手稿用信封包装好。当时天正下着中雨,我打着雨伞去一小区把手写资料放到家家户户的报箱里。回来后,我躺下休息,这时非常可喜的一幕映入眼帘:我伏案写作,忙得不可开交,师父就坐在我的身边,师父的面容是那样的慈祥,师父一直陪伴着我,师父一直对我微笑。这是师父给我的一次极大鼓舞,我感到救人很幸福。

(二)二零一四年,我在保证每天学一讲《转法轮》的前提下,利用夜晚下载最新的真相资料便打印出来,满足同修们的需要,并且多打印一些存起来备用,同修们什么时候要都有,保证同修们救人不误时。

一位耄耋之年的老同修要的资料最多,他发放的资料一人能顶七、八个人;很多时候,他出去救人,雪后路滑、沟沟岔岔,他拿着根棍子当拐杖,克服困难,走遍了周围的十里八村。我俩经常结伴徒步出去救人。每当见到他拄着棍子,我眼泪就要流出来,转念一想:他是大法弟子,他肩负着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能出来救人,是在做大好事。我应为他高兴,为他感到救人很幸福。

一天,我在家洗衣服,老同修来约我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我无条件的答应了:白天再忙再累,晚间救人不能耽搁。我俩带着两百份传单去了三个村子挨门挨户发放,往返十几华里,我因为白天的活干多了,身体疲惫不堪,走一、二里路就得歇一会儿,浪费了很多时间。老同修慈悲的对我说:“衣服不洗,泡着啥时有空啥时洗就好了。”经他一提醒,我想起师父讲过的遇事向内找的法,明白了自己没把时间安排好。

返回途中走着走着,我不累了,一身轻了,到家已经是后半夜了。我刚刚躺下未待入睡,却進入了另外空间,无量无际的众生整整齐齐的坐在那里,盼望着他们的主和王回到自己的那个天国世界去。喜气洋洋的众生,一张张面颊洋溢着万分激动的喜悦,看得出众生在为自己的世界和自己的生命得救而高兴、而自豪。天体之大,众生之多,究竟天体有多大,到底众生有多少,我无法看清,也无法用人间的数字来表达。我不停的在那个空间飞行,随飞随看,所见的众生都是那样的圣洁、漂亮,令我依依不舍,令我难以忘怀。我看了许久,终于如梦初醒,我悟到是师父给我打开了功能,让我看。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多救人。我感到救人很幸福。

一天夜里,我打印了半宿资料,好象没有睡醒的感觉。老同修又来约我晚上出去发放资料,我爽快的答应了。可是我有些头晕,但也不能叫八旬老同修扫兴,他救人热情高,是我的同修,就应该无条件的支持、配合,这是正法弟子责无旁贷的责任。发完晚上六点全球正念,我睡了一会头不晕了。老同修来找我,我俩一块徒步奔往邻村。

一路走来眺望万家灯火的村子,心里好亮堂啊!美中不足的是村子里的狗叫声响成一片。我俩对着这个村开始发正念,当到村子的时候狗不叫了,村子是一片宁静。我俩沿着大街小巷逐户发放资料,每发放一份我就在心里默念:“众生啊,大法弟子救你们来了。”有的人家狗叫,我就对狗说:“你别叫,我是来救你的主人来了。”狗马上不叫了。我说:“狗真好,不让它叫它就不叫。”老同修说:“狗一叫,我就发正念,灭它背后的邪恶。”我俩发现落下一条街,老同修叫我歇歇脚,他一人去发。我帮助他发正念,他很快回来了。

我俩又继续发放,忽然感到一股慈悲的力量,我看了一眼正在救人的老同修,我真想哭:你太伟大了,师父就要你这样的好弟子。在返回途中,老同修对我说:“咱们修炼大法的是最幸运的,咱们是最幸福的。”“不修炼的人只是在苦中造业,在苦中还业。”我说:“师父不亏待每一个弟子,咱们是最幸福的。”

到家我刚躺下又看到了另外空间:一个美丽殊胜的村庄,一座座俨然宫殿金碧辉煌的房子,那般整齐的排列成一条条街巷;一家家宛如楼台庭阁美丽漂亮的门庭,令我大饱眼福,大开眼界。只见飞旋的两个金色法轮在逐门逐户旋转,放射出耀眼夺目的万道金光,我凝视着金光闪闪一直在飞旋的法轮,在这个天国村庄徜徉。游览完整个村庄的大街小巷,也就是百十户人家。我方明白这正是我和老同修刚发放完资料的这个村子。我从中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这个村子的众生得救了,以此师父鼓励我多救人。

是的!大法弟子就应该多救人。而且,救人很幸福。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