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大法 走出逆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我家姊妹四个,我排行老二。因家里贫困,自然就得多吃苦。直到我十岁,父母才克服一切困难让我去上了小学,读一年级。好不容易考上了高中,因交不起学费就辍学了。我心情郁闷,身体也就多病。

一个奇怪的梦

十九岁那年,也就是一九八九年春天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飞到了一个很高很高的高山上,一个人走着走着,突然看到了一个山洞,洞门是关着的,我顺着门缝往里看,里面聚集了好多好多的人,好像在开会,说什么他们都是各大门派的,还有人说,将来这世上要有大事发生,李洪志要来世上度人……

突然有人喊:“门外有人在偷听我们的讲话,这是天机,不可泄露,我们不能饶了她!”我一听就害怕了,心想:“我偷听了他们的秘密,他们不饶我,这可怎么办呢?”可好奇心促使我还是顺门缝往里望,忽然一位穿着白色长汗衫,白发白眉毛梳着道士发髻,拿着一个拂尘的白发老者站了起来,说:“谁敢动她,她是李洪志的弟子!”其他人听后都不做声了。

我被吓醒了,我问母亲我是不是有个师父?母亲说不知道,不记得。我对梦中那位白发老人的印象很深,就觉的那么熟悉,那么的可亲!我想起我四、五岁的时候,梦见过他一次,那次我几天几夜不吃不喝卧床不起,昏迷不醒,昏迷中有位白发道长问我:“你怎么了?”我说:“我难受。”他拿出两粒黑色豆角粒,对我说:“你把这两粒豆角粒吃了就会好的。”我就把那两粒豆角粒吃了。他跟我说:“以后不要骂人了,也不要干坏事,骂人造业你会难受的……”梦醒了,我就起床了,好了,就跟旁边哭着守护我的父母要水喝,要饭吃,我和父母说了这个梦,父母抱起我高兴的说:“这是哪位好心的仙人在保护我的闺女,太感谢了!”

逆境中得法修心

二十三岁,也就是一九九三年,我从辽宁嫁到了河北省。从此進入了逆境——丈夫和公公都是暴躁脾气,动不动就吵吵闹闹大发雷霆,我真的很受不了,看在眼里闷在心里,心情很是糟糕,总想离开这个家又离不开。我成了一个药罐子,说话唠嗑像个好人,家务活就是干不了,身体虚弱。

那几年气功热,我也想找一样气功练练,让身体好些。九五年春天,我的邻居家的那个高中生对我说:“我班有个同学参加过法轮功师父在广州办的传法班。哪天我帮你借本书来你看看。”我一听“法轮功”这三个字,就有种特殊的感觉,觉的身体一震。当我得到《法轮功》,看到书上师父的照片时我惊呆了,热泪盈眶,啊!师父!我认识您!我认识您!好熟悉呀!我等的就是这个法轮功!我仔细想,就是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师父?真是太奇怪了!就这样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能得法我太幸运了,不只是三生有幸啊!

看我开始学法炼功,丈夫特别反对,有一次我出去参加集体学法回来,刚走到屋门口,就见他拿了一根一米长的棍子,气势汹汹的奔我来了,还一边大声的骂着,恶狠狠的打了我一棍子,这根棍子断了,我的胳膊还好好的。

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我就得以真善忍为标准面对这一切,所以我没有生气,也没骂他,也没责备他,只是说:“对不起,别生气,我回来是晚了点。”我没跟他一般见识,他也就没再打骂。这一大棍子要不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我怎能受得了,谢谢师父!

有一次我晚上学法炼功,他气得把我的行李扔出门外,我二话没说,乐呵呵的把我的行李捡了回来。有一次我早上起来炼功,正打坐,他醒了,把半瓢凉水泼在我身上。我纹丝未动。那已是九月末十月初的天气。看我继续打坐,他吃惊了,就听他说:“这人真炼出功了?这么深的定力?”边说边進屋睡觉去了。

一天他对我说:“真是怪事,从你开始炼功,我晚上睡觉一次噩梦也不做了,这法轮功真好!”从那以后他就不怎么反对我学法炼功了。

面对蛮横不讲理的公公

我的公公是个倔老头,六十多岁,十多年来他倚老卖老,不下地干活,更不干家里的活,就连院子里的菜地他都不管,长了野草他像没看见一样。见了我就像见了仇人,还无理取闹,无理挑剔,有时还会因为我没有对他笑脸相迎就站在大街上对我开骂,骂儿媳妇就像骂他老婆一样骂爹骂娘的,骂一些侮辱人格的污言秽语,什么难听骂什么。有一次我跟他讲讲理,分辩几句,他竟拿起大扫帚想打我。街坊邻居看在眼里,都替我抱不平。

有一次我给孩子包饺子,不知为什么他又在大街上骂起我来了,我煮熟了饺子让孩子给他爷爷端去,孩子生气的说:“他动不动的就骂你,他配吃吗?我不给他端!”我就给他端过去,说:“累了吧?歇会儿,吃碗饺子吧。”

直到有一次,他做了一件很不光彩没面子的事,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要按“真善忍”高标准要求自己,不跟他一般见识,过去了。他被我感动了,哭着跟我道歉说:“这些年,是我不好,我太对不起你了。”我对他说:“当今这个社会,谁家的媳妇像我这么受气呀?你们爷俩这么欺负我还不算,你还把闺女、姑爷招呼来骂我,骂我妈,我都没跟你们一般见识。”我告诉他,你要谢谢李大师,感谢法轮大法,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提高了我的道德,不然我在你家图个什么?我早就离开你们了。是师父救了我,拯救了这个家。

街坊邻居和堂叔们说我太能忍了,说我是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法轮大法真是好,真善忍真是好,不然这家早就散伙了。

师父救了我和我的全家

这些年我一直保持修炼如初的状态,无论邪恶怎么疯狂打压迫害,我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坚持学法炼功,修心性,讲真相,救度众生。大法的超常和神奇在我身上展现了出来,由原来一个断不了药的药罐子到现在连感冒都不得,身体强壮,原来偏头痛、神经痛、胃痛、风湿关节痛、慢性肝炎等症状,不知从什么时候不医而愈了,无病一身轻,走起路来轻飘飘的。原来连家务活都干不了,现在下地干农活,上山砍柴、拾柴、背柴都不觉的怎么累。原来一脸黑褐色的孔雀斑,现在不但孔雀斑消失了,连皱纹都没有,皮肤细嫩光滑,白里透红。有时二十几岁的陌生年轻人会喊我“大姐”。认识我的人有的会问我:“你怎么越来越年轻好看了?”我就告诉他们年轻的秘诀:“修炼法轮大法!”

有一次,我丈夫和公公他俩卖货时丢了货,却无理责骂我,我心性没守住,又冒出来了想离开这个家的念头,心灰意冷,心里堵得慌,一天老想睡觉。师父对我太好了,在梦中点化同修叫醒我,紧跟正法進程。同修告诉了我师父让我遇到矛盾找自己的缺点和不足,师父是利用家里这一关让我提高的。我的心性没达到标准,跟“真善忍”拧劲了,错了。谢谢师父的呵护,谢谢同修!

我修炼大法,孩子和丈夫跟着受益,现在他们都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师父也在保护着他们。记得有一次丈夫开货车在急转弯处开的太快了,本应该窜到拐弯处路边的沟里,那里是经常出车祸的地方。当时他和车没窜下去,却急速的拐到左边,车没翻,只是侧歪了,人和车都没事,躲过了一场大祸。

他的车上挂着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平安符。他说:“谢谢师父,谢谢大法!”

我儿子在四周岁的时候,因为追小朋友,横穿马路,一辆十轮大卡车“嚓!”一声刹车,离孩子只有一尺急停住了。孩子脖子上戴着“法轮大法好”平安符,谢谢师父救下了孩子的命。

2005年过新年的除夕夜,丈夫放闪光雷,那筒子倒了,火花冲向了我那三岁和六岁的两个孩子,闪光雷燃放完后,两个一身土,整个脸和两手漆黑的孩子跑到我身边,太吓人了,好在哪里也没烧着,他俩说:“轰的一响,两眼啥也看不见了,耳朵也听不见啥了……”俩孩子脖子上戴着平安符,师父救了俩孩子的命!

弟子合十,感恩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