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正念显神威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我是一名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家住东北农村。修炼大法半年后,慈悲伟大的师父将我的天目打开。我一直谨遵师父教诲,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近几年发现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能更快更有效的清除邪恶,于是我们至少三、四个同修,多则十几个同修组成了一个发正念小组。

师父说:“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1]

我们小组同修除了我天目能看见,其他人都看不见,但是我们都毫不怀疑自己的能力,相信自己,更相信师父赐予我们的神通。下面仅举几例,供同修参考,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二零一五年七月,我地公安放出消息,要立即抓捕诉江的大法弟子。我们听说后即刻启程来到县里,集体高密度发正念,做到心无杂念,并求师父加持。从早六点参与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七点就开始针对当地邪恶发正念,发二十分钟,停下来学法,到八点再发正念二十分钟,再学法,如此一天。除去参与全球大法弟子整点发正念外,一直在清理当地的邪恶。每次发正念都看到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一批一批的被销毁、炸死,同时我们也找自己的执着心。连续发了几天正念之后,感觉另外空间的邪恶已经所剩无几了。我们回到了村里,自己有时间就发正念,结果没有一个大法弟子被绑架迫害。

二零一六年五月,我县圆满召开了一次法会,另外空间的邪恶不甘心,当晚操控公安召开紧急会议,又要抓捕诉江的大法弟子。第二天我们小组又集体发正念,全面解体迫害。我看见一列长长的載满邪恶的火车一路驶来,我们发正念立即就把它炸掉了,邪恶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就消失遁形了。接下来几天,我们仍然坚持每个整点发正念,然后学法。邪恶源源不断的来,我们大批大批的清理,最后看到空间场清透起来。结果警察只是在县里走走过场,连我们村都没来,一场看似气势汹汹的迫害草草收兵。

帮助处于病业状态中的同修。我地一男同修出现喉部不适,脖子外面长了一个包,眼看着一天天长大。他自己发正念找自己,还是疼痛的难以忍受。常人病状表现已是喉癌症状。我们坐一圈围着他发正念,一小时一发。他开始疼的抱着头和后脖子,但他正念非常强,从没动摇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根本不想到医院缓解。我们也鼓励他向内深挖自己的执着心。结果他一天比一天疼的时间短了,包也逐渐小了,后来一天只疼一个小时,那包快没了。最后一次他听到那个长包的地方“咯噔”一声,用手一摸,包没了,不疼了,彻底好了。我们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正念的威力。

二零一七年三月,一位县里的同修一直做的很好,有一天他到市医院去探望一位住院的亲戚,还没進电梯,旧势力就迫不及待的抓住机会迫害他,他突然浑身瘫软在地上不能动弹。同行的人说正好检查一下吧,强行拖着他去做CT等,他坚决不同意,但他浑身难受的无法形容,他觉得旧势力又下死手了。他坐椅子上休息了一会,他们架着他上车回家。他一想不对,我怎么能被人架着呢?他用力甩开他们,打电话让我们来帮他发正念。当时我们正在给市里来的一位病业中的老年同修发正念,正好也一起给他发正念。他到家后,我们也坐车赶过去了,对着他发正念。他也一直正念很强,虽然盖着厚厚的被子还觉的冷,疼的大汗淋漓,但不管怎么样他都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迫害。仅仅一天时间,他就好了。他自己坚定正念,信师信法,加上我们近距离发正念,还有县里知道的其他同修一齐发正念,一天就走过了生死大关。我们都体会到师父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这几年听说同修遇到病业魔难,只要我们能接触到的或听说的,我们都帮着发正念,有的发几个正点正念就走过来了,有的得十多天。参与的同修都体会到了集体的力量。

我们发正念小组的同修非常淳朴,没有那些党文化的东西,招之即来,不计较个人得失,无条件的帮助魔难中的同修。其实每个人都具足了神通和功能,让我们共同精進,圆满随师还!

以上是自己所在层次的认识,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叩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