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清除病魔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我觉的我们大法弟子,真正在法上修,都会修出“金刚不坏之体”[1],是师父给予的。只是我们的肉眼或观念把自己障碍住了,总觉着我们这个肉身这疼啦,那疼啦。我们应该穿透这个空间,看到病业魔难的本质。

特别我们这儿有的大法弟子真相讲的很好,可是,一交流切磋就说:我的心脏又难受了,腿疼的一瘸一拐的,有的“眼花耳聋”,去给众生讲真相,每天三件事都在做,身体就是不舒服。

有的腿疼,骑车去讲真相,看到人在远处,不敢下车子,到人跟前,才突然跳下车子,怕人家说:讲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怎么你的腿还一瘸一拐的?因此形成很大的执著,大法真相资料中有祛病健身这方面内容的,都不敢在自己村里发,怕带来负面影响。

还有的认为是自己的业力大,是病业反应,在消业,越觉的消业,症状越厉害,最后躺在床上还认为是消业,挺不住去了医院。

还有一中年女大法弟子(已离世)看起来非常精進,全县大事小事都找她切磋,连邻县有什么事,她都知道。家里象日夜营业的“小旅馆”,总不断人。有一天,她突然昏迷过去,好象半身不遂的样子。大家连忙帮她发正念,她才醒过来,直到躺在床上象植物人似的,四年后离世。家里象小旅馆似的,学法能入心吗?发正念能起多大的作用呢?

就拿我来说吧,二零零一年冬天,迫害到了顶峰,单位辞退了一名大法弟子(因到北京上访)。人们听信了电视上的诬蔑宣传,对法轮功更加仇视:什么时候把她的腿炼直了(这位大法弟子从小得过小儿麻痹),我们才相信!我就想:大法就是好,下雪天我穿个衬衫,穿条秋裤让人们看看大法好不好。从那以后,无论下不下大雪,每年冬天一件衬衫一条秋裤过冬,从没感冒过。十几年,我都是这样过冬,人们把我穿的衬衫戏称“火龙单”。

那时,我每天早晨四点准时起来学法、背法,整点发正念。《转法轮》手抄了四遍,背了三十几遍。师父各地讲法看两遍后,再亲手抄两遍。一天发正念不少于八次,全世界大法弟子四次整体发正念基本不耽搁。

师父说:“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鼓掌)”[2]“早期我就对你们讲过,我把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地狱里除了名了,常人人人都在那里的名册中有名。大法弟子以前在地狱名册中的名字我都给你们勾销、叫地狱除名,那里面没有你们的名。也就是说呢,你根本就不属于三界内的生命,你已经不属于常人了,所以正念强了你什么问题都能解决。”[2]“我说超出如来层次很高境界的佛多的是,那个魔算什么,相比之下很小很小。老、病、死也是一种魔,但这也是维护宇宙特性而生的。”[1]

就说说我最近这次过病魔关吧。我就叫它病业假相,我从不认为它是病业,因为师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给我们净化了身体,“七二零以后”,把我们推到了最高位置。从监狱回来前半个月(我走过弯路,在监狱写过“四书”),我象得了感冒,突然咳嗽起来了,每天晚上一分钟咳嗽一下,整夜整夜不能合眼。回到家更是咳的厉害。家人都认为我“上了火”,梨水熬冰糖能败火,越喝咳的越严重。一咳嗽,就尿裤子,晚上不能躺,一躺下,痰就堵满了嗓子,双腿走路越来越沉。衣服领不能碰着脖子,一碰上,咳的眼珠都要爆出来。

有天夜里两点多钟,我突然被痰堵的窒息,我一下从床上蹦下来,心里喊了一下“师父”,马上就能吸气了。接连三个晚上,到两点多钟,都是被痰堵的窒息,不能進气,不能出气,心里喊“师父救我”,马上就能出气了。晚上,吓的不敢合眼,一合眼生怕背过气去。

回到家后,快十几天了,脖子肿的厉害,嗓子眼儿发炎,象烂了一样,疼的象撒了一把盐,吐出的痰有的带着小血丝,满嘴大口疮不能進食。家人劝我上医院,我打着手势说:“不去,我能好,没事。”说话基本出不了声,有天晚上,坐在沙发上,裹了两个羽绒服,还觉的在冰窟里(我不认为那是烧),不时有声音往脑子里打:“淋巴,淋巴。”什么淋巴?!一边儿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不往心里去。

慈悲的师父没有嫌弃我,让同修给我送来了全部大法书,晚上,我拿起师父的书《洪吟四》使劲念,念几声,歇一下,一本书念完了,嗓子也有声音了。

经常端起碗,就“啊啊”的呕吐,不让我吃,我就吃:夹起饺子,使劲往嘴里塞,一会儿,两盘饺子就“送”到肚里;不能喝水,端起水杯硬往嗓子里灌两杯。

师父说:“我们就讲最普遍的,人哪儿长瘤啦,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1]

我想起师父的法。发正念时,就想:我是一个顶天独尊的神,身体巨大,我要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清除对我肉体咽喉处的迫害,让我出现咽喉胀痛、发炎、起痰咳嗽症状的一切邪恶生命,解体所有黑手烂鬼,清除共产邪灵和共产邪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请师尊做主。清除我更深空间身体咽喉处的一切灵体,一切病魔假相,我有漏,我在法中归正,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师父说:“因为大法弟子是我的弟子,谁也不配管”[3]。我就从新走师父安排的路,强加的我都不要,我要的是“金刚不坏之体”,让不符合法的一切灵体、一切病魔假相,谁指使的、操纵的、参与的,全部连根拔起,用宇宙的法清除它,用宇宙最快的速度清除,请师尊做主。然后,念发正念口诀。觉的能量场特别强。

每天学法、炼功,到点就发正念,病状一天比一天弱,有天早晨,半睡半醒中,看见肛门处有两个寸把长的小尾巴,我用手去拽,它还往里钻,我吓坏了,一边拽一边吓的喊师父,拽一下喊一声,两只手轮换往外拽,象井绳粗的大肉虫子,拽了足有两丈长,在面前摊了一大摊子,还看见虫子的小肺叶什么的,一下子惊醒了,觉的肚里空空的,肛门处还有往外拽那个东西的感觉。师父给我做主了。

还有一个同修下身哩哩啦啦流血一年多,她总认为是消业,年前突然大出血,去医院抢救输血,医生说要给她摘除子宫。我去帮她发正念时,她正在床上躺着,还认为是消病业,我和她切磋:都在床上躺着消病业,谁去救度众生啊?我们修的是“金刚不坏之体”啊。她清醒了,也对准子宫处的灵体发正念……清除子宫处的灵体,请师尊做主。现在子宫也不用摘除了,病业假相越来越弱。

我的右胳膊在看守所时被一女犯人一屁股坐上去,不会动了。不能梳头、洗脸,用左手吃了两年饭,出现肌肉萎缩现象。我时常发正念,清除对我右胳膊迫害的一切灵体,慢慢的,我能写字了。有天端了小半盆水,突然又不会写字了,象骨头错了缝。我想起师父的法:“那功能运用好了,那石头用手一捏都得粉碎的”[1],就用左手给右手接胳膊,第二天又能写字了。在师尊的加持下,通过炼功,我现在开着大汽车又能到处跑了。

以上是自己清除病业假相、邪恶灵体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干扰的点滴体悟,因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