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起的欢喜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我想把我最近找到欢喜心的过程及它的形成和根源写出来,供大家借鉴。

事情是从同修指出我说话语气不善开始的,我那时便发现了当有人和我意见不同时,我说的话中就带有讽刺、嘲笑、挖苦,从中透出高高在上和瞧不起同修的心,所以往往都是不欢而散,不仅不向内找,甚至还生出埋怨和隔阂。

我开始试图找到其中的执着: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求名心、高高在上的心和不让人说的心,并尝试抵制和灭掉这些执着,结果都不尽如人意。过一段时间松懈了,又故态复萌。其实当我意识到我对同修说出那些讽刺挖苦的话后,我也很痛苦,就这样一年多过去了,总觉的没有触及到问题的根本执着,所以这个行为克制的被动又消极。

前几天走在路上,脑海中突然返出师父讲的:“过去有一个人费了好大劲修成罗汉了。那人要得正果了,修成罗汉了他能不高兴吗?跳出三界了!这一高兴那就是执著心,欢喜心。罗汉应该是无为、心不动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1]我当时一下愣在了路上,心想:原来欢喜心这么危险,可以让修炼人圆满不了!

我开始重视自身存在的欢喜心,原先一直把它忽略了,继而发现我对同修的不善是基于认为自己修的好的基础上。并且是这颗欢喜心让我心中默认了自己修的好,这是一个多么让人心惊的观念?!我审视着我这几年的修炼过程,发现这颗欢喜心的形成主要在于执着自我的私心将自己“捧”起来了。

首先是自我的“捧”。当我写的文章在明慧网发表时,或出一些功能、看到一些景象时,或自认为做的比别人好时,心中总有个声音在摇旗呐喊:你修的真不错!随即一阵欣喜涌上心头,飘飘然的感觉。人们对痛苦时常感受颇深,可是对高兴却会放松警惕。我自认为把握的住,可是这种肤浅的认识又怎么会抵抗住欢喜心的诱惑。渐渐的我将自己的位置摆偏了却不自知,表现出来的行为就是认为自己的认识才是对的,同修和自己意见不一样时,便开始抵触,然后就发展成为讽刺、挖苦等言行,离善的标准渐行渐远。

其次是同修的“捧”。我回想起当我在学法点上给同修夸夸其谈自己在另外空间所见时,周围同修一般都是很感兴趣的聆听。这种被关注的感觉将我“捧”了起来,并开始指手画脚的给同修一些行为强加自己的思想,当同修觉的我说的有道理时,我更是不知对错的认为自己帮助了同修,从而更加认为自己的认识是对的,并兴奋的想要更多的帮助那些法理不清的同修。此时的我已被欢喜心引诱的将自己摆在了同修之上,而在修炼中其实已经掉了下去。

师父讲:“你们都是一个粒子,在我的眼里,谁都不比谁强,因为你们都是我同时捞起来的。(鼓掌)有的在这方面能力强一些,有的在那方面能力强一些,你可不要因此而想入非非,你说我有这么大本事啊,怎么怎么样,那是法赋予你的啊!你达不到还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达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觉的你自己怎么本事。”[2]

原来师尊早已讲过这个法,可是我却在欢喜心中迷失了。我只是大法中的小小的一个粒子,都是师尊从地狱里捞起来的,我生命里的一切都是大法赋予的,我怎么能将其归功于自己呢?这样自私龌鹾的心,怎能同化新宇宙,达到为他的境界呢?

执着于自我便会放大自我,看低他人,并且看不到别人的好。我终于知道自己对同修不善的根源。现在在去掉欢喜心后,我清醒了过来,心中出现的都是每个同修的优点,而自己却是多有不及的。同时我更加清晰的知道了自己以后精進的方向。一种前所未有的平和通透全身,我想那就是善的暖流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