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人得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我丈夫是工程师,我是一级技工,可是结婚不几年,我的丈夫出了工伤,腰摔坏了什么都不能干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全家四口人全靠我上班养活,把我给愁的,于是我就拼命的干活。

丈夫啥活都不能干,为了治病他啥功都练也没好。一九九五年他在公园看到有几个炼法轮功的,他就开始跟着炼,有时我下班了他还在那看书,看到我回来就收拾收拾放起来了,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心里还有点怨他,唉!也不能给我们做点饭。

由于过度劳累,又加上心里惆怅,我的身体就出现了很多的病,上一天班回来,就得到卫生所输液,三天两头住医院,丈夫就说快炼功吧,我说都炼功吃什么呀?又过了一段时间,因病把我折磨的无奈,就跟丈夫学炼功,也没管啥事儿。

有一天丈夫把同修的交流录像拿回来看,我也跟着看,我突然就明白了这是佛法修炼,是修佛的啊!我着急了,嗓子都急冒烟了,我学的这么晚,这不把我落下了吗?看完同修的交流录像,我就去炼功了,我坐在那儿突然就感到一股热流从头顶灌下来,一下就把我颠起来了,颠起来很高,我就害怕了,停下来不敢炼了。丈夫说没事儿,是师父给你灌顶净化身体呢。

从那一天开始我身上的病全没了。后来我炼功就非常静,很快就入定了,同修炼完功走了,我知道他们走,可我的手还拿不下来。我的天目也开了,能看到法轮给我调整身体,有时看到师父的法身大的看不全整个身体。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去北京证实法被绑架到看守所时,我天目看到在天安门广场上,师父高大的法身在莲花台上站着,看到自己在天安门那儿一个天梯上在往上爬,自己还在想,可别往下瞅,往下一瞅就感觉害怕。

我看明白了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我心里就想快点让亲人们也得法。我就回去告诉妈妈,妈妈当时全身是病,下不来地了,那时谁给她买点药比给她啥都好。我告诉妈妈法轮功是修佛的,很多有病的人,学了功没吃药都好了。

妈妈悟性非常好,一听是修佛的,是佛法修炼,当时妈妈就说,这一篓子药我不吃了,我就炼这个功了,当时妈妈就把药全烧了。妈妈一下午就把五套功法的口诀背下来了。很快的她就能下地做饭了。妈妈不识字,她也想看书,可眼神不好看不见字,书里的字就神奇般的显现的特别大,她就背下了很多《洪吟》里的诗和《精進要旨》里的经文。我给二姐送去一本《转法轮》,她病可多了,我去时她正在住院。她说我啥功都练过,也没好,我不炼了。我就跟她说这个功怎么好怎么好,她听着听着,她的病就好了,头就清亮了,感到浑身都清醒了似的。她这次住院主要是眩晕症,她高兴的说明天我就不住院了。

大姐因得胃癌做手术,肠子粘连,医生告诉准备后事,因不能再做第二次手术了。大姐就想回娘家看看妈妈,那时妈妈已得法,妈妈就跟大姐说,你看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吧。大姐看了九天,肠子粘连不疼了,胃切除三分之二,可是看完师父讲法录像后,就吃了一盘饺子,把别人吓的,也不敢说啥,因肠子粘连好长时间了吃不了饭,尽靠输液。

大姐来我家,看我能看书了,她也想看,大姐没读过书,不识字,可是她一打开《转法轮》和我一样,书上的字没几个不认识的,她就开始看,不认识的字就追着我家孩子问。大姐得法不到一年她的病就全好了,什么都能吃了,也能干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