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生死关 一思一念都重要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中的青年大法弟子,当时九岁。今天想把我在修炼中过生死关的一次体悟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我两岁开始有严重的慢性支气管炎,学法前,生不如死,常年气喘,中西药从未停过。但是总是治不断根,看到我被病痛如此折磨,远近邻居与亲戚断言我这辈子完了,肯定活不长。

九岁我开始修炼大法后,慈悲的师父帮我把身体净化了,一夜之间病好了。从此我走上了修炼之路。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不但没死,还考上了重点大学,并毕业后找到了收入不错的工作。在家乡证实了大法的美好。我深知我的生命是大法赐予的,唯有精進再精進。

今年年初,我因为有强烈的执着自我的心,证实自己,怨恨心以及争斗心长期不去,一下子被邪恶钻了空子,身体突然又返出了气喘的症状,这次来势汹汹,非常严重。一会儿功夫就已经走不了路了,也吃不下东西,根本也说不了话。整个身体冷汗直冒,人非常非常疲惫。感觉自己随时随地吸不進来气了,身体很累,每一秒钟都感觉自己要窒息而死。我知道这是假相,旧势力在迫害我,我马上集中精力发正念,发出一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安排,我绝不承认这个假相。

我当时已经无法盘腿,就集中精力发正念,并迅速向内找,向师父忏悔,求师父给我做好的机会。 发正念那一刻,好一点,可是一停,马上又反弹了。

因为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大概大半天加一个晚上,一动也不动,有那么一阵,因为与病魔抗争,人真的非常累,感觉已经超出了我的忍耐极限,只觉的自己扛不住了,甚至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思维因为病痛的折磨,根本不能集中精力了,我只能一遍遍背“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着 坦荡正法路”[2]。不停的向内找,还是时好时坏,我觉的很无奈,有一个念头闪出来:我太累了,去留任由师父安排吧。又有不好的念头闪出来:修哪算哪吧。

母亲同修也在旁边帮我发正念,但是因为并没有太大效果,她看我太严重了,怕我一下子走了,被情带动急得哭起来了。正在这时,旧势力马上在我头脑中显现出一个假相来:有一排骨灰罐放在那,突然图片放大一个骨灰罐,一个意念打到我头脑中来,说:这个骨灰就是你的。这下,我马上清醒了,我想到:我刚在做什么,旧势力就是想消磨我的意志力,师父说“正念显神威”[3],“除恶只当把尘拂”[4]。我怎么不相信自己正念的力量?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一下子把骨灰罐打破了,我说:你们说的都不算,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这些全部都是假相,我不怕死,但是我还有很多证实大法的事情我都还没做,师父用人在即,我不能死。我有漏,我一定会按照师父的大法归正自己。你们不就是想用这个假相动摇我的意志吗?我不会上当的,我就要拿出金刚一样的意志岿然不动。说话间,我真到感到自己高大无比。

我悟到我之前发正念,带有有求之心,表面上是说去留任由师父,但是带有无奈之举的。我没有真正相信正念的力量。我马上集中意念,求师父加持我,我在心底对自己说,邪恶什么都不是,我高大无比,想起师父在讲法中谈到我们正念的力量是很强大的。“大法弟子能够思想很集中的、正念很足的发正念,你们试一试,如果今天能做到,现有的邪恶一半就没了。”[5]

我再一次集中强大的正念,求师父和正神加持,这次明显感觉很静,能量场很强大,一会儿就明显好转了,我能说出话来了。于是,跟母亲同修说了刚才的情形,她也马上一起跟我接着发。到了晚上我就能走动了,气也顺得多了。第二天中午,又有另外一个同修过来帮我发了三次正念,下午的时候我就彻底好了。

这个关来势汹汹,对我来说,真的切切实实感受到了生命危在旦夕的感觉,经过这次也更加明白了修炼的严肃性。

感谢同修的配合,感恩师父又救了我一命。在接下来的日子一定要做好。写出此文,希望与有病业关的同修切磋,在过关中,因为要承受旧势力身体与思想双方面的迫害,是很难,当时一思一念都很关键。千万不要动摇正信,相信正念的力量。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新年问候〉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只为这一回〉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