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重塑我的人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三日】在当今这世风日下、道德下滑的红尘似海中,我曾经随波逐流着,沾染了许多恶习,那时的我留着长发、八字胡须,整天抽烟、喝酒、打架、争强好胜。记的有一次把人的脑袋打的脑震荡眼睛差点打瞎了,住了很长时间院,我也被罚很多钱,家人为我操碎了心。

1997年是我的人生转折点,我闻到了大法的福音,明白了大法的法理,师父把我从红尘似海深渊中拯救出来,我改掉了以往的恶习,剪掉了长发、理去了胡须,面貌一新,人也变的和善了,从前被我欺负的人反而欺负我了,有一次他当着很多人的面踩我的脚,我说你踩我脚了,他不但不道歉,反而又踩了一脚,还叫嚣说就踩了怎么的。我刚要发火,突然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韩信受辱于胯下的事,我这点事算啥呀,火顿时就消了,然后我笑了笑说,你要是还生气可以再踩一下。他愣愣的说,你这功炼的和以前不一样了。我说,是大法改变了我。

以前在利益上也是当仁不让,单位每次发福利时,我都强行拿好的、拿多的;干工作也是见脏活累活就躲,上班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修大法后,我工作兢兢业业脏活累活抢着干,毫无怨言,领导分派啥活就干啥活,同事都愿意和我干活,说我特能干,他们都从内心佩服的说:这法轮功真把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啊。是伟大师父和大法给我重塑了人生。

大法化险为夷

二零零零年,我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单位开除公职,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出来后我到一个个体矿井打工,井下作业条件非常差、非常危险。有十几个民工,我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危难来时能保平安,他们都半信半疑。一次我们5人在井下干活,由于刚放过炮,炮烟还没放净,有4个人被炮烟熏的倒在地上,当时我也感到头晕恶心,但是我想我是炼功人没有事,我用力把他们拖到通风好安全的地方,他们4人脱险了,这次的经历让他们见证了大法的美好与神奇。

还有一次我们在井下干完活升井时,乘坐的罐升到井口时,拉罐的卷扬突然闸坏了,只能升降不能停,开卷扬的大喊:快跳,六十几米的井口,罐还是处于运行中,跳不好就有生命危险。在这紧急关头,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我要为他人着想,我就扶着他们一个个跳下。大家都平平安安的回家了,都见证大法的神奇与美好。

再有一次我在井下只有一平方米的台上干活,我头顶上方十米高的顶盘突然“咔嚓”一声响,百多斤重的大石头落下,瞬间我也跳下台,石头砸在我刚跳下的台上,我穿的雨靴被划出一条长印。但我却毫发无损,按惯例那么快的速度和惯力我是无法躲过的。和我一起干活的几个民工看到这场景齐声喊“法轮大法好”。

经过几次有惊无险的经历,我更加感到修炼人的幸福和师父时刻的保护。

和我一起工作的一个民工有一天走在上班路上,看到有一个人在往下扯真相横幅就走上前去,问那人为什么要扯,那人说国家不让炼,他大声指责那人说:关你啥事。说着就把横幅抢过来挎在自己肩上,边走边说:“法轮大法就是好”。

大法挽回我即将破碎的家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日是儿子考上名牌大学办升学宴会的日子,饭店订好了,亲朋好友都通知到了,我却在十八日被国保警察绑架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可想而知给我的家庭造成多大的打击和伤害。特别是妻子整天以泪洗面。妻子下岗,我又被抓,家里又没有积蓄,拿什么供孩子上学啊,无奈只好把两室一厅的房子卖了,妻子到外地打工去了。

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回家,身无分文,一家三口分三个地方,还有一万多元的债。这都是江泽民一伙流氓集团搞的,把我们法轮功修炼者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我对家里人对我的冷漠不计不恨,理解她们的不易,从此我转变观念,用善对待她们,情况发生很大变化。几年时间我到处打工,省吃俭用很快把债还清了。

儿子大学毕业后到一家大公司做设计师,找到一个理想伴侣。儿媳很懂事,我们家里没房、没车,在他们结婚时只把仅有的五万块钱给他们做礼金,尽管这样儿媳一点怨言也没有。现在他们不但有房、有车、还有了可爱的孩子,而且我儿子收入也很可观,儿媳和亲家母做生意,孩子也由娘家管,他们夫妻很孝顺、经常给我买衣服和生活用品。

在大法感召下,妻子也变了,对我也关心了。我现在也有了三室一厅的房子,我和妻子的收入也近万元,每逢年节全家欢聚一堂,享受幸福快乐时光。这都是修炼大法带来的福报。要说我们家受益最大的是我,我近六十岁的人了,上楼一路小跑,牙齿一颗也没掉,嗑榛子一把一把的都没问题。

是师父把我从苦海中捞起,洗净我的罪业,把我领上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我用尽人类最美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尊感激之情,我只有用心学好法,多讲真相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