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等待大法洪传的这一天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三日】我读研究生期间,偶然看到导师桌子上放着神韵光碟,就拿回家看。结果看到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舞剧时,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自己也觉的奇怪,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节目这么打动我。现在想想,可能是当时就得救了。

我是在二零一五年中国新年前正式修炼大法的。那一年我读了很多佛教书籍,当时非常喜欢那些书籍里论述的道理,甚至觉的自己将来会出家,皈依佛门。有一天我在宿舍里自言自语:“佛法才是彻悟宇宙人生的终极智慧,我今生一定要追寻佛法。”(现在回想起来,这个想法中有利用佛法追求人生真谛的执着心,但同时也是佛性出来的表现。)

这个念头出来不到两个星期,我在用翻墙软件看大法真相节目的过程中,打开了师父的广州讲法。那种震撼心灵的激动感无以言表,我觉的师父的每一句话都是专门对我而讲的,每一讲都不断的在解开我人生中的所有困惑,而且还经常感觉到一阵电麻感通遍全身。我连续几天看完了九讲,看完以后,我觉的人生中简直没有任何疑惑了,我非常明确的知道自己走上了真正的修炼大法之路。

一、过关

我第一次过病业关时,突然出现严重的风寒呕吐症状,吐的死去活来,第二天又增加了眩晕,虚弱到没法上医院。我当时正念不足,就想用常人的手段缓解痛苦,于是喝了一碗中药,结果半点好转都没有。这时我的思想才坚定了下来——我就是在消业,不需要治病。于是我在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着念着就睡着了,一个小时后醒来,刚才还极其严重的病症不翼而飞,正常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最近一次过病业关,出现了严重的鼻炎症状,不停的打喷嚏,流眼泪,非常痛苦,而且严重影响我的工作。但是在痛苦的消业过程中,我不断的用正念对待病业现象,尽量做到不承认它是病。渐渐的,这次病业成了我提高心性的跳板,我真的从中认识到:强大的主意识是可以超越肉身的痛苦的,真正的自己是不被束缚在这肉身之中的。虽然我会感受到消业时肉身的痛苦,但是如果我的主意识清醒,正念强大,这痛苦就带动不了真正的我。

二、讲真相

我给世人讲大法真相时,经常看到他们一听真相,表情突然变的很认真,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在聆听一个重大事件的神态。我经常在心里默默的想:“这真的是他们内心中一直等待的东西啊!”

举个例子。最近我看到《细语人生》节目中,有个病人的眩晕症跟我妈很相似,于是就让我妈看了那集节目,并借此机会给她讲清了真相。我讲到法轮功被镇压的真正原因是江泽民嫉妒法轮功洪传;讲到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到我自己修炼受益的经历……我妈突然瞪大了眼睛,身体坐的笔直,一句话都不说,静静的听我讲,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认真的样子。

妈妈还表示愿意学五套功法,结果神奇的事情立刻发生了。第一遍做“弥勒伸腰”[1]这个动作时,她告诉我:“我这个右手出问题了,抬不起来,一抬起来就疼。已经很长时间了,我准备去住院。”我说:“那就不要勉强,慢慢来。”结果她做第二遍时,手就很自然的抻上去了,过了几秒钟她才意识到:“啊!我的手能抬起来了!它怎么突然抬起来啦呢?!”我不觉的奇怪,只是告诉她:“法轮功很神奇的,你不用担心自己的病,我们继续学功。”结果第一天学完功,妈妈的手就完全恢复正常了。她反复感叹:“太神奇了!真是太神奇了!怎么就好了呢?!”后来她还每天听师父的广州讲法。

原本我跟妈妈的关系很不好,有许多埋怨对方的心结解不开。但自从我给她讲完大法真相,并帮她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我们之间的恩怨仿佛在一瞬之间烟消云散了。我经常感觉到:我们来世成为亲人,真的就是为了等待大法洪传的这一天。

最近,我才渐渐突破了讲真相的心理障碍,经常给遇到的人讲,前几天在我的阳台上开出了五朵优昙婆罗花。

现在,我不想管时间还有多久,只想正念强大的走下去,多救人,尽可能好的完成使命,兑现誓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