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使我变的越来越平和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四日】我在三十几岁的时候,就有个愿望,一心想要炼个功法,拜个师父。可当时社会上传的功法很多,但好像不是我要炼的那个功。最后还是练了两年多的别的气功,到一九九四年,我居住的赤城开始传法轮功,我们二十几位练其它的都转炼法轮功。

我们开始学的时候是听录音,听师父讲的每节课中,都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无论是社会上,单位里或是家庭中,都是要为别人着想,遇到矛盾要忍让,在利益面前不争不斗,讲随其自然。大法的法理使我真正明白了,这就是我要拜的师父,我要炼的功。师父说只要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师父就承认是弟子,我下定决心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个好人。

我练别的功丈夫不管,我说要炼法轮功丈夫也支持,可我真正要炼的时候,他就跟我生气,打我骂我。以前我和丈夫也经常打架,那时我可丝毫不让他,就是打不过他,心里也恨他,因为丈夫脾气不好,动不动就发火,他火上来了,我更不会退让,闹的我们家庭很不消停。

可我想现在我修大法了,就不能像以前那样对待丈夫了,从法中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恩恩怨怨都是前生前世欠下的,虽然法理明白,但遇事心里还是有点儿委屈,虽然知道炼功人应该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心里还一下子放不下。真是走下坡路容易,走上坡路难呀,我经常是含泪而忍。

随着慢慢的修炼,我的心态也平稳了,丈夫对我不好的时候,我能站在他的角度想问题,谁都有不高兴的时候,谁都有不顺心的事,我必须用善心来对待一切事情。我做好了,丈夫也逐渐改变了,他也支持我炼功了,我和丈夫那边的亲戚都能和睦相处了,不像以前那样勾心斗角了。随着我的心态的转变,我身体上以前有病的地方,都恢复了正常。

我在服务行业上班,一次在机关打扫卫生,我在客房里发现一个男人戴的大金戒指,我想我是炼功人,不能贪图钱财,我把戒指交给领导(因房间的客人已退房走了),领导怀疑这么大个戒指是不是真的,拿到银行一验是真的。我想丢戒指的人发现戒指没了该多着急呀,我得马上到登记部查姓名、地址,和领导一起努力,千方百计的找到了失主。失主是外地人,他很受感动,还给单位送了一面锦旗。记者知道后来采访我,我告诉记者,我是炼法轮功的,是师父教我这样做的,否则我不会这样做的。

我在酒店打工时,碰上了多年不见的A同修,她说她已入了佛教,身体很不好,又得了糖尿病。 我当时就说你还是学大法吧!身体状况会好起来的,从那以后,一有时间我就去找她,每次找她就是学法,不知去了多少次,还有别的同修找她,我知道只有师父法才能破除她的心结,师父,是不愿落下一个弟子。我悟到,师父的心愿就是弟子的责任,也是我的誓约,在师父的加持下,A同修回到助师正法的行列中。

B同修是我上班的同事,迫害前她放弃了修炼。只要我见到她就和她讲真相,后来她表态想修炼,我就给她请大法的书,在刚走回修炼中时,她受另外空间干扰很大,出现了不正常的状态,当时家里人很不理解,骂我不让我去找B同修,还找到我家门说些不好听的话,当时我的心也不稳,有的同修也劝我别找她了,怕她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影响,但我一直没有放弃找回她的念头,我找来同修在家中给她发正念,师父加持着弟子的正念,在师父的保护下,B同修现在不仅融入了正法修炼,坐轮椅的丈夫也开始修炼了。

通过上述几个找回同修的例子,对我其实是修炼、升华、去常人心的过程,也是信师信法的过程,原来我的怕心、急躁心、怨恨心、欢喜心、怕麻烦的心很重,现在磨炼的明显的越来越淡,也体会到遇到矛盾向内找的美妙,当然做的不足地方还很多,但我有信心弥补不足。和同修要配合的更好,做一个让师父少操心的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