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泪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六日】清明节前两天,我见到了已四年多未见面的陈运川的大女儿陈淑兰女士,她是一家六口唯一的幸存者。如今她的腰部在迫害中已经造成残疾,不能干活,靠她的小女儿照顾。

陈家合影:父亲陈运川、母亲王连荣、大儿子陈爱忠、二儿子陈爱立、大女儿陈淑兰、小女儿陈洪平
陈家合影:父亲陈运川、母亲王连荣、大儿子陈爱忠、二儿子陈爱立、大女儿陈淑兰、小女儿陈洪平

据明慧网当时报道,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陈淑兰被昌平松园派出所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昌平看守所、北京第一看守所,那时她刚走出七年半冤狱才两年时间。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和八月一日又两次非法开庭,虽然经律师辩护,仍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上午九点,在北京市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开始时,法警不断喝斥陈淑兰,不让她扭头往法庭门口看她的女儿一眼。庭审结束后,法警又把陈淑兰从法庭一路拖到电梯口,陈淑兰的家属在电梯口等电梯,警察怕陈淑兰和家属说话,狠命往电梯里推搡陈淑兰,几个壮实警察使劲往下按陈淑兰的头和肩,使她不能和女儿说上一句话。家属们悲愤的目睹了这残忍的一幕。

八月二日,昌平法院对陈淑兰宣判完毕后,昌平法院法警将陈淑兰押上警车,回昌平看守所。途中押解的法警故意高速行驶后猛踩刹车,陈淑兰戴了脚镣,双手被反铐背上,动不了,坐在后排,被颠簸甩脱摔倒,呼喊“腰疼,腰被颠折了”,请求降低车速帮助坐立起来。但是,法警不理睬不处置,陈淑兰疼痛难忍,满头大汗,不停呼救央求减速停车。法警却置若罔闻,仍然驱车高速行驶,对陈淑兰的伤情不予理睬,导致陈淑兰重度伤残。陈淑兰被送到南口医院、昌平区医院,经检查胸、腰椎多处压缩性骨折,当日下午即被送到北京公安医院,可她在公安医院并没有得到有效治疗,且无人护理。

女儿李颖向昌平法院院长卢尔平、分管开庭的院长翟永峰质询,他们对此事互相推诿、拖沓,耽误治疗,置人生命安危于不顾。李颖要求给陈淑兰做伤残鉴定、提供病历和治疗方案也一直无果,当局也不让她会见。律师历经周折于八月十九日会见到被平车推出来的陈淑兰,了解到当时她已经六天没大便,除吃饭时间,没法正常喝到水,多天没洗脸、没刷牙,没有人护理,没有有效治疗措施,只是躺着,每天只吃一片钙片……

李颖为了营救母亲,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也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十一月六日,黎雄兵与董前勇两位律师办理会见李颖时,朝阳区看守所以各种理由阻挠会见,两位律师被警察约谈话施压。李颖被非法关押三十一天之后才获得自由。

据明慧网报导,怀来县北辛堡乡房营村法轮功学员陈运川一家,是中国大陆被中共邪党迫害得最残酷最为严重的案例之一。陈运川老人和老伴王连荣曾多次被绑架、关押,并被强制洗脑、判刑,遭受酷刑折磨,已被迫害致死。两个儿子(陈爱忠、陈爱立)、小女儿(陈洪平)也先后被迫害致死。大女儿陈淑兰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出狱后又被判刑四年。陈运川一家七口累计被迫害的人次∶被迫害致死5人,被非法判刑3人 ,被非法劳教2人,被强制洗脑5人,被非法关押39人次,被绑架50人次,流离失所3 人,累计遭受各种类型迫害达107人次。被中共邪党部门抢劫、敲诈勒索现金三万多元,被窃走两万多元。目前,全家七口只剩下大女儿陈淑兰和她的女儿李颖还活在人世,陈运川一家人的悲惨遭遇,是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实见证。

说起陈运川一家人的悲惨遭遇的时候,看到陈淑兰强忍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和大家断断续续地回忆着两个弟弟和妹妹及二老的悲惨遭遇,大家都泪眼模糊,这泪水是对惨无人道的中共恶党的血泪控诉啊!他们都是世世代代祖居农村的普通百姓,只是因为对真善忍的虔诚信仰,做一个与人为善的好人,就遭到近乎灭门的迫害,天理不容啊!

记得一次在街上和一位卖水果的老人说起陈运川一家因炼法轮功遭迫害的事,那位老人说:“我就是他们村的,那一家死得可惨了,炼炼功就把人家整成那样,这共产党也太坏了!”

陈运川一家的悲惨遭遇,仅仅是江泽民给数千万法轮功修炼者带来的深重灾难的缩影。通过陈运川一家的悲惨遭遇,我们看到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残酷到什么程度。象陈运川一家这样的悲惨遭遇,在中国大陆成千上万、罄竹难书!通过陈运川一家的遭遇,更使我们更加清晰的认识到了什么是正邪、善恶、好坏,更加清楚的认识到中共的邪恶本质和流氓本性。

人类社会是供人类居住的美好环境,而不是任邪恶逞凶乐园。愿国际社会及更多的人关注中国大陆饱受中共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家庭的悲惨遭遇,关注至今仍在中共的监狱、派出所、洗脑班中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关注这场至今不能停止的邪恶迫害,还他们应有的信仰自由、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