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斗心引发的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在大陆党文化的熏陶下,人们的斗争理念表现的很严重。从小上学就开始被教育强者为王、丛林法则的人际关系使今天的社会走向了极度紧张的状态,争斗心表现的也极其严重。特别是年轻一代人表现的淋漓尽致。相互之间不服气、妒嫉,得理不饶人、为了一口气甚至刀枪相向。说话的时候任意贬低别人来突出自己的立场,生活中许许多多场景皆是如此。作为修炼人的我,思想的最深处也时不时的表现出争斗心来,有的时候比常人还严重!

小时候,我很崇拜电视上那些善于辩论的人物,觉的他们很强,能把别人说服,还说的别人哑口无言,迎来观众的阵阵掌声,默默的把他们当偶像。从小就以自己为中心,每次都被大人说成无理取闹,当被追问到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时候,说不出原因来,觉的很委屈。那以后,每次看到这种节目我都会记住一些有利于自己以后辩论的话,不经意的时候会拿出来复习,带入不同的场景。每当这个时候,我都自信心满满的,就是要把你说赢,抓住理了就往死里说,甚至带有很多侮辱性的话语,为的是增强说服性。看书、看电视,学到了很多自认为是真理的话,每天在脑子盘旋着,想着如果谁要是讨论到这个问题,我就可以这样说,那样说,这个问题应该这样看,那样分析。当别人表现出认同的时候,心里就美滋滋的,认为自己真行。别人不认同时就不高兴,认为别人没自己理解的好。每次和朋友交流都置他人于低一等,自己高高在上,滔滔不绝:你知道为什么这样吗?你知道这件事怎么发生的吗?难道不是我说的这样吗?……有时候声音高昂,简直跟吵架一样,周围的人都劝我别那么激动。平静下来总觉的自己有理了,鼻子都翘到天上去了。

修炼后,一定层次上理解了师父讲的法。我本以为自己的争斗心已经放的很淡了,其实不然。有时候不经意会爆发出来,那种与别人争辩的思想、话语,哪怕是讲真相的时候,都使用一些比较偏激的词语、比喻来压倒对方,连连用反问的语气来证明自己的真实性,就是那种要让别人认同我的语气,甚至有时候别人否定一下,心里就愤愤不平,开始各种解释,一定要证明自己,解释多了别人不认可,不耐烦了,自己就认为这人不可救了,一点都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不管他了!每每想起这些,我都恨自己学法不深,修炼不够,一点慈悲心都没有,如何救度众生?有时候感觉自己还不如一个常人。

争斗心表现还不止这些,有时候在睡梦中也会表现出来。有一次梦见自己回到以前高中的课堂上。因为是政治课,讲的都是歌颂邪党的内容,自然也没去听课,现实中我也从来不听政治课。也不知道为什么,台上的老师说着突然把话题转到了法轮功,听到之后,我立刻拍案而起,冲着老师就骂了起来:法轮功有什么对不起你了,社会上的坏人你怎么不管管,你看看现在的毒食品、毒疫苗、毒空气,什么都有毒,法轮功叫人做好人却成了你批判的对像了?!……那是真骂啊,在梦中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那种不服气,那种好像憋了很久要爆发一样,骂的那个老师无言以对,全班都看着我。

醒来之后那种斗气还在心里憋着久久不散去,当时我都震惊了,怎么会这样?还有几次梦中和别人吵架还动手开打了呢,也是那种争斗心、怨恨心,好象在梦里变了个人似的,我这争斗心为啥一下子这么严重?平时却觉察不出来。我一下子想起了师尊讲过的法:“有的修炼人说白天他可以做的很好,梦中就不行,是他思想深处还是不扎实,在梦中考验看他扎实不扎实”[1]。

平时被面子心,不能让别人否定的心掩盖着,在冲击到这颗争斗心时被其它的执着心硬是给抑制下去了。讲真相时也带着和别人斗的心理,喜欢用反问来加强自己的语气,这已经成习惯了,以前没觉的有什么不妥,当真的将自己设身处地去感受时,才知道反问句原来这么伤人,能令对方失去和自己交谈的兴趣,严重时沦为无理取闹,甚至别人都不和你一般见识。我要救度众生啊,不是把众生往下推啊!可能一个不经意的反问语气就会使别人对谈话产生厌倦、排斥。这是党文化啊,把邪党的东西掺在真相里,我们讲出的话能是纯善的吗?能清除世人背后的邪恶因素吗?爱反问别人恰恰就是暴露我这颗斗争之心的表现,抓住理的时候就爱反问别人,甚至说的时候很激动,要把别人压下去的态势。这不是争斗心吗?!每次想起来这个,我都特别的后怕,和我交谈过的朋友都明白,碍着面子没说出来而已。这种状态如何能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世人呢?真善忍我做到了多少呢?这不恰恰是邪党的假恶斗吗?

我意识到这个争斗心已经不只是执着心的问题了,已经影响到证实法和救人了。在修炼后认为自己的党文化已经完全褪去的时候,在那不经意间,那种说话语气的表现,那种愤愤不平的语气,恰恰因此成为旧势力抓住我的一个把柄,从而加强这方面的斗争心,致使听真相的世人引起对大法不理解,不认同。我们讲真相的目地是心系众生把别人救下来,而不是为了要跟中共邪党斗争而揭露它。

从那时候开始我认识到反问语气的危害,应该去掉,带着这颗争斗心不能救度众生,我要修好自己,每时每刻,都在注意着自己的语言使用,每次说话我都会站在对方的角度来感受一下,这话对方听了能不能接受的了,这话能不能换个委婉而又不失原意的表达方式。反问句使用少了之后,真真切切感受到说话的语气平和了、友善了,那颗争斗的心也随之很少露头了。

当然争斗心不仅仅表现在语言方面,其它方面也有。但我确实认识到语言也能把争斗心表现出来,而且可能是不经意的一句话,夹带着争斗心和各种心都出来了,别人听了就会不舒服、排斥,这可能就会为讲清真相设下了障碍。记得师父说过:“人的思想有一个弱点,大家在长期讲真相中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就是先入为主。”[2]我们给人的第一印象不好,可能就会障碍他对事物的判断和分辨。讲真相也是如此,有时候面对的世人可能没有听说过大法是什么,但世人能从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中看见大法的美好,从而生命得到救度。证实法,我的理解不仅仅是把真相告诉别人,而且要从自己的言行中透露出那种修炼人独有的气质!大法弟子携带的这个能纠正一切不正确因素的场才是至高无上的佛法在人中的展现!能一下子把正念打到对方思想的深处,唯有纯善的话语和那颗慈悲的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