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儿子受难中 我走入了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六日】(庆祝513明慧专稿)

一、儿子受难中,我认识了大法

我今年五十七岁,家住山西农村。我儿子从小身体不好,经常拉肚子,很瘦。二零零零年他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就接触了法轮大法,他觉的好,就开始学炼,几天后,再也不拉肚子了,身体也变好了。

他回家告诉我们:“法轮功真好,修炼真、善、忍,使人身体健康,道德回升。是江泽民太坏了,迫害好人,伪造自焚案,不让人学。”他爸一听就火了,“你还敢跟国家作对……”儿子也不跟他爸顶嘴,但他就是要学,还在私底下悄悄跟我说:“这个功法可好了,尤其是对身体好,我给你个录音机,你就在家听师父讲法,我教你怎么炼功,别让我爸知道,也不要怕。”我说;“好吧,别让你爸知道就行。”于是我就听法炼功。

我儿子边工作边洪法。但是我没有听完一遍讲法,五套功法也还没有全部学会,我儿子就因为炼法轮功被单位开除。他不想让家里人知道是被开除的,说是那个工作不怎么好,没有前途,他要去大点的城市找更好的工作机会,就到我女儿上大学的城市找了另一份工作,但是总也干不长,三天两头的就被骚扰被开除。我们村不知道哪里来的风言风语,是说我儿子炼法轮功被开除什么的。他爸气的就一个电话要把儿子叫回来,但是儿子就是不回来。

儿子回来后,他爸关起门在家拿很粗的弹簧绳打他。我進不去房间,在外面听的直落泪,孩子的背被打的肿了很高,皮开肉绽血淋淋的,好长时间只能趴在床上,痛的无法入睡。做了那么多年的学生,没有受过什么大苦大难,哪能经的起这么毒打啊。我当时就不明白,常言说“虎毒不食子”,也不至于这样打自己的孩子啊。这人咋就下的了这么重的狠手!这让我很受触动,那个时候我也知道大法很好,都是江魔头太坏了,迫害好人。但我还是不敢学法炼功。此后的几个月,儿子一直被关在家里不许出门。我也被强行要求不许炼功。

二零零三年正在闹“萨斯”,我女儿又突然胃出血住院了,出院后身体就没好起来过,成天看病吃药。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家亲戚就来通知我,警察在找我儿子,让我儿子赶紧躲起来。他爸气呼呼的说:“躲什么躲,共产党把他养大,还敢跟共产党作对,我还要亲自把他送進去,让党好好教育教育他。”我就很担心儿子回家。

后来据我女儿跟我讲,在儿子的住处,兄妹俩一起吃饭的时候,上来一个儿子在当地认识的所谓朋友,说是还给他一个东西,打开一看是法轮功的书,同时,突然闯進去一群便衣警察拿着警棍,一進门就按住我儿子,那个所谓的朋友很快就顺门溜出去了。紧接着他们就都被带走了。女儿回来安抚我们,说是她哥哥没有做违法的事情,警察也说不会有什么大事,过几天就放出来。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儿子很快就被绑架到看守所关了一周,紧接着莫名其妙的我们就接到了儿子被劳教一年半的决定书。当时我觉的天都是灰的,我这一儿一女怎么都这么命苦啊!

我跟他爸赶到外地的劳教所,儿子已经是鼻青脸肿的几乎看不清脸,走路都不利落,一看就是受了严重的伤,我内心就跟刀割一样难过。就这样,他爸上去就重重的给了一巴掌,然后坐在地上呜呜的哭起来,当时就晕倒什么也不知道了……我受不了这样的压力,再加上他爸的强烈反对,我也没心思再听法炼功了。女儿担心警察来搜家,让我把书都藏起来,于是我就在屋檐下挖了一个很大的地洞,把师父的讲法书和磁带包了好多层放進地洞掩埋起来。从那以后,我家就不得安宁了,那些派出所的人经常骚扰我家。

一年后,儿子被释放回来了,变的不爱说话了,我们都以为他一定是放弃炼功了,大家都不提以前的事情,就希望平安生活。儿子去了更远的城市找工作去了,虽然没有出现之前那样让人心痛的事情,但是警察隔三差五的上门骚扰还是让我们很紧张。

二零零八年,警察又跑到我家来,跟我们讲现在外面不安全,他们要保护我儿子什么的,让他爸把孩子找回来给他们见见,聊聊。他爸信以为真,还说,“咱也不干坏事,警察也是为咱们好,得让他回来,给上边一个明确的态度。”成天想办法找儿子,搞的女儿、儿子的朋友、同学都不安宁。但我们还是联系不到儿子。

二零零九年,儿子带回来一个漂亮的女孩子问我喜不喜欢,说是想结婚了,我跟他爸很开心,总觉的成家的人了,做事就不会那么冒失,以后就不会有啥事了。我们赶紧操办婚礼。但是我因为身体越来越差,难受的不行了,他爸就成天带我往医院跑。最痛苦的是,我因为子宫肌瘤引发的持续出血已经导致我严重贫血,必须赶紧做手术了。正当我准备去住院的时候,接到儿子的电话,说是媳妇很快就要生了,让我去帮忙。照顾媳妇是我的责任啊,不能不去。其它就不管了,随其自然吧,就买票去外地照顾媳妇。

正好亲家母也在,这时我才知道,儿子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修炼,媳妇的娘家全都是修炼人,他们天天在一起炼功,晚上学法。媳妇性格脾气很好,人虽然很瘦,但是身体很棒,尊老爱幼;亲家母也很热情,经常动员我学法炼功,但是儿子被迫害的事情总是像个阴影,我总也不敢走進修炼。这个过程持续了一年多,才慢慢走進来,但还是不愿意让儿子知道我想炼功的事情。每次都是偷偷摸摸的跟亲家母学。过了没多久,伴随我几十年的失眠、神经性头痛、慢性肠胃炎,膝关节痛等大小毛病都不翼而飞,法轮功祛病效果真好啊!我太高兴了,就告诉儿子:“我也炼功啦!”儿子很开心。经常我们四、五个人集体学法炼功,孩子坐在中间玩,全家人相处很和谐,婆媳之间也从来没有红过脸。这太好了,一直到现在,我们个个都是修炼人,没有再生过病。我从内心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拯救了我!

二、女儿初得法 母女共同精進

虽然身体好了,我也知道大法好,但我就是不明白,这么神奇的功法为什么政府要反对?而且迫害还这么严重?师父那么慈悲、那么神通广大,为什么弟子们还会受苦受难甚至失去生命呢?我儿子从小善良,不做亏心事,为什么还被害的这么苦?儿媳妇也是知识份子,修炼时间长,知道的多,我带着这些疑问请教儿媳妇。她很耐心的跟我讲了很多真相,带我学习师父的各地讲法,还给我看《九评共产党》,我从内心明白了这场迫害的原因不是简简单单的人对人的迫害,我就请媳妇帮我做了声明:曾经对大法的怀疑以及不正的想法言行全作废。

记的有一次,我的胳膊疼的特别厉害,几乎抬不起来,无法炼功。于是我就坚持打坐,大汗淋漓,感觉很痛苦,这样疼了一夜都没有睡觉。亲家母吓坏了:“要么等你儿子回来,带你去医院看看吧。”我说:“不着急,再忍忍吧。”刚说完这句话,疼痛立刻就减轻了许多,慢慢的,我的胳膊又抬起来了,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大法太神奇了。回想这几年,我没生过病,没吃过一粒药片,身体很结实,都是师父赐予的,我从内心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我这个人悟性很差,一直以来,都走不出儿子被迫害的阴影,也就不怎么精進,更不敢出去发大法真相资料、讲真相。女儿从二零零三年胃出血开始,十年走过来,她也变成了一个医生,但依然浑身是毛病,就给自己搞了个药柜子,她经常嘲笑现代医学治不了病,自己难受的不行了,就说“医者不自医”之类的话。说起大法,但她总是不让提,处于不参与、不评价的状态。我知道是他哥哥被劳教的事情对她内心伤害很大。

二零一四年夏历新年,做医生的女儿来儿子这里,跟我们一起过年,初二晚上,女儿从同学家回来,就拉着她嫂子说,“听我同学说她姑姑炼法轮功治好了肝癌,法轮功还能治病啊,肝癌都能治好,我这毛病对法轮功来说,小菜一碟啊,是不是这么回事?”她嫂子吃惊的看着她,说“我先教教你,试试看吧。”这孩子一抱轮,就浑身发热,手上打转了。两天之后,她去外省上班,我跟儿子、媳妇商量了一下,就跟亲家母一起去女儿那里,和女儿新同修一起学法炼功了。

第一次学完法,她看着刚煮好的中药汤,问我:“我觉的身上好舒服了,那我这药还吃不吃呢?”我说:“你自己看着办吧,怎么都行。”她说:“我这花钱买来的,又花心思煮了的,不吃好浪费。”就一口气喝下去了。后来她每天下班回来,都跟我们学法炼功,也忘了要去煮药吃药了。还激动的不停的掉眼泪,感叹这法太好了,能不能多炼功、多学法啊。由于我当时学法不多、悟性不好,我说这都够了,炼功是每天一遍,有时间可以多学法。

我们来的这些天,她天天不是感冒流鼻涕,就是拉肚子,腰上还起了菜盘子那么大一片的疱疹给我看,还尿了两天血。但都不是很难过,反倒很舒服,很开心。我看着她身上神奇的变化,内心很触动,周末我看她收拾屋子,整理出两大袋子中药,还有一箱子西药,对我说:“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已经没病了,这些药我要把它们扔掉。西药就拿单位去,看谁需要就给谁。”

两个月后,我再次来看望女儿,她总是说:“你们为什么不早点给我讲真相,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法轮大法好,为什么不告诉我学这个就可以病好,这么好的功法,就在我眼前我却视而不见,受了这么多年的罪。”我说:“哎,你妈笨啊,修的不好,你不让提,我就不敢说了,应该换个方式跟你讲讲大法的美好。”她问我要怎么样才能报答师父的洪恩,师父喜欢什么?我说师父什么也不要,咱们做好三件事,就是报答师父。她说自己已经在单位洪法,还使一名患者成为新学员。那位新学员很能干,他们自己买了耗材,做《九评》和真相资料,不分白天晚上的,有空就一起去外面发。有人想学法,他们就自己做了《转法轮》,给新同修提供。

她说:“师父要我们跟上正法進程,讲真相多救人。虽然《九评》还没来得及看,但我知道这些都是救人的,就先发了再说。”她还带着我面对面的跟陌生人讲真相。

看到女儿这么精進,我顿时汗颜,这么些年,强大的怕心让我战战兢兢的走進大法,更别说出门发资料了,我于是主动要求她俩带我发资料,教我做真相书和《转法轮》,坚定的迈出救人的这一步,我也堂堂正正发资料了。

女儿很有办法,买了各种假发和眼镜,经常装扮的我都认不出来,去不同的地方发资料,有摄像头照着,也不怕。

三、你精進我精進,配合救人多

回到儿子家,我把女儿精進的状态跟他们说了,儿子媳妇都很受鼓舞,都感叹是后起之秀啊,我儿子流着泪说这么些年,妹妹为他心里受了不少苦,妹妹能得法一直是他很大的心愿,今天不但精進悟性好,这么快就讲真相救人了,很了不起啊,这是提醒我们要精進,也要多救人。在一次学习师父讲法中看到:“在再难的情况下你都得去做好三件事。去救度众生,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1]是啊,我生在正法时期,不救人怎么能行?这不是不听师父的话么?!我至少得出去发资料。

我们也买了设备和耗材,我就在家做饭、看孩子、打印资料,有需要大法书的,我就在家给做。孩子们休息的时候,我们就出去发资料,第一次我跟儿子、儿媳妇、亲家母一起去发资料,内心突突的,拿着资料就觉的两腿颤抖,手也不自主的抖动,更不敢说话。我想我是出来救人的,这样紧张就不对,于是我就赶紧发正念,很快我就平静下来,发资料也很顺利,也不害怕了。回家以后,我特别高兴,不但更加神清气爽,身体也轻飘飘的。

在儿媳妇的耐心指导下,我很快学会了打印资料。白天他们上班去,我就在家做家务,带孩子,打印资料。周末的时候,叫上亲家母,带上孩子,儿子、媳妇轮着开车,一起出去发放真相资料。从那以后,我们一直保持着这个状态,平时我打印资料,周末大家一起出去发,孩子在车里很安静,也不闹。我们配合的很好,每次带的资料也越来越多。我深切体会到救人是我们的重大责任,也是我最愿意做的事情。

记的在乡下几十年的生活中,我和儿子的善良、热情、真诚的待人态度,在全村人心目中留下很好的印象。那些年,因为全村人都知道我儿子被迫害的情况,我回去也不敢讲真相。但是在最近这几年的修炼中,通过加强学法,一家人集体学法,我越来越感受到,我们全家是乡下那些熟悉的村民们得救的唯一希望,都在等着我们救度。

多年以来,儿子一回家,就跟他那些小时候的玩伴、亲戚朋友们讲法轮功真相,讲“三退”。这两年,在师尊的加持下,我也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救人,回老家陆陆续续的找出我那些小姐妹、亲友和邻居们,给他们做了三退。我其实不是很会说话,但是一见到他们,我就能滔滔不绝的讲出很多真相,不知不觉就退了好多人,他们同意三退的时候,我经常会禁不住掉下眼泪来,又一个生命得救了,这都是师父在做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