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简单越能体现救人的用心程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一日】最近在一次短信值班中,同修和我严肃交流的话语,如同重鎚一般敲醒了我,让我从新审视自己救人过程中的用心程度。

回想起初自己想出去讲真相,但是总有各种事情拖着我,就是走不出去。那就上平台打电话吧,但是打了没几天,又放下不想打了。感觉发短信这事简单,我就做这个吧,我这也是在救人了,也算是做三件事了。然而在发短信的过程中却没有认真的去做,一直好像在应付差事一样。值班的时候,号码整理完,发送完了,我就做我的家务,或是一边值班一边做我自己的事情,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最近这段时间越发感觉不对劲,发短信虽然简单,但是它也在整体救人中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而自己的用心程度直接影响着救人的效果。

我虽然意识到自己不够用心,但是一直也没有严肃的对待和归正。直到两个星期前一次值班的时候,由于号码少,我很快就发完了,可是直接讲接听率很低,这是从没有过的现象。当时负责的同修问我是否已经提前把短信发出去了,我说是的。然后同修很严肃的与我交流:“我们不能只顾自己那部份,做完了就完了,我们要一起配合,要等我们先拨打一遍,然后再发短信,这样的效果比较好,而且短信内容也不能只发通用稿件,要有针对本案例的短信内容,这样才能起到震慑邪恶、救度众生的效果。”

同修的交流一下点醒了我。我认真向内找,发现我有做事爱糊弄事,自以为是执着心。认识到后及时归正我的一思一念,认真的选择和编写短信内容,写好后发给当天负责协调的同修,同修也很认真的帮我修改,就这样我们配合的非常好。我现在在值班的时候再也没有无所事事的感觉了,都感觉时间不够用,更感觉到了救人的紧迫感。

虽然感觉发短信对我来讲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可是在这容易、简单的过程中,也是在看我的一思一念和用心程度,这就是修炼。如果没有足够的用心,好像糊弄差事,那个效果就不行。我还悟到,即便同修要求发短信的事情处理完了,还没有到值班结束的时间,我也可以协助发正念的。之前也听到同修交流过,在拨打的过程中,如果旁边的同修在发正念,那个效果非常好。但是我之前都没做到,我一直想帮忙发正念,但是很多执着人心障碍着,心就定不下来。所以我觉的就是自己想不想做,用没用心去做,这真的是一个救人过程中的用心程度,不是应付差事。应付差事就是应付自己,也对不起自己,对不起众生,更对不起师父。

感觉自己也真是没做好,一路走来师父也一直在点化我执着太多了。前几天在梦中同修对我说:“就你的行李最重,怎么拿啊?可怎么办哪你?”醒来后悟到,得赶快放了,做好自己该做的。任何借口和理由都是对执着和人心的遮掩,这都是应该去正面对待的。也感受到师父在替我着急,借同修的口点我,用重鎚敲我,提醒我别落下,赶快修。包括学法也好,炼功也好,在平台值班,还是平时发短信也好,这都是修炼过程,每天都有要提高的,真的很严肃。

例如前几天,因为参与香港游行凌晨两点多才到家,早上还要去上班,而同修刚好今天休息,就想让她代班。结果晚上一回到家,同修就很不高兴的讲我总是依赖她帮忙值班,让我把她整理好的号码自己发送。当时我心里很生气,丈夫也指出我和同修的一些执着,并说我星期一值班做不好就别做了。我自己心里也想了一堆的理由不要值班了,让协调同修安排别人吧。感觉心里过不去,可是转念又一想:我要放弃吗?这是我的责任啊,这是我答应要做的,我不能半途而废。如果真这样那不是上了旧势力的当吗?不仅在我和同修之间製造了间隔,自己还被邪恶钻了空子,导致做不好。肯定是我有问题了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啊。自己向内找找,是啊,对待值班救人不严肃,三天两头让人代班。是自己修炼上出了问题,要自己真正知道抓紧做好三件事。然后我就对丈夫讲:“这是我自己没做好造成的,而不是人家的问题。”悟到了,心里也感觉非常平静了。以后一定要用心的去做好三件事,修炼无小事,一定要严肃对待。

由于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