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晋城市法轮功学员十八年被迫害综述(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接前文

第四部分:群体绑架,冤案惊天

十八年来,法轮功学员被“610”、各级国保人员、各社区、街道办事处不明真相的人员监视迫害,每到所谓的“敏感日”或“610”等有关部门为了邀功领赏就开始大量绑架并冤判法轮功学员,在这里仅介绍两起晋城市的法轮功学员集体被绑架和冤判的案例:

一、发生在二零零一年的集体冤案

二零零一年,山西省晋城市法轮功学员赵良才因复印和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随后晋城市公安局城区分局警察绑架了参与发放真相资料的十余名法轮功学员。同年十一月三十日,晋城市城区法院对这些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并判刑。赵良才被非法冤判五年;李建新、李和尚、朱永富、贺春仙各被冤判四年;杨黎利、陈先平、王虎、李小莉各被冤判三年;岳小群被非法冤判三年,缓刑四年。审判长是赵新民,代理审判员是周秋萍(女)、王恩锁,书记员是许艳阳。

另案处理的有:宋红宾,男,四十三岁。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五日他被绑架到看守所,八个月后,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八日开庭前被释放;郭云芝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姚燕被非法劳教一年。陈忠孝被非法关押在晋城市看守所一个月后释放。

以上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和宪法赋予公民的说真话的权利,却身陷囹圄,承受着与家人分离和来自精神、肉体的痛苦。下面是他(她)们被邪恶迫害的惨痛经过(仅举三例):

1、年逾花甲的李和尚遭残酷迫害

李和尚,男,一九四二年六月十七日出生,晋城市泽州县法轮功学员。李和尚因发真相资料于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二日被晋城市公安局城区分局拘留,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二日被逮捕,关押于晋城市看守所。期间,李和尚早上喝的是半碗玉米面糊糊,还飘着虫子;中午、晚上喝的是菜汤,有屈指可数的几根面条,上面飘着树叶、杂草、小虫子,下面沉淀的是泥沙。他还经常被打骂、蹲马步,受尽了折磨,过着非人的生活。

中共体罚演示图:码坐
中共体罚演示图:坐小板凳

随后被当地法院非法判重刑四年,关押在山西省晋中监狱继续遭受迫害。狱中李和尚被关小号五个多月,吃喝拉撒全在里面。狱警强迫他坐小板凳,两手放在膝盖上,腰要挺直,一天坐十五个小时,腰一松就被辱骂训斥。每天只给他五分钟倒马桶的时间,还有人跟着。狱警还指使三个犯人强制对他进行包夹,命令犯人不管用什么方法和手段,只要能让他放弃信仰就给包夹犯人(配合狱警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奖励。包夹的犯人就用棍子狠狠地打法轮功学员。山西省大同市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刘接运就是这样被活活打死的。二零零三年七月,狱警把李和尚等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十几个人关在一间门窗紧闭的小房子里,强迫他们做奴工,并不允许与任何人说话。因气温太高,他们汗水直流,被憋闷的喘不过气。就是这样,狱警还指使包夹逼迫一位法轮功学员鼻子贴墙罚站。李和尚想和他理论,刚张口狱警一巴掌就打在李和尚脸上。瞬间,李和尚口鼻流血,眼冒金星,几乎摔倒。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年逾花甲的李和尚在监狱长期遭受各种体罚虐待、酷刑残酷折磨,痛不欲生……

2、李小莉被冤判三年饱受折磨

李小莉,女,一九六四年出生,晋城市泽州县法轮功学员。因复印、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被泽州县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二日又被晋城市公安局城区分局拘留,同年二月二十二日被逮捕,关押于晋城市看守所;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山西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狱警强迫李小莉穿囚服、戴囚牌,被三个囚犯包夹,不许和任何人说话。每天狱警强制她看污蔑大法的电视、书籍,并逼迫她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一次,李小莉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写给一位狱警,希望她能明白真相,却遭到她疯狂的报复,侮辱、谩骂、罚站、戴手铐,并强迫李小莉加班加点做奴工不停地对她进行折磨。最后她还把李小莉带到山西省晋中市医院强制体检并抽血化验,试图对她进一步迫害。

3、贺春仙狱中遭包夹、罚站、坐板凳等残酷迫害

贺春仙,女,一九六三年出生,晋城市泽州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贺春仙被晋城市公安局城区分局拘留,同年二月二十二日被逮捕,关押于晋城市看守所。随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山西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期间狱警强制她穿囚服、戴囚牌、坐板凳、罚站;被两个犯人包夹,不许她和任何人说话;每天强迫她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电视、书籍;逼迫她写所谓的转化书。

二、晋城市大搜捕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两会”(即中共的所谓人民代表大会和政治协商会议)前夕,山西省晋城市委书记李雁红、市长夏振贵及市政法委、纪检委等各级党政官员及“610”、各公、检、法、司人员几乎倾城出动,同时指派主管“610”、专门负责镇压法轮功的晋城市委副书记孟福贵直接坐镇指挥、具体策划,对晋城地区所有法轮功学员进行地毯式搜查、疯狂的抓捕。

警察们都堂而皇之的拿着“搜查证”、“拘留证”等。这些证件均为市公安局长原国正签发。搜出东西,便有了所谓的“证据”,抓人扬长而去;搜不到东西,人仍要劫持走。全市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的家都不同程度的遭到了骚扰、抄家、绑架、判刑等迫害,抢走了大量电脑、打印机等设备和成批耗材,其中许言宝、王韶辉、赵锋被非法判刑四年;李旗标被非法判刑三年,并被剥夺上诉权利;贺春仙,被非法判刑三年;朱素英,被非法判刑一年;田月仙、孔新全等被非法关押数日后释放,但田月仙于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非法抄家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非法抄家

在警察抄家的过程中,法轮功学员家中的许多老人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惊吓,有的还出现了严重的病态反应。其中六旬老人王玉兰被吓得卧床不起,小便失禁;年过八旬的悦克俭之母当场休克;文菊华旧病复发,送进医院;李雪花坐地不起,无法站立,神情恍惚,旧病复发不多日含恨离世。之后除文菊华仍健在外,王玉兰、李雪花、悦克俭之母都在迫害中相继离世。下面是几个典型案例:

1、警察翻墙入院,古稀老人晕倒

文菊华,女,八十五岁,晋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上午九点钟,文菊华正在家里,忽然有人翻墙跳入院内,逼迫她打开院门,一下子二十余个警察蜂拥而入。他们分成两队开始非法抄家,楼上楼下翻了遍,将文菊华家里的东西扔得乱七八糟,一片狼藉。还抢走了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复印机一台、电脑一台。文菊华被这突如其来的阵势吓得晕倒在地住进医院。在住院期间,法院送来了判决书,文菊华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

2、朱淑英生命垂危 父母相继离世

朱素英,女,四十八岁,晋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上午,朱素英在工作的商店被警察绑架、抄家并关押在晋城市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一年。

在看守所朱素英吃的食物非常低劣,卫生条件极差,导致她一直拉肚子,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一十斤瘦到七十斤左右。每天还得做奴工,强制每天必须做完一百朵小花才能领到一个馒头,有时一直干到晚上十二点。犯人们还强迫朱素英擦地,给每个犯人打水,晚上不让她睡觉。后来朱素英被迫害得生命垂危,无奈之下,看守所通知她的家人。朱素英的父亲与其兄长将她送到晋城市人民医院抢救。

那一年朱素英先后住院两次,共花掉医疗费二万余元,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有还清当初住院借来的二万多元钱。出院后,“610”不断地上门骚扰,吓得朱素英父母整日提心吊胆、坐卧不安,后竟相继离世。

3、包夹犯险恶阴毒,李旗标吃尽苦头

李旗标,男,五十多岁,晋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晋城市大搜捕后李旗标被冤判三年,非法关押在山西省晋中监狱。期间,遭到了狱方残酷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监区发现法轮功资料,包夹犯对李旗标、进行搜身、毒打、罚站,其状惨不忍睹。同年五月,包夹犯任利民把李旗标叫到没有监控器的地方进行所谓“转化”,因没有达到目的,包夹犯对李旗标拳打脚踢。任利民说:“打法轮功要到没人的地方打,千万不要留下什么证据。”一次,因李旗标给同修送了两个鸡蛋,就在楼道和监舍遭到包夹犯惨无人道的毒打。因李旗标不“转化”,包夹犯杨庆忠和任利民强迫他整天面壁罚站。一天上午,李旗标要求上厕所,任利民说不“转化”不能上厕所。李旗标多次要求,任利民恼羞成怒,开始对李旗标进行暴打,对李旗标腹部猛踹,李旗标倒地后,杨庆忠对李旗标头部、肋部、腹部猛踹,嘴里还不停地喊:打死你,看你有多硬。此事发生在工房,有三十多人目睹。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4、儿子遭绑架、儿媳被传唤,八旬老人受惊吓不久离世

悦克俭,男,六十二岁,晋城市高平市法轮功学员;李有香,女,悦克俭之妻,五十九岁,晋城市高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上午,晋城市高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十几名警察闯入悦克俭住宅非法抄家。当时只有李有香和婆婆在家,一个个警察凶神恶煞、气急败坏,一面强迫李有香在传唤证上签字,一面翻箱倒柜。

她八十多岁的老婆婆蜷缩在墙角,吓得瑟瑟发抖,晕倒在地,不省人事。十几个人把家里翻了个遍,直到下午才离开。他们抢走了电脑和大法书籍等若干物品。同时,正在单位上班的悦克俭也遭到几名警察的绑架,高平市公安局对他进行非法审讯,并强迫其签字画押。当天晚上,悦克俭八十高龄的老母亲因为受了惊吓,心脏病发作住进医院,生命危在旦夕。高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不愿承担责任,勉强同意放悦克俭回了家。不久,悦克俭母亲便离开了人世。

5、许言宝狱中遭毒打、奴工迫害

许言宝,男,六十五岁,晋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晋城市大搜捕被警察劫持至晋城市泽州县看守所。同年九月二十一日被冤判四年 ,非法关押在山西省晋中监狱遭受迫害。期间,包夹犯对许言宝进行非法搜身、毒打、罚站。狱方强迫许言宝干拣葵花籽的活儿,因许言宝视力不好,捡不干净,包夹犯薛生要就把他叫到无人处拳脚相加。长期的迫害给许言宝及其家人带来了无法弥补、难以愈合的心灵创伤及精神、肉体、经济上的巨大伤害。

正是:

向善修真遭绑架,
严刑拷打志难休。
徇私枉法孽冤多,
血案惊天震宇球。

第五部分:正义诉江,反被构陷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最高法院发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通告后,晋城的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实名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滥用职权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等系列罪行。

然而江泽民集团仍不悔改,继续做垂死挣扎,再次利用残余势力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晋城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及有关公检法部门置国家法律于不顾,对本地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迫害。据不完全统计,晋城市因诉江被骚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六十余人,有的被非法拘留,有的被绑架,有的被警察非法抄家、录像、拍照、强迫验血(据说验血是要做DNA鉴定,疑似建立血型数据库)。详情如下:

下面是部分遭陷害案例:

1、李秀英正义诉江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李秀英,女,五十一岁,晋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七日晚八点多,晋城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治安一大队副队长原建宏带领多名特警及兰花路派出所警察以李秀英诉江为由到李秀英家非法抄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及真相币等许多私人物品。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李秀英到兰花路派出所索要自己私人物品时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晋城市看守所达七个月。期间她被迫害的面黄肌瘦,精神萎靡,已和七个月前判若两人。晋城市城区法院仍对李秀英非法判刑一年半。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五日李秀英被送往山西省女子监狱。

2、晋城市诉江法轮功学员遭拘留、骚扰案例

晋城市城区“610”办公室头目周建新,晋城市公安局城区分局国保大队董朝阳、副所长王学礼、警察王德胜,泽州县“610”办头目儒乐明,泽州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软军、指导员赵迎红(女)参与,北义城派出所所长鲁英森、副所长苏军伟、樊振兴;南村派出所长马勇、副所长张长林;金村派出所长王云虎、副所长李建忠等人积极骚扰、转化、迫害诉江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七日晚,晋城市公安局城区分局国保大队长董朝阳西街派出所副所长王学礼等警察强行闯入法轮功学员郭春平(女,四十七岁,教师)的住宅,非法抄家,抢走电脑、多本大法书籍等个人财产,并将郭春平绑架至晋城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七日晋城市泽州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软军、北义城派出所长鲁英森带领二十多名警察身着便衣在北义城镇楼岭村法轮功学员李长青不在家的情况下土匪般地翻墙入院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真相币、光盘、大法书籍等许多私人财产。同时还对北义城镇楼岭村其他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盘问、抄家。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七日,晋城市公安局城区分局西街派出所长宗华指挥众多警察当天还对辖区内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及非法抄家,抢走多本大法书籍、真相币、电脑、打印机、资料等私人物品。晋城市公安局城区分局北街派出所、白水街派出所、南街派出所、泽州路派出所、钟家庄派出所、北石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及晋煤集团公安处等单位均参与了此次迫害行动。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泽州县公安局北义城派出所警察用欺骗的手段将泽州县北义城镇楼岭村法轮功学员李长青骗至派出所,然后以诉江为借口将李长青送往泽州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三天。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晋城市泽州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软军带领数名警察找到正在伺候老父亲的法轮功学员李小莉,诱骗绑架、抄家后将李小莉送到晋城市看守所关押了六个多月。李小莉的父亲年事已高,母亲李雪花九年前眼睁睁看着自己唯一的女儿被警察绑架后,悲痛至极,后重病离世。而今,李小莉的父亲又经历了同样的一幕悲剧,老人痛苦悲伤的程度可想而知,而绑架李小莉的依然是九年前的同一人——泽州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软军。

警察还在城区法轮功学员原文彬家门口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并经常不断地威胁恐吓、无端迫害,致使原文斌一家每天生活在恐怖的阴影中。老伴王爱兰经受不住长期的折磨,突患脑血栓病重住院。

遭骚扰、拘留的还有:岳小群、赵贵香、悦克俭、李喜风、王秀兰、李爱风、马彩霞、刘平果、乔晋丽、乔丽芳、卫聪耐、管小华、王高潮、王秋香、王树兰、郭瑞香流离失所。

正是:

江蟾作浪尽发狂,
颠倒是非天地茫,
正义维权诉状飞,
反遭构陷入牢房。

结语

佛法弘传,修者日众,中共打压,蒙难晋城。今天,我们用文字和图片的形式记录下晋城这段悲壮的历史。暴政不会使圣徒弯腰,残杀不会使信仰消逝。历史在前行,只有真理才可以万古流芳。但因迫害者大都是黑箱作业,暗下毒手以及中共封锁等各种原因,很难把迫害的数据统计完整,还有许多被迫害案例及细节没有完全曝光出来。

揭露迫害,不是要发泄怨恨,更不是为了报复,也不是要达到什么政治目的。法轮功学员不畏江氏集团的强权,付出了血的代价,在巨大的痛苦中还在慈悲的向世人讲清真相,为的是使人能够分清善恶,识破谎言,不再迫害法轮佛法,在不久的将来人类的大灾难中留下您的宝贵生命。

中华民族对五千年传统文化的传承和世界各民族对神的信仰、敬畏,所以人类靠道德良知维系着社会的延续。然而,近百年来,由于共产主义的祸害和无神论的谎言欺骗,人类失去了维持道德的心法约束,使社会进入急速败坏的末法末劫时期,大劫难正向人类逼近!尤其是迫害正信的人,下场更是悲惨!在二千年前的古罗马帝国,就是因为迫害信耶稣的基督徒招来了四次大瘟疫,死了全国四分之一的人口,强大的古罗马帝国灭亡了。

今天江泽民与共产党一起迫害法轮佛法的修炼人,给人们带来沉重的灾难。江泽民犯罪集团身负血债,被国际社会判定为“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他们将如纳粹一样,会受到终生追剿并被绳之以法,现在用反腐名义打掉的大都是跟着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人。盘点江派落马高官,从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苏荣、徐才厚到周永康等,都曾积极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从中牟取暴利,如今他们纷纷成为阶下囚。

再看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曾积极迫害法轮功,二零一六年六月三十日被宣布免职,更大的报应和严惩还在后面;分管山西省政法工作、对迫害法轮功负有领导责任的前省委副书记金银焕车祸死亡;山西省政法委书记金道铭、副省长杜善学,分别是山西省“610”正、副头目,曾踊跃迫害法轮功,两人于二零一四年落马被抓。其中金道铭以“受贿”被判无期徒刑。原晋城市公安局长李亚力主动迫害法轮功,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因受贿被逮捕;原高平市政法委书记韦道新,任职期间参与迫害法轮功非常卖力,如今身患癌症,其恶行还殃及家人,他的两个弟弟,一个患肝癌离世,一个锒铛入狱。

俗话说“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希望以此唤醒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人员的良知与善念,别再步其后尘。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律师、明白真相的法官、检察官、公安、及有良知的政法委和“610”人员,帮助营救法轮功学员。

希望更多的人认清江泽民邪恶集团的罪恶,站在正义的一边,善待大法与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及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真诚祝愿:晋城大地佛光普照,明珠生辉。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