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虎林市丁均华遭七年冤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虎林市八五四农场法轮功学员丁均华,二次被非法劳教迫害共二年半,二零一一年十月被非法秘密判刑四年半,在劳教所与监狱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有一次丁均华妹妹看到她被迫害的吓人惨状,受打击在回家的路上昏迷过去。

丁均华结束四年半冤狱于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回家。据悉,二零一七年五月五日,丁均华与法轮功学员韦金鸾在农贸市场发真相资料时,被林业局十多个警察绑架,目前情况不明。

丁均华年纪轻轻就全身疾病,常年的胃溃疡、心脏病、妇女病、风湿性大骨节等疾病使她痛苦难堪,她丈夫是农场医院的内科医师,用尽各种方法,使用了很多好药都没治好她的病,由于长期的疾病,丁均华三十八岁那年就退休了。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丁均华幸运修炼法轮功,半年以后,所有的疾病全都好了,没有使用任何方法医治、也没吃任何药。

一、在万家劳教所的迫害

在二零零零年底,丁均华去北京上访,被本地截访人员截回本地非法关押三个月后,被劳教一年,送往万家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

在二零零一年的正月初八,因为集体炼功,多名警察逼迫丁均华等法轮功学员面对墙站着,不配合的就用电棍电,丁均华被警察抓住头发往墙上撞,结果硬生生拽下一把头发来。

到开春以后,警察把女法轮功学员投到男队去迫害,丁均华被分到五大队,由男犯看管,他们逼迫她做蹲着等姿势,更残酷的是逼迫她坐铁椅子,坐在铁椅子中手脚全都动不了,警察指使男犯逼丁均华坐,连坐一星期后全身浮肿。

另一种迫害是把丁均华的双手捆绑在背后吊起来,脚不着地的吊了一天一夜,被吊得已经不行了才放下来。

二、在哈尔滨戒毒劳教所的迫害

在二零零四年正月十六日,牡丹江铁路的三名警察突然来到丁均华的个体单位,由本地警察等人参与强行把她绑架抓上车,拉到牡丹江铁路拘留所关押后非法劳教三年,送往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迫害逼迫写五书,逼迫诬陷大法,丁均华不听他们的话,他们把她单独带到警官办公室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不让上厕所。被铐十天后,丁均华全身浮肿,在这种酷刑的迫害下,被强迫在五书上按了手印后才放下来。

在此次劳教期间,丁均华丈夫受到的打击和压力太大(当时中共迫害法轮功采用株连政策,单位领导恐吓她丈夫:如果你媳妇要炼法轮功去北京上访,你就回家看着别上班了,丈夫说:我要不干医生了,我还会啥?孩子上大学怎么办?)所以丈夫被迫提出离婚,丁均华不同意而没签字,最后被强制离婚了,家庭就这样破裂了。由于这些种种迫害与打击(又不让学法和炼功),许多疾病又都回到丁均华身上来,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原本三年劳教,结果十四个月就放回家了。

三、四年半的监狱迫害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中午十二点半,牡丹江农垦管局检察院的王立实、八五四农“六一零”头目孙善发,及十几个警察,非法闯到法轮功学员丁均华家,绑架了丁均华。这些中共打手将她抬上车拉走,直接劫持到牡丹江农管局非法关押,直到四月二十三日身体瘦的体重只有八十多斤,才放回家中。

在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早六点,牡丹江农垦管局的三个警察闯入屋中,院中还有许多警察(他们都是翻墙入院的)把丁均华从家中绑架到车上(他们不顾当时家中有八十岁不能自理的老母亲)直接拉到牡丹江农管局的法庭上,非法秘密判刑她四年半,然后把她拉到一个没人知道的小医院,有四名警察看管着(农场和看守所各两名),单独关押在一个房间里,并且把丁均华捆绑在床上动不了,然后注射不明药物,开始每天四、五瓶,后来每天七、八瓶,打了十三天。

到第十四天,即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日,天没亮就偷偷的把丁均华抬上车送往哈尔滨女子监狱,当时她身体很虚弱,精神昏迷,警察怕她死在路上,一路带着医生来到监狱,估计当时情况是监狱拒收,所以她在车上呆了很长的时间,也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交易,最后四个人用被子把丁均华抬进去的,进监狱之前监狱先给她照了相怕以后担责任,就这样他们让犯人抬着丁均华进了监狱。

丁均华被关到最邪恶的九监区(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监区),强制她码小凳(坐小凳),这个很硬的塑料凳子坐时间长了会长褥疮的,逼她码小凳时全屋的犯人都盯着她不让她动,天天从早上五点三十分坐到晚上半夜左右(十一点或两点),并且逼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不看就拳打脚踢。有个犯人叫于淑范,她迫害大法弟子最凶狠邪恶,她指使李淑梅、赵丽娜、李海玲三个犯人包夹丁均华,她们逼迫她按军姿罚站,每天也是从早上五点三十分站到午夜吃饭时都得站着,丁均华不站或站不好,她们就拳打脚踢。有一次她们打丁均华,为了不让她喊出声,就把她的袜子塞进她的嘴里。就这样丁均华被罚站到第二十七天时,腿和脚都肿的发亮了,裤子和鞋子都穿不上了,把裤子和鞋子剪开穿,也不许穿拖鞋,恶徒们是怕她们的恶行被曝光出去。

在二零一三年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归到十一监区,这个监区被称为大监狱中的小监狱。有一次有个犯人叫范秀梅,她指使五个年轻犯人(其中有一个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打手)把丁均华弄到没有监控镜头的屋子里拳打脚踢,说是为了阻止她炼功,在监狱中犯人可以随便打骂法轮功学员,参与迫害的犯人于淑范后来也得了乳腺癌住进医院手术后死亡,应了善恶有报的天理。

四、经济的剥夺和家人的受害

丁均华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后精神和经济都受到了巨大伤害,回到家中一无所有,将近两年的退休工资被扣发了(金额两万多元),亲人受害方面,除了与丈夫离婚外,丁均华母亲受到严重的恐吓和刺激,开始说话变得疯疯癫癫,而后就变成植物人了。

再有一次丁均华妹妹到那个没人知道的小医院看她时,由于看到她被迫害的吓人惨状,受到的打击太大了,就在回家的路上昏迷过去,后来被人救醒。

这三次迫害将近七年的时间(其中两次拘留没写),给丁均华和她的亲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打击实在是太残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