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本溪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本溪溪湖监狱,简称本溪监狱,采用极其残酷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和精神上的摧残,强迫他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在使用酷刑时,恶警叫嚣:“使用的是我们的家法”。二零零七年一月五日,本溪监狱被评为所谓“省级文明监狱”,并被中共树为样板。二零一零年九月,中共“610”(中共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在丹东开会提出:“全国看辽宁,辽宁看本溪。”

本文揭露本溪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几种酷刑。

一、打“沙包” 压凳子

打“沙包”:施暴前给受刑者头套上罩,然后开始毒打;直到被打得精神恍惚、站立不稳、身体不停的抖动,思维散乱、喃喃自语,施暴者叫说什么,就跟着说什么。

压凳子:受刑者的脚和腿被紧缚,胳膊被捆到背后,再把凳子放到后背上,凳子坐上人使劲往下压人的背,使人骨头几近断裂。长时间遭此刑,会致人严重伤残。

原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刘永明,二零零八年至二零零九年二月在本溪监狱被迫害期间,监狱为了强制“转化”他,施暴者先给他头套上罩,然后,开始毒打,同时还被电击;经过五、六天不分昼夜的酷刑折磨,他被迫害的精神恍惚、站立不稳、身体不停的抖动,以致施暴者骂什么,他就跟着骂什么,叫他说啥就说啥。他还被压凳子,脚和腿被紧缚,胳膊被捆到背后,再把凳子放到后背上,凳子坐上人使劲往下压。

二、电刑

高压电击会引起剧烈的刺痛,被电部位的皮肤会烧焦,还能造成神经系统的紊乱,人也可被电流击倒;在强烈电流的刺激下会造成极其难忍的痛苦,人会狂喊嘶叫。一个人受到两三次电刑,便会变得神情呆滞、反应迟钝、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沈阳法轮功学员陈秀被多次毒打、关小号。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本溪监狱对陈秀等法轮功学员长达三天的电击折磨,致使他们遍体鳞伤、无法行走,生活不能自理。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三、脚刨锛

刨锛本是泥瓦匠砌墙时用它来刨砖头的一种工具,一头呈方形,另一头呈扁状,用扁头对着砖头刨,刨出所需形状。脚刨锛具体做法是:施暴者抬腿,脚跟朝后下方突然用力,使鞋后跟边沿猛的跺在受害人的身上,轻者肌肉筋骨损伤,重者骨质凹陷,疼痛难忍。外观很难看出内在损伤。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大连法轮功学员朱本富等十二位学员被从营口监狱绑架到本溪监狱继续迫害。朱本富描述他在本溪监狱被迫害的经历:三大队副大队长赵冶明指使七八个犯人对我拳打脚踢,十分钟后,我全身是伤。又过了一个星期,他又组织一帮重犯,共十二个,把我拖到一楼图书馆里,扒去外衣,坐水泥地上,十二个人分三组,每组四人,轮流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每天凌晨十二-二点,有三个专职打手,王卓、杜新、付才轮流打我,一个打累了另一个上。开始用装满水的大雪碧瓶往头上打,一连砸几十下,伤内不伤外。用三个手指头抠我两个眼珠子,穿着旅游鞋跺胸口,用旅游鞋的两个后跟跺两条腿。两条腿被跺的十多天不能行走,不能蹲下,大小便全都站着。用针夹在筷子里露出大约一厘米往头顶、手背、手指尖扎。用打火机烧我脖子胸前,一连折磨三天三宿不让睡觉。

四、捆刑

二零零四年,原凤城市增压器厂供销员焦林被绑架后,被凤城市“610”劫持到丹东教养院迫害。之后,他又被劫持到本溪教养院继续迫害,为了强迫他“转化”,监狱将焦林两腿双盘用绳子捆上,然后将头压下和腿捆在一起,双手反绑背后,一捆就是两个多小时。

酷刑演示:捆成球状
酷刑演示:捆成球状

五、抻刑

“抻刑”很容易使人的关节脱臼。使用的方式就是把人的四肢分别绑住以大字型向四方不断强力拉开,抻起来,使肌肉撕裂,关节脱臼,有的手和脚的指甲都被拉掉了,苦不堪言。同时把被害人的四肢抻起,身体悬空,然后用小皮锤在身体的各关节处敲打,直到脱节发黑为止。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凤城市法轮功学员梁运成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在诉状中陈述了他在本溪监狱遭抻床迫害的经过:我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下旬被关到本溪监狱。到监狱不久,我就向辽宁省检察院写了申诉状交给了监狱,请监狱邮寄给省高检(因为我们是无法邮寄的)。可是监狱一直搪塞。八月份,监狱以我不穿囚服、炼功等借口将我关进小号,七、八个警察及三、四个犯人强行给我剃光头,套上囚服,把我钉在铺板上,两臂伸直,两只手的手腕分别被两个固定的手铐铐住。两只脚的脚腕被一条铁链钉上,铁链的中间锁在一固定的铁环上。就这么仰面朝上的躺着,天花板上有个不灭的灯和全省联网的监视摄像头。白天播放几个小时的污蔑法轮功的高音喇叭录音。因为这和本溪劳教所相似,所以我意识到,他们想利用这种酷刑逼我“转化”。于是我就绝食绝水反迫害。狱医就指使犯人从鼻子里插管给我灌玉米面粥。三十天后,他们怕我死了,只扣一只手,脚不变。两个月后,生命垂危,他们把我关进监狱医院。由于他们不给我交申诉状,所以我还一直绝食。绝食绝水六十三天后,他们把我转到大连市监狱。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捆绑并强光照射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捆绑并强光照射

这种抻床酷刑与本溪劳教所的抻床相似,同样是睡不着觉,四肢及腰很痛。生不如死!很多在劳教所及监狱被迫害致疯的法轮功学员,可能都是类似的酷刑造成的。身心的痛苦达到了极限!

六、老虎凳、烟头烤

老虎凳:受刑者的双膝被紧紧捆在上边, 小腿下或脚腕下被加垫硬物,痛苦不堪。

本溪监狱把周琳绑在老虎凳上,用胶带把双臂和双腿缠在凳子上,一动不让动,吃饭喝水得别人喂,大小便得别人接;六个犯人白天黑夜倒班。恶人石健用烟头烤周琳的中指,把中指皮肤都烤焦了。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七、拽睾丸 抠眼睛

拽睾丸:用线绑阴囊睾丸往下拽,会使睾丸产生剧烈疼痛、阴囊肿胀,走路时叉着腿得一点一点往前挪。

在本溪监狱,朱本富被犯人,用筷子绑针扎手背筋骨;用瓶装水打头几十下造成昏迷;用脚狠踹腿骨,直至痛得动不了;他们还用三指抠挖朱本富的眼睛,朱本富被抠的眼眶发紫、疼痛晕倒;犯人用线绑住朱本富的阴囊睾丸往下拽,还往他身上浇凉水、用打火机烧等。

八、抻床、关小号、锁地环

沈阳市沈河区法轮功学员刘德服,被绑架到本溪监狱迫害,遭抻床、奴工等迫害。在狱警宋群安指使下,多名犯人对他进行毒打,头被打破缝了21针后,被关小号锁地环;刘德服出现严重头疼、眩晕,走路不稳,被医院检查出脑梗、心梗、脑水肿、高血压,被犯人监视强制做长时间奴工;血压达到260/140mmHg,在老残队还遭受绑铁椅子、老虎凳的酷刑。

酷刑演示:铐地环
酷刑演示:铐地环

九、浇凉水

浇凉水:在寒冷的冬季通风处,把衣服扒光,用冷水长时间往身上浇,致使身体颤抖、麻木且疼痛。

在寒冷的冬季,打开门窗,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于俊被扒光衣服,用冷水长时间往身上浇,名曰“淋浴”。此刑造成于俊全身关节红肿,生活不能自理。

酷刑演示:泼冷水
酷刑演示:泼冷水

十、坐小凳

坐小凳:人长时间坐在小木凳上,臀部皮肤被硌破,致皮肉溃烂。

抚顺市清原县清原镇政府退休职工高财,被劫持到本溪监狱后,监狱为使他放弃信仰,每天被强迫他坐十五公分长,十公分高,五公分宽的小木条凳,从早上五点半至半夜十二点,十八、九个小时,额头离墙十公分,不准活动、闭眼、不准上厕所,吃饭时间不得超过十分钟。

中共酷刑示意图:坐小凳

几天后高财屁股被硌破,血水粘在裤子上脱不下来,两腿及后腰疼痛难忍,汗水把衣服都湿透了。

十一、劈胯(劈腿)

劈胯:暴力强迫性的将人的双腿掰直,会让受害者十分痛苦,很容易伤及韧带,造成髋关节骨头脱位。

大连法轮功学员陈明慧,遭绑架时,股骨头被警察打成粉碎性骨折,靠拄拐行走。被劫持到本溪监狱继续迫害,监狱还要将陈明慧两腿掰直,强迫其跳跃。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