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先驱报》:“活死人”—中共强摘器官内幕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新西兰明慧记者编译报道)《新西兰先驱报》(New Zealand Herald)是新西兰发行量最大的日报,六月三日发表了一篇题为《“活死人”:中国囚犯被处死 器官卖给外国移植患者》的深度报导,披露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中国良心犯等人群在中国被强摘器官的内幕,引发主流社会关注。

'图1:中共强摘器官模拟演示'
图1:中共强摘器官模拟演示

文章说,对很多人来说,器官移植手术是生与死的区别。

对需要进行器官移植的人而言,等待医院电话、获得匹配的器官是极其折磨人的经历。有时候,在电话响起之前,病人就已离世了。

快速增长的人体器官黑市在一些国家出现,包括印度和巴基斯坦。研究人员说,中国是世界上最为猖獗的非法器官交易的摇篮,并且是“器官旅游”的首选目的地。

一些国家的病患由于等待器官的时间长于预期寿命或因费用高昂而绝望,于是,他们选择了以器官移植为目的的海外旅游。

研究人员表示,“捐献”的器官通常从因宗教信仰、政治观点或不同的文化取向而被关押的死刑犯身上获得。

很多中国囚犯在没有解释说明的情况下,在狱中曾被体检,以检测器官是否适用于器官移植。

一位进行了器官移植的病患表示:“他们称这些人是活着的死人。”

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子告诉美国公共电视(PBS),十一年前,他患有晚期肾脏疾病,他后来到中国做了器官移植手术,花费了一万美元。不到一周内,他在中国获得一个新的肾脏。他说,在加拿大,如果他在等待名单上登记排队,没等排到就会死去。

强摘器官依然在中国发生

二零零五年,中共官员承认他们从囚犯身上摘取器官,并承诺进行改革。

据地方当局和中共国家媒体报导,在接下来的几年,有数名医生涉嫌在私人诊所进行非法器官移植而被捕。

根据密报,河北省巴州市逮捕了三名医生,他们当时正准备从一名男子身上摘取器官。当地一位警察在二零一一年将这一消息告诉了法新社。

二零一三年,中国器官捐赠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告诉医学杂志《柳叶刀》说,中国超过百分之九十的移植器官依然源自死刑犯。

中共二零一四年宣布,将停止使用死囚器官,过渡到自愿器官捐献系统。

但是几个报告指,这一行为远未被废除,有证据显示其还在继续。

三位调查员伊森·葛特曼、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最近发布了一份研究,表示中国每年进行六万~十万例器官移植手术。

中共公布的数字是每年约为一万例,而且中国刚刚起步的自愿器官捐献系统无法对器官来源作出解释。

“他们(中共)说,合法的器官移植手术是每年约一万例,但是,研究二家或三家最大的医院,我们可以轻松地算出高于中共的数字。”麦塔斯说。

“数字的差距令我们得出结论:法轮功学员被虐杀的人数远高于我们原先估计的数字。”

调查员表示,很多器官供体来自良心犯,主要是遭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有的也来自维吾尔人、西藏人以及地下基督教人士。

报告指责中共继续大规模屠杀无辜的人民以获取器官用于移植。

“我们访问了那些被监禁过,后来出国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被系统地进行验血和器官检查,检查的类型只与移植相关,目的不是为了健康,因为他们在狱中遭受酷刑。”麦塔斯说。

澳洲新闻网去年访问了六位因信仰而在中国被监禁过的中国难民。他们报告说,在狱中遭受过酷刑并且接受过体检。

带着囚犯肝脏回国的澳大利亚人

在中国,对器官移植的需求远远超过供给,中国人口超过十三亿,为非法人体器官交易打开大门。据此前的官方媒体报导,在中国,一例非法器官移植手术需支付一万五千美元。

而在美国,一例肾移植手术平均要支付十五万美元。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是免费的,因为政府买单。但是,等待的时间可能很长,对有些人来说太长了。

澳纽透析和移植登记处(ANZDATA)表示,至少有五十五名澳大利亚人在二零零六至二零一五年期间前往海外接受肾脏移植。该数据不包括肾脏之外的其它器官移植,如肝脏。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澳洲的查普曼(Jeremy Chapman)教授在澳大利亚的医学杂志中强烈质疑中共的器官移植计划。他说,中共“在国内监狱和医院进行(器官强摘)行为的同时,不能进入公民社会的全球社区”。

查普曼教授还引用澳洲一位医生的话表示,一位华裔病人告知这位医生,“明天我不能再来透析了,今晚我必须要去搭飞机,因为他们明天就要杀死供体”。

葛特曼告诉澳洲新闻网,器官旅游需要停止,“有必要终结这种大规模屠杀”。

“以色列、西班牙已经禁止器官旅游。这需要勇气。所以,这样如何呢:澳大利亚人不再去中国进行器官移植,带回来一个从政治犯或宗教信仰犯人身上摘取的器官?”

澳洲参议员被鼓励前往中国进行非法器官移植

澳洲参议员Derryn Hinch表示,在被告知只有十二个月寿命可活后,他被鼓励到中国进行器官移植。

去年十一月,Hinch告诉议会:“几个月来时间滴答作响,看起来没有机会获得新的肝脏,中间经历了一两次虚惊。墨尔本的一位高级商人告诉我,下周可以去上海,花十五万元买一个新的肝脏。”

“我推测他们可能是要执行一个行刑令。在道德上,你怎么能移植这样的器官来延长你的生命呢?这些年来,有一些知名人士购买器官用于移植,但是我谴责中共的做法。”

“在中国,他们把你弄死。”

“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DAFOH)对中国受国家许可的摘取良心犯器官行为的报告进行了系统性的研究。

该组织的澳大利亚发言人Sophia Bryskine表示,他们“尤其关注中国,因为在世界上,中国是唯一系统性的国家许可的强摘器官继续大规模发生的国家,并且是国家许可的水平”。

Bryskine博士说:“没有正式的法律禁止这种行为。”“实际上,一九八四年的条款依然有效,允许死刑犯是器官捐献者──这直接违反国际规范。”

纽约大学医学伦理学系创始主任亚瑟·卡普兰(Arthur Caplan)对中国的器官移植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美国或者欧洲,你必须要先死亡,才可能成为器官捐献者。在中国,他们把你弄死。”

作者无法联系到监管器官捐献的中国国家卫生和家庭计划生育委员会就此事发表评论。

美国“对华基金会”估计,二零一三年大陆约有二千四百人被判死刑。中共将死刑犯人数视作国家秘密。

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刽子手

中共一再拒绝透露每年有多少人被执行死刑。

大赦国际在二零一五年的报告中指,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刽子手。

该人权团体说,获得中国死刑犯的确切数字是不可能的,但是据信,数字以数千来计算,超过所有其它国家的总和。

大赦国际还说,自从中共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来,“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任意关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