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同修惜法缘 整体助师世间行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我于二零零四年九月幸运的走入大法修炼中,因机缘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回到老家县城,溶入当地助师正法洪流中来。

一、放下自我观念 整体营救同修

诉江以来,本地有不少同修被不同程度的骚扰和绑架迫害。其中一名同修A去年和今年两次遭绑架,其妻去年也被绑架到市看守所,出来时又被几次非法骚扰,甚至被迫按了手印、脚印。

A同修与我合作过二十多天,该同修流离失所达六年之久,有怕心和很强的争斗心、干事心、显示心、看不上人的心、色心、执着于当协调人的心等,我多次提醒他,建议他先放下心多学法,少做事,可他说:这是他的使命。

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不助长同修的干事心,我断了和A的合作,目地是为了让同修能够冷静下来,真修、实修。当去年春天,A再次被绑架,刑事拘留通知被送到其妻手中,其妻同时也被当地国保叫到派出所非法审讯真相资料来源。

因A同修几次被非法关押迫害,给家人和当地同修带来很多负面东西,大家不但没有信心营救他,而且怕心更甚。其他同修来找我协商营救其,说实话,我对A同修的不听劝告,只想做事,不想修心很有人的看法,但当我学《洪吟四》时,师父的法“除尽邪恶才罢休”[1]打入我的脑中来,我知道我还得听师父的话,和同修们积极营救A,不仅仅是营救同修,更重要的是解体邪恶,包括最后必要时请律师。

当晚赶紧完成手头的事,排除干扰,马不停蹄到同修家通知帮助A同修发正念。巧的很,到同修家时正好有几个同修准备到另一同修家参加其子的婚宴,我们当时达成共识:通知参加婚宴的同修(基本都是联系人,师父帮了我,不用我再奔波了),不准邪恶迫害同修A,不管同修有何不足,自有师父管,邪恶不配迫害。

当我们正念一出,其实在另外空间已经解体了迫害同修的邪恶。

第二天一早,我和另两个同修火速赶到本县最偏僻的乡镇—A的老家,恰巧碰上其妻在赶集,我们鼓励她到当地派出所要人,并且通知本村和A相关联的同修都要形成整体帮同修发正念和向内找,邪恶就会自灭。其妻当时怕心很重,连给本村同修通知都没有信心,很有些消极无奈和承认了邪恶迫害。可当我们往回赶时,正好碰到本村一同修,她虽然害怕,但毕竟是大法弟子,一说让她帮着通知发正念,她立刻答应了,那一刻,我感到了整体的力量。

紧接着,我们一路发着正念到了派出所,其实一路上我除了一遍一遍的请师父点化和加持外同时也冒出来负面思维:如果A妻到了派出所,被非法扣留怎么办?那岂不是不必要的损失吗?如果真是这样,我怎么向同修和她的家人交待呢?我是要对这件事情负责任的;要不就让车子找不着派出所,也许是我的负念的作用,同修问了好几个路人,都没有找到派出所。感谢配合的同修没有放弃,我意识到是自己的念头不正,不是任何时候都信师信法吗?同修不是有师父看护吗?想到这儿我马上清除刚才自己不想找到派出所的不正念头,很快派出所到了眼前。

進去前,A妻还很胆怯的问我们:“我怎么说呢?我找谁呢?”可一到门卫里面,就看见曾绑架她的两个警察,好像在等着她找似的。在师父的呵护和同修的正念加持下,A妻义正词严的责问:我来要我丈夫,你们把他弄到哪里去了?警察愕然,没有想到她敢去要人。其中一警察说:他在国保,不关我们的事。“你们为什么抓他?”“谁让他发资料。”“他发资料你看见了 ?他一天不回家,我就天天来要人!”警察被问懵了,以致无语。我亲眼看到進派出所前和出派出所两个完全不同的同修,一个是被邪恶吓怕了的农村家庭妇女,一个是被师父加持去掉了怕心的大法弟子。从派出所出来,所到乡镇一路继续通知,同时到同修家整体发正念,为下午到县城国保要同修清场。

下午两点半,我们在公安局门口发正念,A妻有了上午的突破,正念更强了,跟把门的两个警察讲真相。当我针对公安局警察发正念时,突然感受到他们很可怜,我落下泪来,觉的自己还不够慈悲,他们也是师父的亲人,也是需要我们救度的众生,是因为我们修的慈悲的能量不够,没有善化了这些特殊岗位的生命,应该尽快的修好,而非是人的对立。悟到,我立刻改变发正念的内容,和分管迫害的国保副大队长T及相关参与迫害的生命的元神沟通:我是大法弟子,我以神的状态和你们沟通,你们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希望你们元神明白的一面立刻同化大法的美好,善待大法、大法弟子,赶快让我的同修回家,在未来的大淘汰中,我师父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否则大法慈悲也同时威严,继续做恶的立遭现世最大恶报!分管迫害的副大队长T(T自己曾称一只黑手,迫害了本地一千多个大法弟子)没在,我们不放弃,继续让值班的警察联系T。时间不长,T回来了,一看是A妻,很吃惊的说:“我以为是你女儿来了,没想到是你,知道是你我就不回来了。谁让你不配合我(指A妻不配合说出真相资料来源)。”A妻问:“我来要我丈夫,什么时候回家?”T说:“还得研究研究,日子还不到”。在我们的正念下,本地十几年来参与迫害最恶的警察没有恶起来。

第二天我们又乘胜追击,鼓励A的两个女儿都去要父亲。可喜的是,通过营救父亲,从小学四年级得法,迫害后再没有学法的二女儿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

在随后的几天,A妻都去要人。同修们都坚持发正念,包括我,每天最少给A发一到两个小时的正念,反反复复和A的元神沟通:同修你一定向内找,解体邪恶;一定要正念正行,一定要零口供、零签字!果然一个月A同修临出看守所的时候,十几个警察围着他,强迫他签字,A同修不配合,做到了零口供、零签字,当时他坦荡出来的。一瞬间,他感到那十几个警察都被定在那里了,一动不动。在邪恶之首控制的本地,迫害一直很厉害,能做到零口供、零签字,也属难得。

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当我们真正形成整体的时候,当我们放下自己的观念的时候(特别是我每天帮同修发正念的时候,想起同修的不足,会影响发正念的效果的,当这个时候,就想起师父的话:“除尽邪恶才罢休”[1]。同修不符合法,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得放下自我的感受,我得顾全大局,我得符合法),当我们整体达到正法的标准的时候,师父就会给我们做主,师父就会解体旧势力的阴谋,同修就会很快出来。感谢师父给我去怕心提高的机会!感谢同修的积极协调和配合!

二、助同修一臂之力 自我更上一层楼

本地自二零零八年资料点被整体破坏之后,真相不干胶和真相条幅七、八年来一直空缺。自诉江后,师父点化本地整体如果是一辆大车的话,大车的前轴一直断裂(指不干胶和真相条幅),需要重新焊上。

就在我为此事和同修不断切磋,去除怕心(同修担心挂条幅,会被邪恶发现),寻找做条幅的“人才”时,陪我找人才的G同修说:我做就行。原来G同修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后,一直不算精進,以前他专做条幅,我刚和他接缘几个月,并不知道。是因为他太太同修病业假相,我和她一起学法才开始接触的。后来我们四位同修共同把条幅机买来、调试好,做出了质量很好的条幅,也算是补遗拾缺,圆容师父所要吧。

在这个过程中,我深刻体会到师父什么都知道,一切都是师父慈悲安排,做条幅的人才师父早就给安排在我的身边,我和同修只是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接缘、完成史前誓约而已。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师父不断推着我和几位同修(特别是技术同修)一年来奔波在各个乡镇,拾遗补缺,给迫害厉害的乡镇资料点空白的地方开花。其中有一例,深刻感受到是师父的慈悲安排:

我刚到迫害比较厉害的某乡镇同修家之前不到五分钟,另三个同修也刚到,其中一对是夫妻同修。我看他们似曾相识,还以为在一起学过法呢(其实是历史上接过圣缘,之前并不相识)。当我和女同修说:“每个大法弟子都要走出一条证实法的路来,你们能否开朵小花?”她说:“我前天刚刚辞了职,以前忙着赚钱(是后得法的同修),感觉再这样下去,就荒废了修炼,正想做点证实大法的事,好好归正归正呢!”男同修当场也学起了安装新唐人。很快在技术同修的配合下,在这个空白的小镇上盛开了一朵小花。这对夫妻同修在新唐人和真相资料方面做了很好的补充。我深深的感叹:真是“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2]以前这个乡镇的技术同修和做资料的同修都被迫害的很厉害,有的至今还在监狱里,同修们怕心都很重,严重干扰了本地众生的救度。可是师父有的是办法:还有后得法的,后来居上,谁也干扰不了救度众生!真是“佛法无边”[3]啊!

师父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4]我很赞同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一日同修的交流文章《谈大陆学员是否该有“总协调”角色》中所说的“大陆‘总协调’都应主动退下来、脚踏实地讲真相。”我也看到周围以前能讲和会讲真相的协调同修,现在都隐到幕后去了,要么做资料,要么做协调,真的在面对面讲真相上是很大的损失和遗憾。其实我和技术同修到乡镇去建资料点和推新唐人,应该还是本地一种证实法不够成熟和独立的状态,我想这也是暂时的。我想还是要谨遵师父教诲:“讲真相的第一线。”[5]这些年我在师父的加持下,坚持讲真相,大约劝退万儿八千人吧,与做的好的同修还差的很远,带动不会讲真相和怕心重的同修出来面对面讲真相也是当务之急!

半个月前,我和一乡镇的一对夫妻同修连续赶了四个大集,在师父的加持下,共劝退将近二百众生,并带出三个不敢出来讲真相的同修会讲真相了。在这过程中,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同修的无私配合,形成整体的威力!

三、扩大胸怀容同修 唯恕方能成德

在和同修配合的过程中,难免发生矛盾,怎么对待和化解这些矛盾,是我扩大心胸,提升自己的不可或缺的一环。当然这很难,很是剜心透骨。感谢慈悲的师父,给了我写交流稿的机会,我几个月来一直纠结的东西放下了,就在我写交流稿的第一段时,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我真的该扩大胸怀了,真正的理解了同修,真正的从心里原谅了同修的错误。

写到这里,我感到汗颜,为没有及时归正自己,没有听师父的话而内疚。

有一个技术同修在配合的过程中,很是让我苦恼。该同修平时让同修们给惯的也是很有些“恃才放旷、恃宠生娇”,一般同修不敢惹。

在和他接触的过程中,虽然我也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争斗心、不平衡的心、求回报的心、当头的心、控制别人的心、妒嫉心,对同修的情等,也知道师父点化,要宽恕对方的错误,可总还是有点耿耿于怀,很不想和他再合作。

今天写到这里,才感到自己的狭隘,自己的嫉恶如仇,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师父让我明白唯有宽恕才能成为大德之士,宽恕是一种大智慧和高境界。谢谢师父帮我拿掉了那些不好的物质,今后还是要放下自我,和同修配合好,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让师父欣慰!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八月十五随笔〉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