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承受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三日】大法弟子都知道,师父为救度众生承受了无边的业力,身体受到很大的伤害。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应该怎么看待,怎么对待师父为我们的承受?

看到师父的承受,我们应该珍惜师父为我们的付出,在修炼中更加精進。但是有的大法弟子没有做到应该有的精進状态,没有悟到自己身为大法弟子承担的重大历史责任,很多大法弟子不珍惜师父为我们开创的这万古机缘,在师父用血与痛延长的时间里还在贪恋和享受着人中的安逸和幸福。

在我写这篇文章期间,自己还会有时不能有效的做好大法的事,在困魔和懒惰之心的作用下,浪费了很多宝贵的时间,心中真的感到很愧疚,也不断的告诫自己:一定要保持精進如初,不能懈怠。

师父说:“大家知道耶稣来到常人中度人的时候,他要为人吃苦,他最后被钉在十字架上,你们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你们只是知道犹太宗教干了这件不好的事。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它是有另外的因素在。要是象你们刚才讲的这个思想,大家想一想,那耶稣既然那么大的本事,白人的天主是他的父亲,那么他想做什么不就做什么吗?还费那么大劲在地上劝说着人们做好事呀,告诉人们这些真理呀,还替人承受着那么多的痛苦呀,当时还受着其它宗教的压制和破坏呀,他何必这样呢?就是说,他虽然有那么大的本事,他也得去把人心搞好才能度了这个人。如果你们在座的,你们哪一个人自己不能使自己的心性在修炼中达到圆满,我也是没有办法。我能给你讲法理,我能帮你演化功,我还能替你消一部份业,我还能保护着你,我还能够给你做许许多多你不知道圆满中和圆满以后所需要的一切。但是你那颗心要是不动,你那个心要不提高,这一切都不算数。这就是我讲的人心要不动,佛也没有办法。”[1]

从师父的讲法中我悟到,师父叫我们看到师父的承受,也是在启发我们的心,精進实修的心,不辜负师尊慈悲苦度的心。但是,有的大法弟子不能够正确看待师父的承受,看到师父承受的表现时,动的那一念不是感恩、不是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不是下决心修好自己,而是怀疑,对师父的正信动摇,甚至走向反面,给旧势力干扰师父提供了“可以考验大法弟子”的借口,从而肆无忌惮的持续给师父制造麻烦,不放弃对师父正法的干扰。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很多大法弟子没有悟到在正法中自己还有卫护大法的责任。在发正念中,清除对自己的干扰想的多,而对清除对师父的干扰想的少甚至没去想。把师父的承受当作理所当然、就是应该这样。

师父在《瑞士法会讲法》中说:“大家看到了,有很多人都来学这个法,将来会更多。那么你们知道要修炼,这些事情都得当师父的来做。可是我跟他们又不同,因为耶稣也好,释迦牟尼也好,他们毕竟是在小的范围的觉者。我不在宇宙之中,所以我能够解决不同层次、不同天体宇宙中的不同生命的事。我说我度人并不是真正的目地,但是它是其中包含的一层生命,是我要救度的一层生命。实质上我自己并没有难,我并不是修炼。我这里所碰到的麻烦,很少体现在常人这边,但是也有体现在这边的,多数都是你们不知道的。我能够解脱这件事情,是因为我不在其中。我不会象他们那样解脱不了,我能解脱得了,但难度非常之大,是你们任何生命都不可想象的。我能最大限度的放弃我所有的一切,所以我能解开这一切。(鼓掌)

  刚才提到这问题,我顺便再加重的说一句,我身边经常有一些学员跟着我,在各地也有一些负责人、站长或者是其他负责人,你们要明白一点:你们所碰到的一切事情都是在过关,可是你们不能代表师父。任何事情你们都要知道是我参加了这件事情,你们就要站在我的角度上去考虑这个问题。这是你们以往忽视的问题。说给我制造了麻烦,那就是针对这个法的破坏。所以这和你们过关是完全不同的。这绝不是师父在修炼,或师父在过关,而是真正针对法和宇宙的破坏,所以是不能够等同的,这一点一定要清楚。在我处理问题的时候,我会把它当作真正的魔去对待,而你们不行!你们碰到任何事情都是对你们修炼有直接关系的,所以你们都得把它当作是修炼,都得找自己的原因,这是截然不同的。”[2]

在学法中我悟到,虽然很多对大法的干扰体现在对大法弟子的干扰中,以及体现在对大法弟子所做的证实法的项目的干扰中,发正念清除这些干扰是必要的。但是,也有的是对师父的直接干扰,对师父正法的直接干扰,对师父参加的事(例如神韵演出)的直接干扰,对这方面的干扰,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正确的认识,在发正念中意识清楚,意念坚定的清除这种干扰。这也是我们大法弟子常说的“助师正法”的一个内涵吧。

师父在《正念的作用》经文中写道:“为了减少对大法以至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我才叫弟子们发正念,清除它们对正法有意的破坏,从而减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应该承受的,同时救度众生,圆满大法弟子的世界。”[3] 明慧编辑部在关于发正念的文章中明确提出发正念要铲除“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4][5][6][7],可是,发正念中减少对大法的迫害,清除对正法的破坏,以及铲除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这关键的一点却被一些大法弟子忽略了。我在发正念中也感觉到,有时很难集中精力想“铲除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思想很容易就被别的念头带走了。

有一篇交流文章谈到一件事,说“有一次师父的法身带我到了一个古代城楼下面,我看见在城楼上面站着一个人,城楼下站着黑压压数不清的人,他们正拿着弓箭往这个城上站着的人身上射箭,这个人浑身插满了箭,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跑到城楼上就去问这个人:你这么大的本事你就不能躲躲?这时这个人回过头来看着我说:你看看我是谁?我一看原来是师父,我顿时哭了。师父说:不能躲呀,我这是在替你们还债呀!原来是师父在替我们承担罪过呀!”

文章没有就这件事继续写下去,不知道很多读者读到此会有什么想法。当我看到这里时,我脑子里的第一念就是:不允许他们向我师父射箭,我要遇到这种情况就要立刻站到师父身前挡住那些箭。当我发出这一念以后,打坐中腿疼的非常厉害,简直感觉承受不住,非要把腿拿下来不可。可是我就是要坚定这一念,坚决不拿下来。后来悟到还应该发正念清除那些向师父射箭的邪恶,这宇宙中任何生命都是师父、是大法创造的,谁也没有理由没有资格向创世主射箭,所以就发正念铲除邪恶。感觉那一次打坐消了许多业,也提高了自己的忍耐力。我也感觉到,我之所以打坐能够坚持到底,能够承受得住业力和那些来加重迫害的因素的猛攻,是因为师父在加持、在看护。

总之,我的理解是,当看到师父的承受时,不能认为是当然、是必须、就是应该那样。面对师父的承受,大法弟子应该珍惜师父的慈悲救度,应该向内找自己心性上的不足,应该想自己如何在修炼上更加精進,同时也要发正念清除对师父对大法進行干扰和破坏的一切邪恶,决不承认邪恶以任何借口对师父和对师父正法的任何破坏,坚定的卫护师父,卫护大法。

由于本人对法的理解有限,不足之处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 《欧洲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 《瑞士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 《精進要旨二》<正念的作用>
[4]明慧编辑部《发正念》明慧网2001年5月25日
[5]明慧编辑部《再发正念》明慧网2001年5月29日
[6]明慧编辑部《固定时间发正念》明慧网2001年6月2日
[7]明慧编辑部《关于发正念》明慧网2001年11月26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