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二十年 前后两重天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初得法,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年了(编注:本文成文于二零一六年),今年七十五岁。四十年前我得了一场病,一病就是二十年,真是苦不堪言。二十年后我喜得大法,在大法中修炼重获健康,明白了人生的目地意义,快乐无比,两个二十年,前后真是人生两重天。

顽疾纠缠二十年 苦不堪言

人总会得病,然而这场病对我来说来得太早,时间太长。那时我才三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事业有成的关键时刻。我是一名军人,得病前在三九天我带着三个连队徒步行军近百里参加农田基本建设,回来后不到一个月,一天早晨醒来感到头晕目眩,当时也没当回事,继续带病坚持工作。一个月后病情加重,不得不住進医院。我自己感到虚弱无力,有时走路都困难,可是医院却查不出大病。最后诊断为神经衰弱,胃肠功能紊乱。

疾病能折磨人,也能教育人,有病了我才切身体会到健康的重要和宝贵。躺在医院里,想着年轻的妻子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女,我的心情非常沉重,心想早知这样何必结婚生子,这要有个三长两短不是坑人吗?在病魔面前我才认识到,有了健康身体才能养家糊口,才能有心情享受大自然的美好,才能干出一番事业去回报社会。健康才是人生最大的财富,否则人得了病自己痛苦,家人也跟着操心,有多少人因病而倾家荡产。我对平安即是福有了新的认识,我想今后再也不去争名争利了,只要身体好。什么穷富,什么官大官小,都无所谓,有个好身体叫我种地都快乐,疾病让我变的成熟了。

我知道我的病只有找中医才有希望,我交了许多中医朋友,自己又买书看,我都成了半个中医了。二十年来,药汤不知喝了有几缸;熬药的罐子不知换了多少个,我一边带病工作,一边四处求医问药,其中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患病时,正是我国气功由盛到衰的过程。开始我对气功并不相信,有病乱投医,正象师父讲的那样:“他要得了病到医院去看,西医看不好了到中医去看,中医也看不好了,什么偏方也看不好了,这回他想起气功来了。他寻思:我去碰碰大运,看看气功到底能不能治我这个病。他很不情愿的来了。”[1]我就属于这种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开始学练气功,学了几种也没多大作用。

一九九一年,有位朋友教我一套家传道家功法,这次我下决心好好练,半年时间身上有感觉了,这就增加了我的练功信心,加大了练功力度。八月的一天,我的天目突然开了,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耳朵能听到另外空间的声音,我能用意念和它们对话,当时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我终于练出功来了,害怕的是另外空间的生命让我干这干那的。这样分别在九一年、九二年和九四年在我身上出现了三次不正确状态(以后才知道这是附体上身),每次它都能让我在几分钟内失去理智做出一些不理性的举动来,使我就象精神病人一样丢人现眼,而且那种刀砍斧剁等各种刑罚就象真的一样,在我身体上感同身受的发生着。最后我实在承受不住这种压力而自杀未遂。我流着眼泪仰望苍天问:我犯了什么大罪,让我遭此大难?

我出生在山东一个穷苦农民的家庭,小时候差点饿死,长大了从农村到城市,当过工人又当兵。我为人正直善良,勤恳工作,从一个普通士兵成长为县团级干部,在世风日下的社会里,我基本上保持和坚守了自己做人的本份,我问苍天为什么对我如此不公,二十年来让我承受病痛的折磨,现在又雪上加霜,让我在精神上、在人格上受此奇耻大辱,这让我如何开展工作,有何脸面见人,真是有口难辩,有苦难言,我又能怨谁呢?

我双手合十,求释迦牟尼佛救救人类和我,我看到在我家上空的天上出现了似是释迦、老子、观音等圣者的云朵形状,他们给我一种信息是对我的请求无能为力。我又请求外星人帮助,天目中看见一棵树上落了一只乌鸦,这使我很失望。我求谁呢?我心中突然生起一念,遂双手合十,虔诚的请求:宇宙中最古老最古老最大最大的佛来救救人类和我。不一会儿,我感觉到有一圆盘飞到我的小腹部位不停的旋转,然后又飞到胸前,再飞到天目处旋转,前后约有一分多钟。我看不到圆盘但好象能听到他旋转的嗡嗡声,神奇圆盘转动时我感到特别舒服,头脑越来越清醒。折磨我的附体无影无踪了。是这个圆盘救了我。

修炼大法二十年 身心乐无边

附体上身差点要了我的命,从此我对无神论产生了怀疑,静下心来开始反思,是谁在害我?是谁救了我?气功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生老病死?人的生命从哪来,到哪去?人生的目地意义是什么等等,一连串的问题说不清道不明。我这个人有个犟劲,在哪里跌倒了,要在哪里爬起来,我很赞成科学家钱学森先生说的:气功将导致人类的一场科学革命。我要研究气功,我要追它个水落石出。当时我是地区气功协会的负责人之一,利用这个条件我走访气功院,拜访军内外的气功师,走访念佛堂,买气功书看,经过调查,我发现气功界也是鱼龙混杂并非一块净土,他们被这个社会污染的也很厉害。我想到有低必有高,有邪必有正。我要找到最高最好的师父,最正的功法,我在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一九九六年初,一位朋友为我带来一本《转法轮》。读完这本天书,我的心情非常激动,久久不能平静。当时就感到这个大法太好了,太正了。他回答了我人生当中许许多多百思而不得其解的问题。真象醍醐灌顶、茅塞顿开。这就是我要找的功法,这就是我要找的师父,我要永远做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读完《转法轮》后,过去怨天怨地的委屈心情一扫而光,因为我明白了。人有病是业力所致,是自己生生世世做了不好的事欠下的债。附体上身是因为自己求治病、求功能,自己的心不正才招来的。我明白了人的肉身是父母所生,而真正的生命元神是从天上来的,是不灭的。我明白了真、善、忍是宇宙中的根本大法,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我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特别是中国人,都是为大法而来的。只有修炼大法,同化大法才能返回自己的天国世界等等,师父用人类最浅白的语言,把宇宙中高深的法理告诉了我们。法轮大法是科学,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迷信和说教。

有一天,我学法在读到法轮图形时突然悟到,一九九四年我求的那位最古老最古老、最大最大的佛不就是李洪志大师吗?是师父用法轮清理了我身上的附体救了我的命,这样的大恩大德何以为报?我太幸运了,有这么伟大的师父,这么好的功法,我一定好好修炼。

我知道有了这个大法,中国人有救了,人类有救了,宇宙有救了。我要尽快的洪传大法让更多人得法修炼,脱离苦海。我和过去一起练气功的两个朋友,三人成立了学法洪法小组,一方面向周围的朋友洪扬大法,一方面寻找省市的大法辅导站。在师父的安排下过了新年就找到了市总站,在他们的帮助下,成立了地区辅导站,我们三个也成了这个站的负责人。全区从无到有,大法很快的传开,炼功点很快遍布全区城乡,到处都能看到大法弟子的身影,到处都能听到大法的音乐声,真是谁修谁得福,好人好事层出不穷。

法轮大法修炼一开始,师父就要求我们要改掉不良习惯,例如不能杀生。我过去是区钓鱼协会的负责人,每年钓鱼杀生不少,把杀生当作自己一大乐趣。修大法后立即停止杀生,把渔具送人。大法修炼要求不能抽烟喝酒,因为原来我就不喜欢喝酒,所以说戒就戒。但戒烟就难了,我是政工干部出身,经常写材料要抽烟,烟瘾很大。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是抽烟,晚间最后一件事还是抽烟,我家的墙都叫我抽烟熏黑了,过去多次想戒都以失败而告终。这次在师父的帮助下没怎么费劲,真把烟戒了。这三点要求是大法弟子起码要做到的。

法轮大法不是用来给人治病的,但是对真修弟子师父要给你净化身体,通过学法我明白这个道理。虽然我带着有病的身体走進大法中,但我不求治病,通过学法炼功,我身体的改变可以说是枯木逢春,返老还童。折磨我二十年的眩晕症和胃肠等疾病不翼而飞,扔了药罐子,重获健康。二十年来再没吃过中药西药,为国家节省了十几万元甚至更多的医疗费。过去灰头土脸走路都困难,现在红光满面,扛百斤粮食上楼,骑自行车到农村赶集百八十里路不觉的累,我这个已经七十多岁的人现在耳不聋眼不花,身上有使不完的劲。人老了有个好身体,自己幸福儿女省心,我的前后变化让儿女们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法轮大法就是好!

谢谢师父的佛恩浩荡!

弟子叩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