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法来归正自己 去掉对情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在一起交流时同修说:“最难放下的是情。”当时我不那样认为,我感觉我没有什么情,可实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让我感觉到修去情的确艰难。

在中共对大法的迫害中,我被中共非法劳教一年,受尽折磨,也没有改变我修大法的心,然而回来后,精神上的折磨不亚于肉体上的折磨:丈夫不但有外遇,在我没有被非法劳教之前就有,我根本不知道,后来他和多个女人有染。还迷上了炒股票,打麻将,吃喝嫖赌样样俱全。我从心里讨厌他,不愿意理睬他,怨恨他,说话跟他没好气。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不符合真、善、忍宇宙法理,但是就是跟他善不起来。

去年阳历年的晚上,刚下过大雪,天气很冷,我出去打真相电话,忘了带钥匙,给他打电话打不通,他关机了。我等啊、等啊,也不见他回来,在街上一圈一圈的走,这大过年的,上谁家去啊,不愿给人家找麻烦,从晚上八点多一直等到后半夜一点半,他回来了。

我都不愿瞅他一眼,泪水不由自主的流出来。我跪在师尊的法像前,哭着说:“师父啊,帮帮我吧,帮我去掉这个情吧,我太难受了,我不要这个情。”我想到了离婚,离婚不符合大法弟子的心性,他能和我成为一家人,那他就是一个缘份很大的人,我不能把他推出去,毁了他。

一天他的一个朋友到我家,看到我说:“你怎么瘦了?怎么瘦成这样?”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一边哭一边跟她述说,委屈的心、怨恨心,争斗心,全暴露出来了。不但情没放下,还有利益心,认为自己大半生辛辛苦苦挣的钱,都让他倒搭了,太委屈了。

有一次,他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写的很肉麻,我看到后,气的跟他大喊起来,结果嗓子两边起了一个大疙瘩,老是打隔,我知道被邪恶钻空子了。

自己已经修炼二十年了,是个老弟子了。在劳教所,面对酷刑折磨都没有屈服,难道就被这个情拖下去吗?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我就开始大量学法,背法,法理逐渐清晰了。

师父说:“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情是常人中的东西,常人就是为情而活着。”[2]

既然情是常人中的东西,我为什么抓住他不放呢?他一回来晚了我就疑神疑鬼,几次做梦都梦到他和一个漂亮女人在一起,是我的心没有放下啊?向内找,怨恨心、瞧不起他的心,色欲心,妒嫉心,利益心,面子心,虚荣心,显示心、争斗心,还有怕心,修了这么多年,还有这么多人心,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啊!

这些年一直忙于做事,虽然法也在学,没有入心,没有真正的实修自己,才造成过关总也过不好,一跟丈夫发生矛盾,就忘了自己是修炼人了,跟他干起来了,不向内找,老找他的不是,过后又后悔,没有守住心性。

我除了做资料外,有时间就出去打电话,一开始打语音电话,怕心很重,怕手机被监控,慢慢的随着打的时间长了,怕心去了不少,后来就直接对打,劝退效果不是太好,看到明慧交流文章同修一小时劝退五十人,为什么差距那么大呢?现在我明白了,带着那么多人心怎么能救得了人呢?

现在的时间是师尊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我必须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世人,才能完成史前大愿。要想修好自己,只有多学法,用法归正自己。我抓紧分分秒秒的时间,学法、背法,没有时间,就少睡觉,我一般都是晚上发完十二点正念就不睡了,一直背法,晚上很静,背法效果好,一直到三点五十分晨炼。《转法轮》已经背四遍了,我感觉背法非常好,看到很多法理,遇到问题都能用法去衡量,用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以前他一回来晚了,我的疑心就来了,压也压不住,很是苦恼,现在再出现这个念头,我马上抓住它,清除它,解体它,现在无论他回来多晚,我的心都很平静,这颗疑心彻底去掉了,我的心也放下了。

我的心放下了,他也改变了许多,也不那么晚回家了。师尊说:“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2]。我要听师父的话,尽管他伤害过我,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我也不能记恨他,我不再把他看成我的丈夫了,我把他看成是我救度的众生,可怜的众生,我要慈悲他,宽容他,忍让他,对他好。要用宇宙特性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凡事为他着想。有时给他做了可口的饭菜,他都要谢谢我。我说:“你谢法轮大法吧,要不学法轮大法,我做不到这样。”

现在他也退了党,看见我发正念,从不打扰我,我做什么都不管。我明白,只有修好自己,一切才能向好的方面发展,所以我要在一思一念上下功夫,真正的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