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对丈夫情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我和丈夫是同学,结婚后他对我很好,那时生活虽然不富裕,为了工作和家庭每天奔波忙碌,并不觉的苦,家庭和睦,夫妻恩爱,成了同事和朋友都羡慕的夫妻。可是不到四十岁他就得了高血压、脑血栓、双侧脑动脉血管闭塞、小脑萎缩、糖尿病,每天吃药、打针也无法治愈,多次去大医院检查也没有办法,医生说只能控制血压、血糖,随时可能出现危险。为此我非常痛苦,背地里不知流了多少眼泪。

一九九九年春天听同事说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而且这位同事的更年期综合症很严重,一年不能上班,炼法轮功很快就好了。为了能让丈夫炼功祛病,我就请了《转法轮》,开始学炼,想学会了再教他。可是几个月后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因学法少,看完电视知道是污蔑,还是流着眼泪把书放起来了,这一放就是五年,直到二零零四年才走回大法中修炼。我几次劝他学法炼功,他也不动心。

有一天他突然提出要和我离婚,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没有共同语言了,后来我在他的手机上发现了几个陌生女人的电话号码和一些短信,我一问他全都说了,原来是他们同事开的饭店带小姐,开始请他去了两次,后来他就主动去了。当时我大脑一片空白,浑身发抖,痛苦极了,觉的在人中一下子矮了半截,抬不起头来,太丢人了。要不是他亲口说出来,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他在我心目中是一个正直、善良、有正义感、乐于助人、对我百依百顺的好丈夫。我太信任他了,怎么也想不到他能干出这种下流、无耻的事情来。不知该怎么办,当我冷静下来,学法中师父说:“我们炼功中要求大家:你炼功,你爱人可能不炼功,因为炼功搞的俩口子离婚了还不行。就是说我们把这件事情看淡,你不能象常人一样把它看的那么重。尤其现在社会上什么性解放啊,这些黄色的东西在干扰着人。有些人把它看的很重,我们作为炼功人,就得把它看的很淡。”[1]我对丈夫说:你拿我修炼作为你与别的女人鬼混和离婚的理由,这对你不好,我修炼没有错,做好人没错,再说离不离婚也不能由你说了算,我师父说了“因为炼功搞的俩口子离婚了还不行。”[1]那就不行,我修炼了不能给大法抹黑。再说你的身体都这样了,我若跟你离婚,你再败坏下去,就真的不可救药了,只要你能改邪归正,我就原谅你这一次。这是他万万想不到的结果。所以主动把工资折交给我,发誓不会再去那种地方了。

可是后来他又去过,我心里开始怨恨,觉的他下流无耻、肮脏丑陋,看他哪都不顺眼。一次与同修交流,我说我们之间一点情都没有了,看他就来气,同修说:那就是情,浓浓的情,没有情你看见别人干坏事会生气吗?学法时师父的法点给了我,师父说:“因为人有情在,生气是情,高兴是情,爱是情,恨也是情,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的下。”[1]

通过学法,向内找发现自己的怨恨心、妒嫉心、委屈心、面子心、看不上他的心都是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也看清了这个情是最没根的,今天跟你好了有情有义,明天不好了就要离婚散伙。要想修炼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下。我求师父帮我去掉它,我不要它,可每次都在痛苦中反反复复的去了又有,有了又去。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回答弟子提问中:

“弟子:个人执著总是放不干净,心里很着急,但总是做不好。

师:多学法,多学法。(师笑)没有什么特效药,咱们来它一粒,把执著吃没了。(众笑)其实大法的威力比特效药还要特效。”[2]

于是我加强学法,师父的法不断的给我显现,我下决心要把这些心去掉,提高上来。大量学法,发正念,尽管它弱了些,可是它还是时不时的往出返。于是我去找同修,她一下子点到了我的根本执着:“你把他看的太重,老把自己和他绑在一起,他干了什么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人来到世上就象演戏一样,你扮演妻子,他扮演丈夫,一散场各走各的,生生世世你的丈夫有多少,哪个是真的,别太入戏了。”并引导我在法中去掉执着。师父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1]是呀,人各有命,其实师父在梦中不止一次的点化我,有一次梦见他平地陷到地底下,一点影都没有了,我一着急喊快救命啊,把自己喊醒了,还庆幸多亏是一场梦;第二次梦见他在下水井里,我心想这么脏的地方,人要中毒的,不知怎么把他弄上来了,他奄奄一息的躺在井边还不愿离开;第三次梦见我在很高的象平台一样的山上,上面有一群白衣女子,我往下一看,一下子滑到山底,一抬头看见丈夫在我跟前站着呢;第四次梦见我俩出门,看见火车已经進站了,我紧走几步上了车,一看是火车头,我对司机说:师傅等一下,还有人没上来呢,我就给他打电话也没打出去,一着急醒了,一看正好到晨炼时间了。师父看我太执著,不断的点化我,人干了坏事下地狱,你也拉不住,你要老往下看你也得掉下去。人的命天注定,人怎么能左右的了呢?

那时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刚刚发表,我每天背师父的讲法,每当我心里过不去的时候,师父的法就显现在我的脑中:“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3]“千百年,亿万年,不管是为了什么他来到了这里,其实都是在等着最后这一天,不能因为他一生一世或者某一件事情做的不好,我们就不救度他。师父看一个生命啊,是看一个生命的全过程,历史上他做了很多的大好事,甚至于为证实法都奠定了很多的业绩,今生没做好就不救度他了?”[3]

那以后,我在心里不再把他当作丈夫,放下亲情,把他当作有缘人,善待他、关心他、照顾她,给他讲大法的美好,他也亲眼见证了我修炼大法后,原来的肩周炎、颈椎病、风湿病、妇科病、痔疮、心律不齐、胆囊炎等多种疾病都好了。而且自我、强势、任性、说一不二、追求完美的我,能冷静的原谅他这么大的过错,心性也提高了。并给他放《九评共产党》、《我们告诉未来》、《风雨天地行》、《走出政治 走入修炼》等光盘看,又安装了新唐人电视,他彻底明白了真相。这时在我的劝导下,他也走入了大法修炼。还经常督促我抓紧时间学法,早晨怕睡过点,起的很早等着晨炼,到点就提醒我发正念。我放下了对他的执著,抱着要救他的想法,这个生命也得救了。

回首与丈夫的恩怨情仇,他不过就是来帮我修掉这邪恶的情魔,我带着浓浓的情和各种人心、执著能圆满吗?表面上丈夫干了坏事,害了自己也伤害了我,如果不是丈夫在我跟前的表演,我那些隐藏很深的从情中派生出的各种执著心不知什么时候能发现,能去掉呢。

师父说:“你不但不能生他的气,你心里头还得谢谢他,真得谢谢他。”“他要不给你制造这样一个环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正因为他给你制造了这样一个矛盾,产生了这样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你从中能够提高自己的心性,你这个心性不就提高上来了?”[1]

在学法中心性确实得到了提高与升华,尤其是遇到屈辱、怨恨时,学会了冷静、宽容、能放下自我,在剜心透骨中了却人心。唯有宽恕别人,怀着感恩的心,善念感化他人,就会有更多的包容,所有的怨恨情仇都会悄然消失。从而更加尊重生命,珍惜未来,珍惜缘份。

修炼这么多年我才发现,原来我走入大法的根本执著就是对丈夫的情。怕失去他,想利用大法为他祛病健身,想左右别人的命运。今天把它挖出来,请师父加持弟子,彻底去掉这根本执著。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真正实修自己,正念正行。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