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点个赞!”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下面几个故事是我和同修在讲真相中遇到的事,写出来与大家交流与分享。

“我给你点个赞!”

“我给你点个赞!”这是一位明白真相后的世人发自内心对我说出的话,更是对大法的认可。

这件事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但是,这句“我为你点个赞”,让我回忆起来还是很感动,因为这个生命真正得救了。我为世人的真诚而感动,更为世人能接受真相而欣慰,我知道,这个“赞”不是点给我的,这个“赞”是给大法的,是给师父的。

一天,我领孩子去办事,回来的路上顺便捎点菜,孩子下车一走路,卖菜的看到孩子走路脚稍微有点颠,说了句:这孩子有毛病。我一听,这是个有缘人,要听真相的,尤其他旁边还站了一位附近的居民,正好给他们一起讲真相。

我对卖菜的说:“这孩子的毛病已经不是什么大事了,我们要不是学了大法,孩子的命都没有了。”他问:“学什么?”我说:“法轮功。”

旁边站着的那位问:是怎么回事?孩子当初得的是什么病?我告诉他“脑瘫”。

我对他俩说,孩子小时候站不直,往那里一站,腿弯着,脖子歪着,还流哈喇子(口水),现在都好了,凡是认识我这孩子的,都知道现在的他和原来的他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尤其孩子后来又得了癫痫,发作起来特别厉害,找专家,找教授,每年上万元的钱往医院里扔,最后医生还是说治不了。那时在医院里拿着钱就感到那是一堆废纸,往前走没路走,往后退,没路退,真真切切体验到了什么是走投无路!

后来别人告诉我炼法轮功能好病,很多被医生宣布无治疗希望的病人,修炼法轮功后好了。于是我们就去炼了法轮功。现在我孩子的病都好了。你说咱炼功是想死还是想活?有条活路谁不走啊?咱怎么也得给孩子找条活路吧?你们别相信共产党弄的什么“天安门自焚”,那都是假的,你见过有几个人是想死而去炼功的?咱老百姓不就图个健康的身体,平平安安的生活吗?

我们大法弟子发资料,讲真相都是在救人,那些资料和光盘等东西都是我们自己掏钱做的。

有人说我们是在“搞政治”。我们不是,我们都是深受大法之恩的。你们说说,在我们的师父遭诽谤,大法遭诬蔑的情况下,一个人在法轮功中得到了那么大的好处,却不敢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那他能算是好人吗?这样的人,你愿意和他交往吗?师父告诉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提高心性,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事先考虑别人,才能好病,你能说他是邪的吗?我们在大法中修炼的人,人人都是受益的,你能说他是假的吗?如果“真、善、忍”是邪的,那我们应该遵循什么样的标准去做人?用什么标准去教育自己的孩子?

俩人都点头表示认可,我接着给他们讲:现在各个宗教都知道人类的道德在急速下滑,人都自私自利到极点,“人不为己 天诛地灭”都成了真理。看看现在天灾人祸有多少?“人不治天治”。上天一定要销毁那些坏人,是因为人的道德败坏自己给自己招来的。但大法师父慈悲,叫弟子救人。共产党还在迫害着我们,甚至还在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因为还有好多人没有明白真相,我们就得讲,就得出来救。所以遇到有缘人我们就告诉人们这些真相。人们脸上也没写着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有的人就善恶不分的给警察打电话举报我们,我们就会被抓起来。现在就咱们这里还关着我们好几位同修呢。我这个年龄的人,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一旦被抓,家里会是什么样?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坚持这样做(讲真相)呢?因为我们是在救人,真正的在救人。如果在黑夜,你看到前面有一个大坑,而很多人没看到,有的掉到坑里摔死了,我想在这种情况下你也要告诉别人拐个弯走,别掉進去。我们就是在做这件事,告诉别人拐个弯走。自从来了共产党,从镇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派直到文化大革命、“六四”镇压爱国学生,到迫害法轮功,制造了八千万冤魂,尤其迫害法轮功,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灭绝人性,人神共愤!

现在老天爷就要灭它了。你们回家让孩子到网上搜索“藏字石”三个字,就可以看到贵州平塘县两亿七千万年前形成的巨石崩裂后,断面上出现的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那是上天给咱们显现的“天机”。一旦人类有什么大事发生的时候,老天爷都给显现“天机”,就看人信不信了。一九七六年,吉林省下了陨石雨,天上掉大石头,紧接着唐山大地震死了二、三十万人,中共的三个头目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在当年都死了。

历史上没有永久的江山,哪一个朝代也是由腐败到灭亡,共产党不过也是历史上的一个朝代,就是因为它太邪,害死的人太多了,现在是老天爷要灭它的时候了。凡是入过党、团、队的人,都曾经举着拳头发誓要把一生献给共产党。过去古人都知道誓是不能随便发的,发了就要兑现的。咱老百姓又没干过坏事,干嘛要给它陪葬?但只要宣布退出来(退党、团、队),废去毒誓,给老天爷表个态,你就与中共脱离关系了,咱就能平安。老百姓图啥,不就图个平安吗?

我说到这里,旁边站着的那人突然举起大拇指对我说:“我给你点个赞!我给你点个赞!”

我说:“你不要给我点赞,你给法轮大法点赞吧,如果没有法轮大法,没有李洪志师父,就没有我的今天,也没有人类的今天。到真相大显的那一刻,你们就都会明白了!”

说完,他俩让我给他们做“三退”,那个点赞的人痛快的退出中共恶党,卖菜的退了少先队。

我为他俩有美好未来而深感欣慰。

“你别说了,再说我就给你磕头了!”

这是发生在A同修身上的故事。下面是她的自述:

因我地有法轮大法学员遭绑架,其他同修就去拘留所附近为同修发正念。去的人比较多,就分成俩人一组、三人一组多个小组分别在拘留所附近的不同地点发正念。

因为是在晚上,又是在县城,我们的行动引起拘留所街面两边店里人员的注意。不大一会,就有两辆车直冲三个女同修开了过去,车里的人大声问到:“在我的门市前边干什么?你们是哪里的人?在这里干什么?我们这里老被盗,你们是不是偷东西的?”

因同修没正面回答,更引起他们怀疑,说:“你们不是小偷,拿着布袋干什么?”(同修拿来两个编织袋当坐垫用)又说,“你们不是小偷为什么不敢说你们是哪里的人?拿着布袋干什么,是不是偷孩子的?”

我距离这三个同修不远,见状,赶紧去通知其他同修,不要在拘留所正门和马路边发正念了,那边三个同修已经被包围了,请同修另找个僻静的地方发正念。待所有同修都通知到后,我又去了三个被包围的同修的圈外了解事情的進展。还有两个男同修也过去看个究竟。这时围了很多人,围观的人都认定同修是贼不是干好事的,好人为什么连名字都不敢说呢?同修在解释着。

我在圈外面站着,不愿离开同修自己走掉。一会那个打电话构陷的人,走出圈外接警察问话时发现了我,把我拽進了众人的包围圈。一个男同修也被发现了。

在路灯下,加上两辆汽车大灯照的很亮,看热闹的人纷纷举起手机拍照、录像,一个个闪光灯亮亮的对着我闪个不停。我坦荡的大声的告诉所有的人:“我叫某某某,是某某地方的人。我是炼法轮功的。只因这个拘留所里关押着我们两个同修,我们来这里帮助同修发正念来了。我颈椎第二、第三节骨质曾生,肩周炎,心脏病,肠胃炎,低血压等等病,炼法轮功一个月全都好了,最主要的是,我师父叫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三尺头上有神灵,人做好事有好报,做坏事有恶报。现在有二十多万人已经把江泽民控告到北京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去了,我们都是真名实姓控告江泽民的,手机号码,身份证号码也附上了,还各自按上了自己的手印,堂堂正正的将江泽民告上法庭了,并且两高给我们发了短信,说明我们的控告信已经被签收。”

一个女子拿着手机说:“我都给你录像了,回去让我的家人看行吗?”我说:“行!都可以看,明白真相得福报,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来时命能保!”

看来警察早就到了。一个男警察说:“妳说吧,我这也给你录着呢。”我说:“你是警察呀,那你更应该好好录下来,拿回去叫你们的那些警察都好好听听。如果人人学大法,人人都发自内心的做好人,治安状况不就好了吗?你们警察不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吗?”

这时,那个打构陷电话的小伙子突然对我说:“你别说了,你别说了,你再说我就给你磕头了……”一连说了好几遍不让我说了,再说他就给我磕头了,显然他为误解我们而报警很是懊悔。

事情到此圆满结束,大家微笑着离开了。

“把你的新钱拿出来给换点吧!”

B同修在某地开门市,因为按照大法的要求“真、善、忍”去做人,所以和周围的生意人相处的都很好,他们经常找她换零钱,她就给他们讲法轮功遭迫害真相,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并告诉他们使用真相币买卖兴隆,因为是在传播真相,在救人,在积德行善。人们都很认可,经常找她换真相币,尤其到过年期间,更是几千几千的换。

有时她手里没有真相币了,他们就很着急。

一次,一个邻居一直在央求B的丈夫:“把你的新钱(指真相币)给拿出来换点吧!把你的新钱拿出来给换点吧!”她丈夫不得不一再给对方解释,手里实在是没有了,一旦有了,一定先换给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