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容不得半点沙子 到修出宽宏大量的胸怀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我今年六十七岁,一九九六年初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我从一个满身是病、个性骄横、眼里容不下半点沙子的人,因修炼法轮大法,而成为一个身体健康、遇事为他人着想、事事向内找自己的心胸宽宏大量的修炼者。

然而,因江泽民集团迫害大法,二零零零年,我为避免被绑架,被迫离家在外漂泊长达七年。我的家庭也因此受到伤害。我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以下是我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身心受益的经历。

人生绝望时幸而得大法

回想起修炼前的我,身患多种疾病,如胆结石、肾结石、心绞痛、便秘、胃病、肾炎、支气管炎、慢性咽炎、关节炎、腰痛、妇科病,可谓百病缠身,被病痛折磨得面黄肌瘦、骨瘦如柴。特别是心绞痛,二十岁就开始发作,发作时疼得我在床上直打滚,爬上爬下,喊爹叫娘,常常是泪流满面,那种痛苦的滋味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那时是几个月或一年发作一次,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病越来越频,到隔天发作一次,持续疼痛时间长达十几个小时,医院也治不好,吃药也无效,谁也救不了我。我感到万般无奈,暗暗作了一死了之的准备。

就在我感到人生绝望时,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很神奇的是,我刚只看完了三讲师父在济南讲法的录像,还没有开始炼功,就排出了很多象米粒一样大小的棕色的、坚硬的颗粒,才知道是我的左肾结石排出来了。经过一段时间修炼后,我胆囊里三颗象蚕豆大小的结石也不翼而飞。从此多种疾病不治而愈,身体长胖了,感觉精力充沛,走路轻松,从此告别了病痛的折磨,十九年来,再也没有進过一次医院,再也没有吃过一粒药。使我深深的感受到法轮佛法的威力和师父的无比慈悲与伟大。

遭迫害经历七年流离生活

然而,就这样一个使人身心受益,提高人的道德水准的利国利民的高德大法,却受到江氏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我也没能幸免。二零零零年八月三十一日,在石首市政法委书记和石首国保大队长的指使下,我被石首绣林派出所警察绑架,把我劫持到石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吃着连猪狗都不吃的饭菜,期间非法提审我五次,非法关押了四十八天后才放回。还被看守所勒索了一千二百元生活费。他们还安排了绣林派出所一个警察对我跟踪、盯梢、监视、电话被监听。

我住在一个县级市,在二零零一年正月间,当地的政法委、“610”、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图谋再次绑架我,我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提前二十分钟走脱,从此被逼的有家不能回,经历了七年居无定所的流离失所的生活,吃尽了苦头,直到二零零八年回家。

家庭因迫害面临离散

我不在家的那段日子里,市“610”和派出所,还多次上门骚扰我老伴,逼他到外面去找我。

二零零三年春在朋友家里,在我流离失所两年后第一次与我丈夫会面。丈夫对我说了一件事,说我走后,他长期一个人在家里很孤单寂寞,他原单位一个离了婚女同事来看他,言语间对他很好。那女士看我老不在家,想让丈夫与我离婚和她成家。

这里我再插几句,在我修炼之前,我家可谓是充满火药味,经常为一点芝麻大小事都吵架,吵起架来那我是针锋相对,寸步不让,每次最终都以我为赢家。但自从我修大法后,一改过去的得理不饶人的脾气,对丈夫多有体贴。他有血吸虫肝病,每年都要到血防医院住院、护肝。从我修炼后,他再也没住院,也没感到肝疼了。丈夫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美好,在外逢人就说我好。他内心里不愿和我离婚,就对那女人说:在我老伴没回来之前我们可以同居,等我老伴回来后我们就分手。丈夫为这件事情征求我的意见,在我没恢复人身自由的期间,希望我能同意他们的同居,我回来后他们即分手。

当我听到这一切后,内心感到很震惊,但我表面还算冷静,可心里就象打翻了五味瓶,心里那个委屈呀、就感到很苦,同时也想到丈夫的不易,想到了自己是个大法修炼者,一定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我很快平静下来,对丈夫说:感谢你对我的信任,把这样的事情都告诉我了。我是这样想的:你们毕竟是非法同居,我如果支持你们,我就在支持你们做坏事;其二,你是一家之主,你有儿子、媳妇,在做人方面要给晚辈做一个好的表率,有句老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将怎样去面对和教育你的晚辈呢?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回来,如果你觉得她好,我们可以离婚,我成全你,但是你不能脚踏两只船。丈夫说:我不离婚,我这就和她断绝来往。

过了一段时间,我回家后,发现丈夫还是和先前一样,在那女人家里公开同居,每天帮她买菜做饭,还出钱出力帮她把一套两层的小楼房装修的漂漂亮亮,这些都是那女人的街坊传出来的。听到后我也没动心,直到现在,也没有过问过丈夫。

二零零三年腊月二十八,我与在外打工的儿子回到家中,一看家中无人,屋里布满灰尘,儿子赶紧打电话要他爸爸回来,那女人在旁边接过电话,对我儿子说要举报我。我丈夫的嫂嫂找到那女人家,把我丈夫叫回来,他回来后还很不高兴。这一切我也没和他吵,我只是平静的对他说:你不能脚踏两只船,既害自己又害别人。

遵照师父的教诲去处理

静下心来我仔细的想了想,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我将怎样去面对这一切,这种事情让我遇到也不是偶然的,可能有我要修去的一些执著心的因素在里面。师父讲过:“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1]

看来,只有遵照师父的谆谆教诲去做,不能眼睁着看他们做坏事,给自己造业。只有对他们劝善。劝善谈何容易,说他还不听,又不能吵架打架,还要把事情处理好。我想起师父的另一段话:“业力在转化过程当中,为了使自己能够把握的住,不出现象常人一样的把事情做坏,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1]

丈夫在家时,我就和他平心静气的谈,但他不出声,看得出他好象陷在里面解脱不出来。那么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去面对那女人。我找到认识女方的一个朋友,说我要去见她,他立即说:去不得,你们会打起来的。我说不会,他还是不肯带我去,那我只有亲自去找。首先找到那女人的邻居,请她帮忙传话,我想用和平方式和她沟通,绝不是来吵架、打架的。那女人同意了,要我晚上七点钟去,我晚上去的时候,老远就看到她把门大开着,屋里亮着灯,她一人坐在客厅里,神色非常紧张不安,隔壁一家屋子里坐了一些她的朋友,可能怕打起来之后给她帮忙的。

我走到她门口喊她,笑着向她问好,并问她在外打工的儿子好,她那紧张的神色一下子就放松了,也笑着和我打招呼,给我倒了一杯茶。我随手把她的大门关上,屋里只有我和她。我开门见山的说:你和我丈夫的事我都知道了,我也不恨你,也不想追究此事,过去的事就不提了,只要你们以后不来往,今后好好做人就行了。再说他(指我丈夫)又不愿和你结婚,但他长期往你这儿跑,会影响你的名声的。你年纪还轻,如果别人给你介绍个好男人,一打听你是这样一种情况,谁还敢要你?你想我说的对不对?

利用这个机会我给她讲起了大法真相,讲了我因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而遭受的种种迫害。我还告诉她,我师父讲的一段话:“当一个人针对另外一个人做了不好的事情,他就会给人家相当大的德作为补偿”[1]。希望她善待大法弟子,让自己有个美好的未来。她听得很认真,这些话她都听進去了。最后我们在祥和的气氛中结束了谈话,她笑着把我送到院子门口,我也笑着和她道别。

打那次谈话以后,她真的与我丈夫断绝了来往。三个月后,经人介绍找了一个如意的男人结了婚,成家后,俩个人一起在外面发展他们的事业去了。

回忆起我在修大法前,是个个性极强、得理不饶人、眼里掺不得半点沙子的人,能够在丈夫外面找的女人面前做到不怨不恨,宽宏大量,心态祥和,不动心,要是在修大法前,要砍我的头我都做不到,装都装不出来。我深深的感受到法轮佛法的威力,大法能改变一个人,能够使一切不正的归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