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怨 包容同修 共同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二日晚上,我学完法后去洗漱,女儿不小心把门反锁了,我俩都進不了房间。我就开始埋怨女儿说:“你怎么做事的?下去洗漱一下子就上来了,你把门带上干嘛呢?天气又冷,现在又十一点多了,怎么办呢?”女儿说:“事情发生了,生气有什么用呢?要寻找解决的方法才是。”

于是,女儿商量出去找开锁的人,我生气的站在门口说:“不知道开锁又要花多少钱呢? ”当时我的利益心又冒出来了。结果,女儿回来说:“店家早就关门了。”

正一筹莫展的时候,同租房的姑娘说:“阿姨,我这里有梯子,看能不能上去?”一丝希望的到来,让我和女儿想到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内心感激不已。

于是,女儿搬来梯子,爬到梯子尖上一看,离窗户口还差一米多高,上去几乎不可能。都是七十年代的房子,墙上的水泥灰一块一块的往下掉,哪里有踏脚的地方呀。当时我扶着梯子还在埋怨她,根本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

后来,我把梯子搬到窗口的另一边,女儿爬上去,看到墙上有几个按电线的大钉子,于是站在梯子上,求师父加持。女儿踏着钉子,拉着窗户门爬進去了。内心只有对师父的感激之情,要不是因为学了大法,女儿肯定没有这个勇气与胆量。女儿开心的笑了,说:“我提高了,心性守住了。”

反思自己,遇到事情,不是去包容理解别人,而是抓着别人的不对。在党文化中生活了几十年,毒害真是太深了。脾气急躁,争强好胜的心态暴露无遗。认为我是长辈,我说了算,典型旧势力的特性,给家庭、自己、小孩造成了很多不祥和的因素。如果不是学了法轮大法,怎么能看到自己身上的许多不足呀?无条件向内深挖:师父说:“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1]其实,女儿就是我修炼路上的一面镜子,能照出我很多的不足。我要放下人心,向女儿道歉。

在我遭受迫害的三年半里,丈夫灰心丧气,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整日沉迷于赌博之中。不仅把家里投资办厂的十一万元输光了,而且还欠了几十万的赌债。我回家后,深知他也是被迫害的众生,我平静地对他说:“我们出去打工吧,一切从新来。”他却说:“输了那么多钱,打工打到老了也还不清赌债。”于是,破罐子破摔,不去打工。

我也没有办法,为了生存,只有出来打工还债。有时很累的时候,心里的怨恨心就冒出来了,就不想理他;有时他打电话给我们,我总是让女儿接。过年回家,我和女儿只顾着学法炼功发正念,丈夫感冒了,我也没有真正的关心他,没有让他感到家庭的温暖,大法的美好。

到我们快要上班离开的那一天,他对女儿说:“你们再不要回来,这哪像一家人啊?”当时我心里不平衡,没说什么就走了。

过了一个月,丈夫打电话对女儿说:“他过几天要去深圳老乡那里打工了。”我听了之后,对女儿说:“你爸爸在家里混不下去了,连吃饭都有问题。”女儿同修说:“妈妈,您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听了女儿的话,我马上意识到:我心里还是在怨恨他,而且还很深。仔细想想,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时,我们的家人,亲朋好友也在承受很大的压力与痛苦。他们在迷中看不到前途,没有方向,是真正的受害者。大法弟子再苦,心中有法,有师父的呵护。在魔难当中,只要我们提高心性,关难什么也不是,都是在还以前欠人家的业债。

想到这,我内心对他的怨恨没有了,一心只想他能明白真相得救。于是,我决定辞工回家,安慰他既然出去打工,就安下心来好好干。其实,真相总在跟他讲,但好像有一种屏障隔着,一直没有解开他的心结。深挖自己:还是我在平时的修炼中,没有真正放下自我为他考虑,带着很多后天形成的观念,私心、怨恨心、争斗心、瞧不起他的心等,导致讲真相达不到好的效果。家里发生矛盾时,把自己混同于常人,经常没能守住心性。没有把它当作提高心性的机会,从而向内找哪里不对,归正过来。到后来积攒多了,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遭到严重的迫害。给大法造成损失,使身边的亲人对大法不理解,不能得到救度。

是师父的洪大慈悲给弟子从新修炼的机会,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归正自己的思想与行为,师父说:“往往你的心总是那么慈祥慈悲的,突然间出现问题的时候,你有个缓冲余地,思考余地。心里老想和别人争,斗来斗去的,我说一遇到问题你就得跟人家干起来,保证是这样的。”[2]用大法的法理转变观念,从而平衡好家庭。

来这边上班的当天,从老家还带来了一位同修,其实我不了解她,是在同修家遇到的。因为她没有找到工作,我想在这边容易找到工作,就带她过来了。到了晚上,一同修打电话说:“她状态不好,很自我,听不了意见,而且很少溶入整体,行为不理智,担心她会影响了我。”

当天晚上,我问了她的情况,她不说。我内心非常矛盾:到底是该让她回去,还是留在这边呢?留在这边,这边环境又比老家复杂,怕她不理智,影响了我这边的环境;让她回去,又觉的同修这么多年非常不容易。虽然她老家的同修都很排斥她,她回去也不会有很好的环境。但是,最后还是因为交流很多事情都交流不到一起,都很自我。于是,决定送她回去,但是内心还是看不明白这段缘到底该如何处理为好。

第二天,女儿送她去车站的路上,遇到了和我一起洗碗的同事,同事急缺人洗碗,就想把她留下来。我一切顺其自然,就同意她留在这边工作。都是师父的弟子,同修这么多年单身一人,性格孤僻,独来独往的。既然师父安排同修在我身边,我们就要形成一个整体,共同学法炼功,共同精進。师父说:“真正度一个人很难,可是毁一个人就极其容易。你自己心一不正,马上就完。”[2]

于是,我们一起合租了一间房子。合租的第二天早上,我们炼完功后准备学法,女儿突然看见她头上正戴着女儿从台湾带回来的护身符,觉的她的这种行为非常失常,就问:“您怎么把我的护身符戴在头上呢?”她说:“昨天搬家捡到的,大法的东西我捡到了就是我的,我为什么要给你?”女儿觉的她说的话特别恐怖,她怎么这样呢?就强行从她头上拿过来了。当时,大家都还在为各自争辩不已。我也不理解她的行为,就掺和其中说:“你不能这样戴在头上的,说话小点声音,不要影响了隔壁租房的常人休息。大家学法。”

学完一讲法后,女儿向同修道歉说:“阿姨,您要就拿去吧!”同修笑了。晚上,我说:“隔壁常人问我们今早干什么哪?”同修说:“都是人心。”大家互相理解包容,消除了邪恶因素的间隔,形成整体,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最后,以师父的讲法与同修共勉:“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1]

以上只是自己的一点感悟,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