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大法修炼者中的普通一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我和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样,是一个很普通的大法修炼者。二十年的修炼历程,要说的故事每天都有。大法的神奇、师尊的慈悲伟大、我及我的家人、亲戚和我一百岁的母亲在大法中得到的恩惠说不尽、道不完!在这里只说几个事例,与大家分享。

绝处逢生

一九九七年,我多病缠身:慢性肾炎、浮肿、腰象两截一样酸疼、腿疼、头疼、子宫瘤(下身流血不止)、妇科病、月子病、心绞痛、脚、手、腿抽筋、满口牙齿松动、神经官能症、眼睛几近失明。每年医药费近万元。中药、西药、会道门、住院治疗都无济于事,真是生不如死!最后偷偷的买了一大包安眠药,决定了此残生!看着尚未懂事的一双儿女,真是难啊!

是命不该绝呀,好心的哥哥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要我看,说如何好,能祛病、消业什么的。我苦笑着,心里说:真是开玩笑,我的眼睛连小人书都看不了,那么厚一本书……。他把书放下就走了。我病情越来越重,最后卧床不起了。有一天不知哪来的一股劲,起身拿起了《转法轮》想看看。打开书虚着眼睛,书离眼睛一寸远,一个字一个字艰难的看着,看一会儿眼睛抠着痛,头疼的象裂开了一样。我攥着头顶上的头发,往墙上撞,闭着眼睛躺下,缓和一阵子,觉的好些了就接着看。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身体越来越好。我根本没想我的病能好,是书中的那深入浅出的道理深深的吸引着我。半生中多少解不开的迷解开了!我如获至宝。那种感觉我无法用语言形容!这本书我看了两个来月,所有病的症状都没了。从那以后我幸运的走上了修炼之路。从此病和我绝缘了,至今没吃过一粒药。

我做梦都没想到我会真正的达到“身心健康”和“无病一身轻”!我今年59岁了,走路像小孩儿老想蹦跳。

由于我身体的巨变,心性的升华,我婆家、娘家几代人都做了“三退”,相信法轮大法是正法,先后好几位亲人走入大法修炼。

“咱们家要不是我老姑修大法,早就完了!”

前些天我大伯哥家的大儿子,边喝酒边在众亲友面前说出了一句肺腑之言:“说真的,咱们家要不是我老姑修炼大法,这个家早就完了!真的!我这是真心话!”

侄儿们称我为“老姑”而不叫老婶,他们觉得叫老姑亲。

修炼前,我儿子四岁那年,我身怀女儿五个多月。大哥怂恿大嫂堵在我的屋门口骂个不停。我问她你到底为什么骂我,如果我哪里不对,你说出来我向你道歉,哪怕我给你下跪都行。她不讲理,我和她辩理,她出手就打我嘴巴子。我想不明白,我尊敬他们就象尊敬长辈一样,我怀着孩子她竟然打我!气的我险些喝了敌敌畏。

后来他们强买我们的房子,自己定价、自己写文书,都做好了叫他大儿子把我丈夫叫去,逼着丈夫签字、按手印。丈夫拿着五千元钱回来坐在地上哭。当时我们的房子价值一万元。这一下我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找茬打架,是想把我们打跑了,要我们的房子。从此我们结下了解不开的仇恨!很多年不来往了。大侄子快结婚了,有人出来调和,我勉强参加了侄子的婚礼。

一九九七年我喜得大法。在法中学到:“我告诉大家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1]我激动的抱着《转法轮》宝书,怀着一颗真诚的心到大哥家告诉他们:“我学法轮功了。这书教人如何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解恩怨、使家庭和睦,而且祛病健身有奇效。这书是告诉人什么是修炼,修到最后返本归真,修成佛、道、神。你们看了之后,明白了这个道理,你俩口子就不打架了(他们经常打架)。谁不想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呀!”

他们被我的真诚感动了,双双走入大法修炼。但是很可惜,他们刚学了两个多月,中共江氏一伙就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我经常遭绑架、拘留、劳教、抄家等,被迫害的很严重。他们害怕遭迫害就不炼了。

我自从修炼后,深知大法的珍贵,听师父的话,处处为别人好,所以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去年的一天,大侄媳妇到我家来,突然问我:我们结婚时你给我们的钱少,我弟弟结婚时你给他那么多钱?我说那时候我能参加你们的婚礼就不错了。(我就略略说了几句和她婆婆打架的事。)你弟弟结婚时我已经修炼大法了,不计较过去的事了,所以给的钱就多了。没想到她回家就告诉了她丈夫和她公婆。于是大侄子向我发难,用很难听的话威胁我(那话不堪入耳,就不写出来了)我没和他计较,同时心里责怪自己,一句都不应该提那些过往之事,那不是揭人短吗?

过了几天大哥来我家吃饭,丈夫做的菜,那菜用筷子不好夹,我好心给他拿个小勺,他却瞪着眼睛吼我:“你想咸死我呀?”我说:“是吗,咸啦?我尝尝,呦,是咸了。”我表示抱歉。他其实是找茬,看我不但没生气,还表示抱歉,也觉得不好意思。那侄媳妇的传言,我一句都没问。就这样一场风波化解了。

前年二侄子乔迁新居,请亲朋喝喜酒,喝喜酒的前一天晚上,我和丈夫商量,咱们去照看一下吧,于是我们就去他家,刚到小区院子,正巧二侄子和几个厨师从饭店喝酒回来,我丈夫有点不高兴,怪他没叫自己这个当老叔的去吃饭,就半开玩笑的说:你这个二老假。当时我也没在意,上楼后丈夫也没说什么,那二侄子就起火儿了,破口大骂,借酒撒疯,赶我们走,往前闯要打他老叔。丈夫说咱们走吧。我说咱们是大人,他是孩子,不能一般见识,这样走了明天还怎么来呀?但是二侄子象疯了似的,好几个人都拉不住他,我一看还是走吧,不然事情会闹大了,我们就回家了。

一路上我向内找,我哪里做错了,还是说错话了?丈夫气的直骂街。我劝他,还是咱不对,你不该说他二老假,那孩子是个红脸汉子,今天他发这么大的火不是只为这一句话,他肯定对我们有意见。咱们要想让孩子尊敬,也得象亲儿子一样对待他呀,可是咱们没做到。比如他家双胞胎的老二,生下后心脏有个洞,要做手术,那时他没有钱,你要是给他钱做手术呢?你没有。丈夫说:你炼法轮功,经常被抓,我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又当爹又当妈,还担惊受怕的,哪顾得了那个。我说:是呀,你是不容易,那要是咱自己的孙子你拿不拿钱?他不说话了。再说,他们上饭店吃饭,是商议明天怎么配菜,叫你去干什么呢?他们都是年轻人,你往那一坐,他们也不自在呀,凡事还得想想对方,看看自己,是不是?

我这么一说,丈夫的气消了。我想着师尊教导的“遇事向内找”[2],归正自己,端正心态,多为他们着想。我给大嫂打电话,问他怎么样了?大嫂说:我们好几个人都摁不住他,把茶几等东西都砸了,象是什么东西附体了。快凌晨三点了,我给二侄媳妇打电话,问二侄子怎么样了,她说刚睡着,您也睡吧,别惦记了。早晨七点多,我给二侄子打电话:“喂,二呀,好些了吗?”“哎,老姑,我昨天喝多了。”我说,“不要紧的,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咱可不能多喝哟!搬新家,住上新楼多不容易呀,要珍惜哦!”“是,老姑,我知道了,你们一会儿来吧。”我说,好,我们一会就去。事后我背地里和他说,老姑要不是修炼法轮功,你说能做到吗?记住常念“法轮大法好”啊!那孩子直点头说“是!是!”

大姑姐的故事

我年轻的时候大姑姐曾挑唆我丈夫和我打架,因此我们也是几年都不往来。修炼大法后,我不计前嫌,一切恩怨一扫而光。前些年我们住一个小区,我经常做些她爱吃的饭菜,给她送过去。

那年大姑姐突然脑出血,不省人事。我赶快给我儿媳妇打电话告诉她:你大姑在医院,快不行了!叫儿子儿媳尽快过来(我儿媳是高级护士,在医院上班)。她接到我的电话,几分钟就赶到医院。儿媳到医院后赶快和医院的大夫联系天津武警医院,很快把大姑姐送上救护车,我儿子和儿媳一路护送。

那真是争分夺秒抢人命呀!经过手术后性命保住了。她清醒后知道了救她的过程,逢人就说:“我弟媳妇是炼法轮功的,我们比亲姐妹还亲啊。”又说法轮功如何如何好,我弟媳妇如何好。

因为她常和别人说法轮功好,身体恢复的非常好,那么严重的脑出血,一点后遗症都没有。前几年她搬到别的小区去了。快八十岁的人了,特意来看我。上我家六楼不用人搀扶。

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言行,就是自己修炼的真实写照,从某种意义上说代表着大法的形像,散发给众生的是真诚、宽容、祥和、慈悲的能量。因此讲真相、劝三退就比较容易。

娘家亲人的故事

零三年我的姐姐身患重病,头发掉光了,剩下的头发都象烂麻一样。苦药汤喝的真是不想再喝了。她主动找我教她学法炼功。不到两个月,一层黑亮的象初生的婴儿的头发长出来了!全家都高兴的不得了。

二嫂的腿突然不能动了,我说你也炼功吧。二哥给二嫂买了电瓶车去学法。她的腿很快就好了。前两年二嫂查出血压高、血糖高、血脂高,三高。她的妹妹是石家庄医院的医生,叫她住院治疗,可是越治越严重,黑眼圈都象大熊猫了。最后自己坚持回家。回来时她妹妹给装了一提包药。回家后把药都扔掉了。学法炼功,很快就好了。原来二哥怕炼法轮功遭迫害,经常反对。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里出现的奇迹使他不得不相信法轮大法好!也支持二嫂修炼了。

我三哥前年得了脑出血,从鼻子里往外流血,病情很严重。我问他你想修炼吗?他说:炼就炼。炼功不久病就好了,六十五岁的他现在满面红光,真是白里透红。

我母亲从年轻时就是药篓子,医生对她的病都很头疼,她经常是虚火旺,体质太弱,吃补药火更旺,吃去火的药,虚弱的身体受不了。她的病更多了,就不说了。母亲九八年初开始修炼,她不识字,耳朵还聋。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常给她看病的大夫检查她的身体,都惊呆了:各方面都比年轻人还健康。

母亲身上出现的奇迹就更多了。有一年的夏天,水壶底掉了,一壶刚开的水都漏在她的脚上。她相信大法,连袜子都没脱,看都不看,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继续伺候八十多岁的老伴儿。等到晚上洗脚时,脱掉袜子一看,只有很淡的一点红。

有一次她摔了一跤,摔得脚尖朝后了。八十多岁的她坐在地上用手把脚用力一掰,硬是让她正过来了!母亲还是半裹足的小脚。还有两次骨折不治而愈。母亲今年一百岁整,闯过了几次生死关。她的秘诀就是“信”,对师父、对大法没有丝毫的怀疑!

我炼功 家人受益

师尊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3]。自从我修炼后我坚信不疑。所以丈夫经常出远门、孩子在外面上学,我都很放心。

九八年夏天丈夫出重大车祸昏死过去,醒来后却啥事没有。丈夫乘坐的是一辆二十米长的大半挂货车,车头是长鼻子型的。司机疲劳驾驶,在似睡非睡时和一辆货车追尾了。当时丈夫躺在副驾座上睡着了。司机发现要出事时,已经来不及躲避,本能的一扭方向盘,把最大的危险转向了副驾驶座位置上。按常规,躺在副驾驶座位上的丈夫必死无疑。长型车头被撞進车里,两边的车门都打不开了。司机喊附近的施工队救命,施工队人员用撬杠把门撬开,拽着昏死过去的丈夫的脚,把他拽出来后送当地医院抢救。丈夫头部有很多皮外伤,医生快缝合完了他醒来了。既没骨折也没有内伤。知情者都称奇。

回家后我对他说:“你是命中该有一大难,是师父救了你的命,你才能活着回来的。咱们只有感恩,还要什么钱呀!”

在处理肇事司机问题上,我们一点都没为难他,一分钱都没要。还自费租车给他开证明,让当地交通局放司机的车走。后来丈夫每天到两点多钟头就会迷糊一阵。我告诉他没事的,你就虔诚的念“法轮大法好”,很快就会好的。后来他都不知什么时候好的。丈夫的身体比年轻人都健康。

儿子二十三岁时遇到一场大火,他都吓傻了,往火里钻,但没有受到伤害。过后我问他:“你为什么往火里钻呢,是不是不想活了?”他说:“不是,是想看个究竟,可是却钻不進去,那火往外推我。”我说:“傻孩子,那是师父救了你!”

大孙子两周岁多时患手足口病,满嘴溃烂吃不了东西。我坚信师父和大法,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他发正念半小时。孩子睡醒觉又吃又喝,欢蹦乱跳的,象没有得过病似的。

我们全家人虽然只有我一人修炼法轮大法,家人都很少有病。

我的故事还很多,其实也不是什么故事,是真实的历史。人要是站在实证科学思维方法上去认识这些超常的事物,你根本想不通。因为实证科学是否定神佛的存在的,可是那些高级生命不是人否定了他就不存在了。你相信他、敬重他,他就给你展现神奇,他就保护你。有多少修炼人都证实了这一点。你不相信,可他却是事实。

中共倾尽国力迫害打压法轮功,却促使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炼法轮功。在国内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远远超过文革的红色恐怖,但人们不畏强权暴力,自九九年“七二零”后不断的有人走入大法修炼,而参与迫害的中共大小官员遭各种恶报的事例每天都大量出现,这是为什么?请读者朋友们思考思考这个问题。想明白了你的人生道路会有一个转折!祝您明真相交好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