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十八岁少年的重担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十八岁的揣富林向老师请了假,一个人坐上了开往石家庄的火车。到了石家庄后,和从家乡赶来的爸爸汇合,一起去往石家庄市区南面一个叫鹿泉的小城市。

这是他第二次到这个地方来了。他和爸爸今天要去位于这个小城市的河北省女子监狱探望妈妈。

监狱剥夺爸爸的会见权 十八岁男孩独自会见妈妈

揣富林,家住河北省迁西县,今年已经十八岁了。揣富林的妈妈柴君侠,因为在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依法向最高检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信件,被迁西县法院于二零一六年十月十日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被劫持到了河北省女子监狱。到监狱后仅两天,就被转到了专门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攻坚组——十三监区。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是河北省女子监狱十三监区会见日,这一天也是监狱长接见日。揣富林和爸爸早早来到监狱外。虽然之前爸爸曾多次给狱警打电话联系,询问妈妈的近况,以及联系会见的事。但监狱还是剥夺了爸爸的会见权。这位十八岁的少年不得不独自承担起会见妈妈的重担。短暂的会见,简单聊了点家常,会见就不得不中断了。

会见之后,爸爸揣志刚不甘心千里迢迢来却见不到妻子,就去找监狱长评理。在监狱长会见大厅,揣志刚向监狱长说明情况,要求正常会见妻子柴君侠,十监区区长说这事找高狱警,就急忙把揣志刚送出大厅外。揣志刚请高狱警出示不让会见的规定,并要求复印。高狱警口口声声说有这个规定,可以给揣志刚看一看,但不允许复印。后来又说只能给柴君侠看一看,直到最后,揣志刚也没有见到这个规定。

富林虽然非常想念妈妈,也非常担心妈妈,但他从不在家人面前提起。这次会见后,富林也没有多说什么,默默的回到学校继续他的学业去了。

十几年来,富林已记不清有多少次被突然闯入的警察打破了家中的宁静,记不清有多少日子妈妈因被迫流离失所或被绑架而不在他身边了。那个三世同堂的和睦大家庭,因为追求真善忍的信仰做好人,而一次次的被破坏的支离破碎,不得安宁。

八年前的冬天:十岁男孩 千里探母 历尽波折 失望而归

富林第一次到鹿泉这个小城来,是在八年前的冬天。二零零九年过年前,十岁的小富林终于盼到放寒假,可以去看妈妈了。富林很想妈妈,他已经一年多没见到妈妈了。快过年了,妈妈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监狱不能回家,富林想着不管怎么说,也得给妈妈送点好吃的。一月十二日下午五点半,富林和爸爸急切的坐上了去石家庄的大客车。

妈妈是在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晚十一点,在家中,被翻墙而入的一伙警察绑架,迁西公检法在六一零的指使下合谋构陷了,非法判了妈妈四年。

揣富林小时候和妈妈在一起的照片
揣富林小时候和妈妈在一起的照片

自从懂事起,家里就不断的有警察来抄家,翻东西,来抓妈妈、爸爸,二大妈、二大伯,富林害怕极了,以至后来小富林在外边和小伙伴儿玩的好好的,一听见有警车叫,就会飞快的跑回家,抱住妈妈,说警察来了,害怕抓走妈妈,如今妈妈还是被抓走了。

那天晚上十一点半,富林和爸爸乘坐的大客车与一辆小车猛烈相撞,两车立即起火,富林连同被子一起被震落到狭窄的过道地下。小富林吓坏了,爸爸急忙踹碎了安全窗,带着富林和几个外地民工逃了出来。富林和爸爸衣服被烧坏,脸漆黑,光着脚在寒冷的冬夜里熬过了两个多小时后,才被赶来救援的车送到了旅店。

死里逃生的父子俩终于在第二天上午十点来到了石家庄鹿泉女子监狱。在会见室登记处,一个五十多岁的女警、六监区队长李洪珍说:“不让见,柴君侠公开炼法轮功,不报数,而且还不写‘四书’,现在正在关禁闭。”爸爸问:“什么是‘四书’?”李说:“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爸爸又问关禁闭要多久,李说:“一个星期,半个月,一个月或者更长时间,没准儿。”爸爸问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就不再说话了。

爸爸对狱警说:“我们是从一千多里外来的,赶上放假,孩子也想来看看妈妈。路上遇到车祸,死里逃生,还是让我们见一下吧,孩子已经一年多没见妈妈了。”“不行,每次接见,你都不好好劝,反而更坚定了,不让见。”爸爸无奈,又说:“你不让我见,就让孩子见一见吧,快过年了,就让孩子给他妈在你们的商店里挑点吃的带进去。”李洪珍仍坚持不让见。

下午两点多,父子俩再次来到会见室,反复要求后,还是既不让见人也不让买东西。小富林急的直掉眼泪,哭着要见妈妈。他们一直等到下午六点半,最后不得不失望而归。

富林和爸爸哪里知道,当时妈妈正在遭受非人的折磨。

三、柴君侠在河北省女子监狱遭受的折磨

在监狱,柴君侠遭到恶警吴红霞电击脸部和背部,吊铐,三九寒天吊在门上吹冷风,关小号等迫害。每天还被强迫劳动十四个小时,最多达十八个小时。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九年一月八日晚上八时,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监狱的大法弟子柴君侠没下床报数,被新任教导员吴红霞(音)叫到办公室后,百般刁难。柴君侠不妥协,吴红霞打了柴君侠两个耳光,又拿起电棍猛击脸部、脖子、背部各十几次,导致柴君侠头皮破裂出血,脸、脖子、后背全是青紫。最后恶人残忍的将柴君侠吊铐在门栏上被寒风吹了一宿。

第二天上午十点柴君侠被关进小号,不让穿内衣,只穿没有扣子的棉衣,禁闭室内没有床,让她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水泥地面。关小号期间,恶警让犯人石军坐在柴的头上不让她睡觉,从小号出来后犯人李娜又当着监区长李红珍的面用衣服架打她,还骂她。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九日到三月期间,为强制“转化”她,六监区恶警不让她睡觉,在监舍大厅从晩十点站到凌晨一点。不让说话,不让洗漱,吴红霞还指使犯人打她(犯人因同情柴的人阻止没有打)。

在河北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后,柴君侠落下了心脏不舒服的毛病。


河北省女子监狱
出入监 0311-83939786
狱政科 0311-83939715
第13监区 0311-83939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