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监狱的累累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女子监狱位于石家庄鹿泉市铜冶镇,二零零五年八月建立,表面上装扮得碧草芳林、鸟语花香,如同花园,然而这人间美景的背后,却隐藏着血泪飞溅的累累罪恶。许多因信仰真、善、忍而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到这里迫害,已知的在这里被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共三百二十四人,目前仍在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约有十二人(不完全统计)。

一、出入监的暴力洗脑

河北女子监狱的十四监区,即出入监,在全狱是臭名昭著的“扒皮监区”,而且最不光彩的是,十四监区一直针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暴力洗脑,只有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人数较多的年份,才不得已将坚修法轮功者分给各个监区去洗脑迫害。

自二零一一年开始,所有法轮功学员坚定不妥协者不准下监区,什么时候“转化”(放弃了大法修炼)了,什么时候分到各个监区。十四监区第三组就是所谓的“攻坚组”,由一名常人担任组长,常任组员是两名犹大,然后就是给怕心重的所谓“转化好”的法轮功学员洗脑,这两名犹大给法轮功学员灌输歪理邪说,常人组长则监视犹大的动向,吓唬法轮功学员,给该监区教导员或者监区长打报告。对于法轮功学员坚定者,则不准睡觉、罚站、被毒打。

法轮功学员被隔绝一切信息,遭受长时间不断被洗脑,不让接见亲人,不允许购物,不让洗澡,被罚站、吊铐等等,全方面夹击。监狱知道,一旦该法轮功学员清醒过来,她就会后悔,所以写了所谓“四书”后,还要继续“学习”,每天写“作业”,不但看还要讲王志刚等人的污蔑内容,每看一点就要联系自己揭批,不说恶人满意的话就遭谩骂和惩罚。不仅如此,恶人甚至还让她们学习其他的宗教,以此证明彻底转化。

1、唐山法轮功学员张月芹就曾被电击并强迫站在烧糊的板子上。后来恶警将张月芹转到六监区,为了强迫她放弃信仰,当时的教导员吴红霞指使值班人员用针扎她,细针用完了用粗针,还打她耳光,直打到行恶者手腕疼的打不动了。后来恶警又令其它监区的邪悟者二十四小时轮番对张月芹洗脑,有时到夜间十二点,有时到凌晨四点。

三个月后,恶警看张月芹还不放弃信仰,又四天四夜不许她睡觉,直到她昏倒在地。之后又将她关进攻坚组,继续迫害数月。后来,张月芹被转到十三监区,被做了四天“转化”工作无效后,安排到车间干活。目前,老太太经常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很长时间,眼睛直直的,不跟任何人说话。

2、张家口的张秀花老人在被迫害的血压高达200多的情况下,监狱恶警指使邪悟者对其“转化”。开始由邪悟者高小春(石家庄人,已出监)、徐凤华(承德人)、李金花三人,后来又有高建华(迁安人)加入,整日灌输邪悟理论。张秀花所在生活组组长赵凤英(诈骗犯,未出监)写好“四书”,伙同屋内几个犯人拽着张按手印。当时张已被迫害的吃啥吐啥。当犯人强行拽她手按完“三书”时,第“四书”还没来得及按,张秀花就被迫害的晕了过去。晕过去后,是赵按的手印。六监区副监区长曹亚青威胁张:“我要转化不了你,我就调离这个监区。”后又伙同教导员张淑红、李辉等人恐吓老太太,让配合点,就算列入“转化”行列的了。张淑红还假意承诺“只要有我在六监区,就不再转化你了。”

3、原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刘金英在河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监狱恶警葛曙光等指使诈骗犯左毛毛用胶布把刘金英的眼皮翻上去粘上;踩掉刘金英的两个脚趾甲,还经常抓着刘金英的头发往墙上摔;用拳头专打刘金英心脏部位;把刘金英的两个乳头都拧出了血,刚长好又拧出了血;穿着鞋踢刘金英的两腿,致使肿的不能穿秋裤;还经常用鞋把刘金英的眼睛打的冒血,嘴流血,满脸青紫;站板凳,开飞机等等酷刑。

二、奴工劳动的超负荷

《监狱管理法规》中规定每天工作不得超过八小时,加班要监狱长批加班条。可是这里的加班条随时需要随时批,天天加班是正常的,不加班倒不正常。

从早晨六点起床,七点到车间开始干奴工,一直干到晚上七点半至八点才叫收工。中间两顿饭均在露天吃。吃饭时间短,吃饭慢的就吃不饱。星期天出工,下午六点左右收工,叫吃两顿饭。有时不出工,就得大搞卫生,不让人有空闲时间,给人很大的思想压力。这是从精神上的摧残、在肉体上的折磨。

在车间干奴工也十分严厉,如果忘记关机车、灯、电扇、熨斗都会遭到5至20元的罚金。有人生病后,只要没住院,就得出工,如实在走不了路,就用车拉着也得上车间。车间一律不准带任何吃的东西,个别狱警怕人们带吃的东西,经常搜身,搜出来就给扔到垃圾里,还得上黑板、扣分、扣钱或洗衣粉。车间的暖壶全部作废不叫用,叫人们用水杯接水喝,有时锅炉坏了,人们就得用饮用水或凉水,病号也不例外。每天收工时搜身,站完队查点人数,到严管队,要人人报数,报数必须下蹲,报完数还经常再搜身。到了监舍前,再一个个的报人数,然后才允许上楼。进监室后,由带班警官再次查号,逐个报数,最后开风场拿晾干的衣服、洗漱。九点半以后,开风场晾洗好的衣服,然后再逐个查人数,查完后才能正式休息。时间紧张得让人承受不了,给人精神上造成沉重的压力。

二零零六年底,监狱开始流行结核病,最多的时候达到一百多人吃结核药,根本控制不住。由于超负荷奴工,人的身体都严重透支,抵抗力下降。监狱虽然两、三个月体检一次,但那只是走形式,往往等发病了才看出来。发病的人只能吃到最一般的药,而且照样加班加点做奴工,除非严重住院的。

二零零七年夏天,为了赶制衣服,经常夜里加班到两点多,警察干脆就不让回宿舍,就让在车间睡,苍蝇、蚊子、蟑螂都爬到了人身上,人们累得只管睡觉。 在这里,常看到有人累的昏倒在地,而警察看见了也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醒过来必须接着干,不干就说装病。有人病情恶化有了生命危险,不能再被利用了,就把犯人推出去,钱却不准带走。

三、药物迫害的阴毒

1、原河北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刘金英被非法关押期间,狱警指使犯人给她灌药,没病硬说她有病,几个犯人拉过来就灌下许多不明药物,灌完药后不给她一滴水喝。在极其痛苦的情况下,她只好捧厕所便池里的水漱口。长期的药物伤害造成她头发大量脱落,牙齿松动,皮肤变色。为了少中毒,她经常到垃圾桶中捞捡犯人倒掉的饭菜充饥。

2、二零零九年四月份,张家口法轮功学员郝桂芝被绑架到河北省女子监狱,被强行迫害转化,逼其写“四书”后,出现精神恍惚,说话自言自语,胆小得不敢说话,一天总是哭,后来生活起居不能自理,晚上睡不着觉。恶警指使狱医给郝桂芝吃麻痹中枢神经的精神病药,吃药后很快全身无力,处于半睡眠状态,就这样也不安排休息的地方,还要在别人的监督下干活。

3、因为恶警们偷着在车间的热水瓶里放药,法轮功学员胡沈华喝后头晕,脖子僵硬,最初她认为是高血压而没有在意。后来别人喝她的水发现水是淡蓝色,而且喝后也出现和胡沈华相同的症状,才知道水里有药(胡沈华的水杯是蓝色的,所以看不清水的颜色)。后来不在车间放热水瓶了,恶警就又放到监舍她的热水瓶里,害得胡沈华只能到处找水喝。

四、采血样的可疑性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六日上午,一名男警领来三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说是给犯人化验有无传染病。法轮功学员尚世莹是医务工作者,非常清楚化验传染病得抽静脉血才能化验,可是这些医生并不抽血而是用大针在每个人的手指肚上扎一下,然后将血抹在事先准备好的物品上,再贴上姓名、罪名、家庭住址。尚世莹知道这是采血样、验血型。

自二零零二年起,中共邪党为牟取暴利,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曾身为护士的法轮功学员尚世莹敏锐地觉察到恶人要干什么,于是坚决拒绝采血样,并当众揭穿中共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孔潇飞恼羞成怒、暴跳如雷命十来个犯人将尚世莹连拉带拽拖进办公室,并亲自动手暴打尚世莹,尚世莹被打的衣服破了,全身瘫软不能站立行走,孔潇飞又命几个犯人按着尚世莹强行采了血样。

尚世莹被打成这样,当日下午还被逼迫做奴工,晚上收工时,尚世莹被十来个犯人抬着回到了监室,恶警孔潇飞命犯人监督尚世莹,不许尚世莹和其他人说话,不许尚世莹与家人通电话,害怕恶警恶行被曝光。由于长时间非人的折磨,尚世莹现在经常出现双眼肿胀、充血、疼痛,全身酸痛、肢体麻木等不良反应。

五、肉体摧残的无人性

1、二零零八年,法轮功学员赵晓露(六十多岁,张家口广播电视局职工)被非法关押进河北女子监狱,遭受了兰奇志等轮番强灌邪悟歪理后,又连续多日被剥夺睡眠,为了不让她睡觉被不停的拽着走,一瞌睡就被用笔打眼皮,用东西支着眼皮,一直将她迫害到困得快没有知觉时被按手印。赵晓露清醒后咬破手指用血写下严正声明。

后来家人得知她被迫害的一些情况,就给监狱打电话谴责。监狱恶警不但不思改过,反而指使罪犯在平时干活中给她找茬。犯人王秀英为讨好恶警不断滋事,无故打骂赵晓露,恶警安志英不但不管,反而将被打骂后的赵晓露关进小号(一米宽,长度方向刚刚躺下一个人,两层高的小屋,仅有一个很小的窗,冬天非常冷,夏天非常闷热)一星期。

二零一零年夏天,赵晓露又遭犯人董小英构陷,被关小号十五天,时值伏天,身上的衣服全部浸透,每顿饭只有一个馒头、一块咸菜,连续多日不给水喝。赵晓露从小号出来时,身体极度虚弱,干咳不能入睡,视力急剧下降。即使这样,恶警仍逼迫其干活,而且滋事、罚款、打骂不断。

2、七监区被犯人称为“敢死队”,刘淑芹是七监区遭受迫害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因刘淑芹拒不妥协,经常喊“法轮大法好”、“迫害法轮大法天理不容”,有时她一句“法轮大法好”没喊完就被几个人打倒在地。一次只因她看了看表,恶警就指使监视她的犯人赵小芹,揪住她头发,把她摔倒在地,赵犯用皮鞋在刘淑芹的头上疯狂了一样跺,她的头被跺了好几个大包。刘淑芹义正辞严地对那狱警说:“你是执的什么法?你执的是法吗?”恶警们吓的谁都不敢说话。

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下午,监狱举行所谓文艺演出,刘淑芹对着邪恶洗脑班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头目葛曙光喝令七、八个人,在二千五百余名服刑人员的面前对刘淑芹施暴,恶徒揪住刘淑芹的头发,捂住她的嘴,对她拳打脚踢。三月二十九日早上,刘淑芹再次高喊“法轮大法好”,又一次遭到七监区恶警操纵七、八恶徒暴打。残忍场面令所有目睹的人为之震惊。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五日,有外来人员参观,监狱恶警安志英、布艳丽等害怕刘淑芹揭露迫害,就叫来了牢头狱霸王梦鸾、王秀英等一伙人,强行把刘淑芹拖进仓库,将她用绳子捆绑起来,用布把她的嘴层层缠死,使她透不过气来。然后安志英把她踹倒,告诉犯人每天粘她嘴的胶带从她帐上扣钱。让两名犯人看紧,一直到外来参观走后才将她放出。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刘淑芹准备上诉,恶警不但不允许她上诉,还抄走了她写的起诉书和笔。晚上收工时刘淑芹强烈抗议迫害,高呼“法轮大法好,迫害法轮功学员天理不容!”被犯人按倒在地,非法押回监舍,从那天起每天五、六个犯人在刘淑芹左右,用白布捆绑住她的嘴。后来又怕外来人看到,改用透明胶带粘住她的嘴。犯人经常打骂她,她脸上被打破、身上经常被打被拧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大约六月有一天收工回监舍的路上,刘淑芹又被几个犯人打倒,她刚起来,又被犯人踹倒,而且有作恶者说:勒死她。后来,又造谣说她是精神病。

六、虚假粉饰的掩盖

河北女子监狱表面院落干净有序,号称人性化管理,而实际黑暗阴森,光鲜的背后是吃人的血腥残暴。

每次督查的人调查是否有非法对犯人凌辱和非法迫害的事发生,恶警总要对犯人讲必须按她说的做或恐吓犯人说:“你说什么要先想好了。”使真实情况不能揭露出来。据悉七监区恶警安志英为了掩盖罪行、敷衍督查,竟开会告诉犯人:“让你们怎么说,你们就怎么说。”安志英说:“每天劳动八个小时,有午休、节假日休息,就这么答,不许乱说。”听说后来又有投诉,督查再来巡视问到犯人,有犯人不敢说真话,也不想说假话就回答道“我不敢说”。

二零零七年六月份左右,河北省女子监狱来了邢台的几个警察和电视台的记者,她们把所有邢台的法轮功学员都召集到一起,进行所谓的“会谈”。其中几个放弃修炼的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发言被电视台录了像,而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发言则被记者掐断。

背后的真相则是:

1、粗糙的饮食。每顿饭菜量太小,根本就不够吃,早晚饭都喝粥,菜以豆腐乳、咸菜为主。午饭在露天吃,星期天只给两顿饭。饮食少见荤腥,甚至有时白水煮菜,被称“猪食”。只有来人检查时才逢场作戏加些菜。

2、搜刮钱财的超市。监狱超市的东西特别贵,接见时物价更高,家属来看望接见时必须买他们的东西。为大把捞钱,甚至连配套分发的囚服和囚鞋、床单等,都要收费。服刑人员来这里坐牢,都是经过了公检法司的层层盘剥,大都不宽裕,女监雁过拔毛的贪财嘴脸,令人心寒。

3、虚假的作秀。女监的图书馆、澡堂、操场等其实都只是摆设,是为了应付上面的检查,从不使用。每次视察,女监都要作秀。督查的人调查是否有非法对犯人凌辱和迫害的事发生,为了掩盖罪行、敷衍督查,狱警每次都直白告诉犯人造假,谎称:“监狱每天劳动八个小时,有午休、节假日休息,没有牢头狱霸,超市价格合理……”否则事后就要残害讲真相的人。尤其针对法轮功学员,因为她们不畏强权、敢于直言,狱警每次都要想办法把法轮功学员和调查团支开。

4、公开的索贿受贿。这里的警察大多好逸恶劳,常年让服刑人员侍候。平日里的铺被、叠被、洗衣服、涮碗,甚至端茶倒水等,都找刑事犯来做,刑事犯也都乐意去干,以博得狱警的庇护。而法轮功学员都很正直,不肯去做这种献媚讨好的事。这里凡是有点钱财的服刑人员,只要对狱卒一打点,不管其人品再恶劣,都能够“坐着直升机”火速出狱;就是刑期长的,也能够得到很好的照顾,可以不干活或少干活,却能够得到评先进、早出狱的机会。这已是公开的事实,如此行事,全狱歪风邪气横行。而法轮功学员却都坚持信仰无罪、不向危害人类的邪党低头弯腰,故都坐满冤狱才能出狱。

5、艾滋病人被胁迫做奴工。在十五监区,也就是医院,有隔离住院的艾滋病人,这里为发财,竟然让艾滋病人手工制作棉签、牙签等,因劳动不合理、又涉及不治之症的传染问题,有内部的正义之士将其首次曝光,恳请国内外正义力量尽快制止。

6、严密封锁真相传递。因忍受不了这里的暴虐,时有服刑人员自杀以控诉其阴恶。二零一一年,九监区一犯人自杀死亡,八监区也有人自杀(被抢救下来)。同年一月份十四监区将一犯人活活打死。六监区有犯人夜半心脏病发作不治而亡。此外,十监区曾有犯人上吊身亡事件。三监区曾传出有人撞死在禁闭室。凡是监狱里有犯人自杀、死人等重大事情发生,监狱就会如临大敌,不让与家人见面,以封锁消息。封锁消息手段还有,监区与监区之间不让说话。因封锁严密,就是一个监区内发生了自杀、死人、跳楼等大事情也很难在短时间内传出狱外。可是一管严了,里面的人就知道肯定有事发生,于是相互打听,反倒传得沸沸扬扬。鉴于法轮功学员几年来一直坚持在国际上揭露邪党迫害,致使中共恶警不敢胡作非为,里面很多身心受创的人都纷纷表示,出去一定在国际上彻底揭露这个阴险罪恶的黑窝,或者联名诉讼其恶行,维护人权。

结语:我们的忠告

在此,我们警告那些行恶者,“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必报”之所以能历经千年流传下来,是因为它不仅仅是教化人的道理,更是被无数次验证的事实。遭恶报者不仅针对恶警,同样也包括那些邪悟后助恶为虐者。宇宙规律面前,无人可逃。

目前,法轮大法已经在全世界各个国家弘扬并得到了认可,获褒奖无数。对大法无端迫害的中共邪党其鬼魅伎俩已经世人皆知,由此而引发的“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大潮更是席卷全球,明白真相从而声明脱离邪党者已达二亿六千万之众。倒行逆施,裹挟众生犯罪的江氏流氓集团已被国际法庭被判有罪。路是自己走,历史留给人们选择的时间已经不多,请明辨是非,弃恶从善,有条件者将功补过,才是真正的善待自己,对自己负责。

附录1: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部份案例

◆遭迫害死亡、致伤、致残者

唐山市路南区大业里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女学员岳春普,二零零九年四月,被唐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到河北省女子监狱。当年秋天被迫害的很严重,岳春普被保外就医回家中,因长期遭受迫害,岳春普的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岳春普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七岁。

梁瑛被非法判刑五年。在身体已经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梁瑛被送往保定满城监狱,后又从保定满城监狱转到石家庄第二监狱,最后转到河北女子监狱。经过多次辗转迫 害,她已经是九死一生,靠灌食和药物维持着生命。二零零六年五月九日,家人把她从监狱接到家中时,她整天少言寡语、目光呆滞,下颏不停地抖动,身体虚弱不堪。后来又遭到迫害,二零一零年四月,心衰、哮喘和肾病又复发了,五月十四日去世。

其中有一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过年前)因不“转化”,被十三个组的组长打手围攻一齐下手打,用木板子、铁勺子、塑料凳子等打法轮功学员。木板子、铁勺子、塑料凳子都被打碎、碎片飞的满大厅都是,该法轮功学员被打的五脏破裂、奄奄一息后,被关到阴冷、昏暗没有暖气的禁闭室里,此法轮功学员被关进禁闭室后痛苦的惨哀声不时传出窗外,禁闭室的值班警察竟然根 本不管,该法轮功学员当天晚上就惨死在禁闭室内。由于监狱严密控制、封锁消息,所以至今不知此法轮功学员姓名。

王丽霞,涿州法轮功学员被河北女子监狱迫害致双目失明。

王守萍(女,五十五岁,古冶区粮站退休工人)头发全白了,走路很慢。

李秀敏,二零零七年被迫害,眼底出现严重病变、面神经麻痹,而且出现三公分大的子宫肌瘤;身体状况恶化,眼睛看不清对面的人,下身经常出血。

白玉枝,女,四十五岁左右,被迫害的双目失明。

王素兰被冤判九年,在河北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子宫切除,高血压达200,腰椎间盘突出。

隗凤兰被河北女子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

邢台沙河市新城镇的李素芳,四十三岁,遭受迫害后身体状况很不好,精神恍惚。

张荣杰被迫害的左眼失明,右眼视力0.1左右。

于静霞被河北女子监狱迫害的心律衰竭。

郑秀琴被迫害的头发全部变白;万洪霞(音)身有残疾,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八监区被迫害的脖子上长大包,确诊为癌症,生命垂危。

◆精神失常案例

戴丽丽,女,二十八岁,保定人,被非法判刑八年。因监狱恶警和包夹给其造成巨大的身心迫害,使她精神失常,总是大喊大叫,为了所谓的不影响其他人,让她睡在走廊里。(原在太行监狱)

李晓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尹梅素,狱中得法,被河北女子监狱四监区施以酷刑、折磨、关禁闭、打骂,将她迫害致精神失常。

储连荣,非法关押到十一监区之前精神正常,经关小号迫害后,眼睛发呆。被犯医王曼和包夹犯人孙喜荣强行按着每天吃精神病药物,造成精神痴呆。

有人记述:曾亲眼见到一名大约三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天天被罚坐小板凳,不许说话,有时十二点才让睡觉。整天无休止的打骂,使这个法轮功学员精神出现异常, 常常半夜在恶梦中恐怖叫喊,受到更残酷的打骂,被坐班的警察亲信打手拖到厕所里关上门打,拖到大厅里罚站,有时还被用胶带粘上嘴、被光着臀部拖着走。这名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被天天拖着去医院野蛮灌食,同时被灌进不明药物,回来后就迷迷糊糊的睡觉。随着受迫害时间的加长,被折磨的精神出现异常,经常大喊大叫,后被强行关进禁闭室迫害。不知在禁闭室里受到了怎样的虐待折磨、被灌了什么药物,回来后就不闹了,眼睛发直、神情发呆、语言缓慢无力,且很多记忆都丧失掉了、面容变形、臃肿,走路也非常吃力,好象一下子变老了二十岁。此法轮功学员后被分到十一监区(精神病监区)受迫害。

涿州法轮功学员邢俊花女士,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邢俊花被送进石家庄女子监狱,恶警唆使犯人经常把邢俊花捆在椅子上,嘴里塞上裤衩或鞋垫,用胶带把嘴缠起来。长期灌精神病药,并把她双手吊在窗户上,脚尖刚刚着地五个小时。

丰润法轮功学员孙秀云在河北女子监狱已被迫害精神失常有一、二年的时间。

附录2:仍被非法关押在河北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一七年一月)

王素兰,被冤判九年的唐山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关押到河北女子监狱)。

庞舒月,秦皇岛海港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九月被海港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

黄翠金,秦皇岛卢龙县法轮功学员,刑期待查。

李学颍,秦皇岛海港区法轮功学员,刑期待查,被非法关押在第十监区。

张晓杰,秦皇岛海港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九月被海港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现被关押在第十三监区。

胡日美,昌黎县法轮功学员,约于二零一六年三、四月被卢龙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高素珍,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

周秀珍,唐山法轮功学员

卞晓晖,唐山法轮功学员

陈英华,浙江省法轮功学员

卢桂芬,河北省涞水县法轮功学员

附录3:河北省女子监狱地址:

河北省女子监狱通信信箱:

河北省鹿泉市石铜路55信箱(每个监区按其监区号排列,就是几分箱,如女子监狱三监区的信箱就是鹿泉市石铜路55信箱3分箱) 邮编050222

地址:河北省鹿泉市永壁村南500米处。从石家庄火车站乘44路转乘117路,或从纪念碑乘117路汽车到永壁村下车。
石家庄女子监狱办公室电话:0311—83939625
狱政科电话:0311-83939712,
监狱监察电话:0311-83939635
监狱咨询电话:0311-83939708。
教育科电话:0311—8393726;教育科长张会民,葛曙光
正狱长:郑晓英
副监狱长:杨玉芬(分管教育,包括迫害法轮功学员)、于福歧、刘义臣、马文章、李彦芳、郑伟森、胡熙群。
生活科:商慧、王莉。
上一任监狱长:张毅(已退休)13832116656、办0311-83939601
狱政科长付玉惠(女)13731123369;
葛曙光,女,教育科科长,原满城监狱女子中队教导员,0311-83939595、0311-83939727、0311-83939726、13722997678.张会军,男,教育科长。
一监区:吕凤兰、张平(恶)、李宁、郭晓琳、邢美洁、张辉、赵伟。
二监区:联系电话:0311-83939783,张丽华(监区长)、吴琳琳、李鑫、杨文英、高彤、张丽红、邢剑霞、张俊丽、张永兴、谭晶、方芳、孙志军。
三监区:谷永红、苏慧玲、马冬梅、张增燕、王伟敏、刘均、胡海萍、刘尔伟、吴飞。
四监区:孟颖(监区长)、宋爱霞、陈姗姗、张维霞、许兰、高丽娜、张运巧、布艳丽、蓝光玉,李秀珍、兰光玉、董雪、杜立平、李海云、赵静、朱莜卉。
五监区:(精神病监区)周春燕(区长)王丽娜、吕君君、吴红霞、张路花、马玫(已遭报脑瘤)、马桂双(教导员)、韩冬、杨杰英、刘洋、杜凌燕、肖红霞、李伟丹、王霞、李建利、李倩。王红梅、王丽、王丽娜、王平、张洁、贾慧娟、邓晓娟、高军梅、梁艳、邱硕
六监区:李洪珍(监区长)、孔潇飞(教导员)、曹亚青(副监区长,很邪恶)、孟慧、陈莉红、杨志红、范淼、史云霞、王蓓、何书彬、李辉、王贺莉、李会平、杜巧格、张亚斋、马克杰、于宗江、贾慧娟。张路花;责任恶警:段雪峰,警号1335190 现任六监区副监区长)
七监区:马莉、赵静、李秀珍、高璐、王亚娜、董雪、李琳、安志英(教导员)、杜立平、李海云、陈云卿、周红英。张运巧、布艳丽
八监区:毕春梅(监区长)、孙志军、王秀、周黔丽、刘华、韩秀欣(教导员)、杜立静、李永红、兰云鹏、郭晓慧、陈云伟、刘彦巧、徐海英、张洁。王淑敏
十监区:李春华(监区长)、尹金霞(教导员)、张霞、赵亚卿、马爱京、张新妥、杜建华、杨晓静。
十三监区:冯惠之(监区长)13503338384;徐燕:13932147831杜立静:13731123361;李红珍、张维霞、杨珍花骆杰,是河北女子监狱十三监区副监区长,十三监区教导员张淑红
十四监区:范青萍(监区长)、王野﹙教导员,警号1335110﹚。
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区还有:十一监区张露花
、十七监区金晓明。
狱警:6监区、姚某某7监区、8监区、17监区

附录4:河北省监狱局

地址:石家庄市友谊北大街36号,邮编:050000,电话区号0311

许新军 河北省司法厅副厅长兼监狱局局长 办公室电话:88607768
杨魁显 河北省监狱局政委 办公室电话:88607786
赵秀利 河北省监狱局副局长 办公室电话:88607756
孙 海 河北省监狱局副局长 办公室电话:88607766
赵希军 河北省监狱局狱政处处长 办公室电话 88606688,手机1393110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