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复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前年冬天,华北下了好大好大的雪。第二场雪后,道路被车子碾轧的象镜子一样光亮。一天上午十点多,我从超市买菜回家,不小心一下子重重滑倒,只感觉一阵剧痛袭来,痛得让我吸不上气来。

大概过了三五分钟,我才明白自己摔倒了,也弄清楚了疼痛的部位在左小臂。我扭转头一看,左小臂弯曲、摊散。我一边心里求师父帮我,一边用右手将左臂的最弯曲处搂住、用力一扳,左胳膊神奇的直了,正过来了。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弄好了。我顺势坐了起来。这时过来几个年轻人,要扶我站起来,我谢过他们的好意,告诉他们我自己能站起来,请他们帮我给家人打了电话。

我丈夫是个常人,他觉的我摔得很严重,催促我到医院去看看。我告诉他没事,给他看左臂,直直的,什么也摸不到,而且也不太痛。他不放心,一再坚持去拍个片。我理解他的心情,于是我们去了一家就近的医院,X光片显示左小臂桡骨、尺骨折骨折,也就是左小臂两根骨头都骨折了。医生说桡骨骨折的接口处有点翘,呈现一个角度,需要对接。我不同意,告诉他们自己能长好。于是医生拒绝做任何处理,也不给打夹板。

我们又去了一家好一点的医院。医生看了我们带去的片子也说有个角度,要给我整一下,这个医生不听我说,让一个小伙子抱住我的左上臂,他攥着我的左手,但只要他稍一拉,我就恶心得厉害,医生只好作罢,给我打了夹板,说我太虚弱了,让我先休息一天,隔天再来看看。

第三天,医生让我重新拍片子。拍片子的小姑娘大声告诉我:别动!她说我左臂骨折处有碎骨,她看到了好几块。医生拿着片子看了好久不说话,最后问我:你摔伤后有人给你对接过骨吗?我说:没有,是我自己扳正的。医生说:你过来,我指给你看。原来第一次拍的片子不清楚,医生没有看出来。在医生的指点下,我看到了一块块碎骨,但是这些碎骨都衔接的严丝合缝。医生说这桡骨至少断成七、八块,尺骨上也有,但都已经接好了,接得很好了,不用再动了。医生当天只是给我调整了一下夹板的松紧度,就让我回去了。临走时医生一再嘱咐我要好好养着,让我做一只大棉套子套在伤处保温,保证血液能够正常循环。我谢过尽职的医生,告诉他我的伤处会长得很好。我没有做棉套子,因为我的左手、左手臂一直是热的,而且颜色红润,也不蜕皮。

大约是十多天后,我的左手臂总是想抻,有时不由自主。开头几天力量比较小,后来抻的力量很大,自己不能控制,快到一个月才慢慢停下来。二十天左右,我发现左手臂离开挎着的绷带能慢慢的活动了,于是开始炼功。

三个月后,我去拍X光片子,结果显示:骨折处对位良好,骨头形态及骨质结构正常,关节面光整,间隙清晰。我又找到先前的那位医生,他一看片子便说恢复得很好。我问他先前骨折处两骨间的翘角不在了?他感叹的说:它们自己竟然复位了。他指着片子对我说:你看那些碎骨块已经长好了,看不出来了,骨折处的两骨已经很好的复位也看不出来了。再看这整条骨头,线条光滑规整,很好。

我心里充满对师父的感恩:当时在我用右手抓起左臂的一瞬间,师父就已经给我将断骨接好了。

在整个康复过程中,我除了用一副夹板外,没用一粒药,也没有做过任何其它的治疗。我丈夫与我一起走过了这整个过程,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无所不能。他感叹地说:你是有师父管的人。要是别人,上万块钱花出去还不见得咋样。

向慈悲伟大的师父谢恩!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