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我今年四十五岁,是中国大陆某地一家企业的职员。我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风风雨雨的修炼中,我从娇气变的坚强,从忧郁变的开朗,从自私狭隘变的宽容善良,我的家人也因为我的修炼纷纷得到了福报。

大法修心 家庭和睦

修炼,不只是炼炼动作,法轮大法到目前为止共有四十五本著作,指导弟子从一个好人做起,逐步去掉自私、妒嫉、争斗等不好的心,变成越来越好的人。自从修炼开始,我就按李洪志师父的教导,要求自己宽容忍让,凡事考虑别人、利益上不争不抢、工作兢兢业业。过程中也有没做到的,但下一次我会努力做到,从而越来越好,心境也越来越平和宁静,周围的环境,包括家人、同事、朋友、邻里之间,越来越和谐。

从家庭方面说,从我丈夫的父亲患绝症到离世,金钱方面我没有和他的继母和弟弟计较,全部由我们出资;家里的房产给了丈夫的弟弟,我一句怨言都没有;对丈夫的继母,我当作亲生母亲一样,亲亲热热的叫妈,不计较老人偶尔的言语伤害。这些,不修炼的丈夫都看在眼里。以至于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无理打压迫害法轮大法之后,丈夫虽然迫于江氏的淫威、迫于邪恶施加的压力,为了让我放弃信仰,违心的对我从苦劝、哀求到指责、谩骂,可是就在那对于大法弟子和家人来说最黑暗的日子里,有一次说起家里的这些事情,他不由得感慨,不得不承认我“做得是真好”。

其实不是我有多好,是师父在大法中教导我们:“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丈夫的弟弟也是我的弟弟,也是我的亲人,我对他就象对自己的弟弟一样好,要体谅他,关心他。其实我只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到了所有大法弟子都能做到的,仅此而已。

连续十几年的优秀员工

李洪志师父讲过:“某市一个辅导站站长到一个工厂去看炼法轮大法的学员炼的怎么样,那个厂的厂长亲自接见他们: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他们这样一做,把整个厂的精神面貌全部带起来了,厂子经济效益也好了。”[1]我牢记师父的这段讲法,十八年的修炼中,我在工作中一直是这样做的。工作中从来不推诿,不计较,别人不愿意做的,领导分派给我,我二话不说,做的尽善尽美。与同事相处,言辞上忍让,工作上多付出,利益上不争不抢,对别人的成就真心成全,对领导和同事的不足,默默补充。

我所在的部门这十几年更换了四届主管领导,都很认可我的工作和为人。年末推选优秀员工,最多两个名额,最少一个,每年都有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那一段被迫害最严重的日子,我和同修在单位里一边晚上通宵加班,一边白天被单位有关人员轮番找谈话,强迫放弃修炼。单位那个管人力资源的大姐不解的问我,单位都逼你们下岗了,你们咋还这么卖力工作啊?我坦坦荡荡的回答她:“就算明天开除我,我今天也会把工作认真做好的。”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大姐感动得瞬间泪流满面。

抑郁症不翼而飞

我修炼之前性格内向、忧郁,爱生闷气,修炼之后,同事都说我:“开朗多了,就像换了一个人。”

二零零零年的十一月,我突然出现抑郁症的症状,情绪低落,无缘无故地自责,觉的活着没有意思,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精神恍惚,人开始迅速的消瘦。最严重的时候,我整夜睁着眼不能入睡,听邻居家挂钟敲响每个整点,每个半点,眼巴巴盼到天亮,脑子里压抑不住的一个念头,就是想去死。我谨记师父说过自杀是有罪的,无论多么痛苦,也绝不自杀。可是那种精神痛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真的是悲哀绝望到极点的感觉啊!我一分钟一分钟的挨,用了我全部的意志力量去抵制精神上巨大的痛苦,抵制那个让我去死的邪恶念头。凭着师父的慈悲呵护,凭着同修无私的帮助,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严重的抑郁症烟消云散,从那时起到现在,再也没有出现过,我一直乐观开朗的走在修炼之路上。

了解抑郁症的人都知道,这种精神上的症状是现代医学无能为力的,仅能靠药物缓解。而我,因为今生有幸修炼法轮大法,没有吃一片药,没有采用任何治疗,一周时间彻底根除了抑郁症,能说不是人间奇迹吗?

亲人得福报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被迫害,被诬陷,法轮大法弟子经受了非人的精神和肉体迫害,家人也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焦虑中。媒体放出的连篇谎言,江氏集团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带给家人的误解、担心、焦急可想而知。然而,纸毕竟包不住火,海内外大法弟子共同配合用多种方式讲真相,让众多的大陆民众逐渐走出了迷雾,认清了邪党及江泽民的丑恶嘴脸。我的亲人们看到了我得法以后善待别人,身体健康,人变的乐观、开朗、坚强,从最初的不理解,到逐渐明白了真相。

对大法的认同也给亲人带来了福报。我八十多岁的老父亲,三年前相继患了脑梗、肺癌和心梗,对于老人,这三种病每一种都是要命的。脑梗的水肿期,大夫交待我们做好最坏的准备;心梗最严重时,一夜要用好几次速效救心喷雾,否则就上不来气,我和妈妈陪护在左右几乎一夜不能睡;诊断出肺癌时,更是让全家人陷入绝望,背着老人家偷偷哭泣,四处求医问药。我求师父救救老父亲,我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脑梗后遗症得到了比较理想的康复,肺癌治疗后已经两年多,没有出现复发和转移,心梗连支架都没放,症状就消失了,现在人好好的。每天我下班回来, 都会看到老人家悠闲地在看电视或看电脑,我开心地上前跟他打招呼:“爸我回来啦!”心里充满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无限感激。

我的妈妈,以前有心脏病和脑梗,住过几次院。自从我劝她三退(公开声明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后,再也没住过院。我的儿子从小知道法轮大法好,高考时状态特别好,超出平时成绩考入了名牌大学。暑假里孩子遇到一次车祸,被摩托车撞倒在地,摩托车主肋骨折了几根,牙也撞断了,孩子却只是皮外伤,交警都啧啧称奇。因为在大法中成长,孩子懂得要与人为善的道理,在刚被撞完脸上还淌着血的时候就安慰肇事的司机说:“你不用担心,我没事,也不追究你的责任。”

十八年的修炼,要说的故事说也说不完。惟愿世人能听到我的心声,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抹去对法轮大法的偏见和误解,明真相,得救度,一起笑着迎接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