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警察们的“风波”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四日】

正念解体一次“敲门”骚扰

二零一七年麦收前的一天,本想去同修家,转念想,这几天讲真相效果不好,该静心学法找找心性了,顺便关上门。还没等我坐下,就听外面车响,我顺着玻璃窗一瞧,是警察。

瞬间,十多人站满了院子。他们问我母亲我在哪儿,我母亲说,刚才还在家,谁知道现在出没出去。警察、县国保、公安局长、乡派出所的,几人喊着我的名字说:“我们都是共产党员,你要相信党,今天就是来照相。”有的说“看看家里有光盘、资料就拿走,不抓人……”

这些我在屋里听的一清二楚,该怎么办?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今天,我全盘否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思想、行为,我不能害己,更不能害这些受蒙骗的国保、警察们。

发正念清除迫害,我想开门,给这些人讲真相。其中有几人早已明白真相,说是为了完成所谓任务,可我屋里大法的东西太多,我不能让他们动大法的东西。我在屋里一声不哼,抱着《转法轮》坐在床上想:“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为救度众生的使命而存在,你们不配迫害我,你们不许参与迫害我,我今天就是为你们好,不许给我照相,我的真相资料是救人的,绝不能落到你们手里。”

有的扬言要砸门,我就发正念,我的门是大法弟子家的门,求师父保护,不许动。有的利用我父母喊我开门,我不为所动,这伙人急得团团转,一会儿装走,一会儿隐藏,一会儿出现,十多人在我家院子里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招数用尽了,无奈都走了,最后,交给村里书记。我给书记讲真相,最终解体了邪恶迫害。

“你真开朗”

二零一七年六月上旬的一天,我正在村后公路上收拾轧的麦子,乡派出所警车慢慢开到我身边停下来,喊着我的名字说:“有空吗?”我笑着说:“忙着呢。”问我还炼法轮功吗?我说:“这么好的功法,咋能不炼呢?不炼能有这么好的身体?”警察说:“真是,你比前两年又胖了。”(这个警察前年,我已经给他退党。)

我从法中明白,今天的历史是给大法弟子留下来的,大法弟子是主角。于是就堂堂正正的告诉警察,我们修炼法轮功完全合法,迫害有罪,你看江泽民栽赃陷害法轮功,跟着江泽民参与迫害的都遭现世报应了。二零一五年,我控告江泽民,把我绑架到县公安局,我把该说的都说了。现在只兴我说,不许你们警察问,问了不该问的,就成了参与迫害法轮功了,现在现政府颁布的司法新政,有规定,谁做事要担责任的,我是修炼正法的,做事为你们好,如果你们不听劝告,将来法庭上见。

警察似乎听懂了意思,话锋一转,问我家的经济来源?你都忙什么工作?我听出他们知道我忙讲真相,我说:“这不忙着收拾麦子吗?我家靠种地生活,你看,我一人炼功,全家老少都受益,身体精神都健康。你看,当再大的官职,再有钱,身体不好,就完了,我们炼功无病一身轻,大自在,平安是福,退党保平安。”

我顺便问另一警察:“你入党了吗?”他说:“在这警队里面都得入。”“要不我帮你退出?保平安。”看得出他有碍于别的警察,支支吾吾的,另一警察说:“行了,你忙吧,有空我们再聊。”我哈哈大笑起来,说:“你要炼法轮功来找我,随时可以来,你不学炼功就别来了。”警察都笑了,其中一警察说:“你真开朗!”从此再也没找过。

“你这包太珍贵”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三号,我去集市买东西,随时找有缘人讲真相,我的真相包挎在肩上,对面走过来三个警察,心想,这两个小警察没有见过面,不认识,注意点。我把真相包放到电动车踏板的纸箱上。此时,三个警察已来到我身旁,因市场堵车,我停在三个警察的身后。

没想到三个警察早就注意到我了。几年前曾骚扰绑架过我的一警察问我:“你怎么不走?”我笑着说:“不是你们也没走吗?”警察说:“我看你这包太珍贵,我们怕别人给你偷走,帮你看着呢!”我说:“我这包谁也偷不走,我有师父保护。”

其中一警察问我:“你还炼功?”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炼?炼。你看我身体多好,谁不让炼我也得炼。”一警察顺手拿起我的皮包,一看包里全是大法真相册子、真相光盘、破网软件、护身符,嘱咐我这包太珍贵太好了,你可看好。警察帮我把皮包挂在电动车把上,警察建议我还是挎在肩上,我笑了,三个警察也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都笑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