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市善良一家人遭灭绝人性的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四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和妻子孙凤霞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半夜在家遭警察绑架,仅仅十天,健康乐观的高一喜即被迫害致死,并遭强行解剖。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下午二点,高一喜二哥、二姐、二姐夫、外甥、小姨及他的女儿高美心,一年来首次被允许前来探望高一喜遗体,二十余名着装警察和多名便衣严防死守,把家人分成两组分别进入,只能三米外观看遗体,不到两分钟就被警察蛮横驱赶。

'高一喜遗照'
高一喜遗照

'悲怆而决然的家属:左起为高一喜的二姐、二哥、母亲、女儿、二姐夫'
悲怆而决然的家属:左起为高一喜的二姐、二哥、母亲、女儿、二姐夫

'高一喜与家人'
高一喜与家人

一家善良人

高一喜,家住牡丹江市穆棱市穆棱镇河北村,为人正直善良,性格开朗大方,曾当过酒店经理。他烧得一手好菜,做的美食让女儿回味悠长;天生一副好嗓子,唱起歌来让听众喜悦陶醉。其妻孙凤霞,在穆棱市下城子火车站上班。

高一喜一家是从山东“闯关东”来到穆棱镇的。高一喜的父亲高吉瑞,曾在穆棱林业局汽车队食堂当厨师,非常仁义、厚道,公家的东西不贪不占,还常常给乡邻的婚宴帮忙做饭。母亲姜自香很善良,自己非常节俭,但若来个逃荒要饭的,她却供吃供喝的,还给人家缝补衣服。有一次,他们家辛辛苦苦攒了一年的布票,给老大做了件新衣服,赶上来个逃荒的,姜自香就把衣服送给人家了。高家老两口没有多少文化,但却保留着中华民族乐善好施的传统美德。

高一喜是高家的小儿子,二零一二年患上了青光眼,视力仅剩零点一二,几乎失明,到北京同仁医院也没治好。他想起母亲的眼病在修炼法轮功后康复的奇迹,也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双眼就恢复了正常视力。他通过学大法更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不在外面和朋友吃、喝了,对家庭也更负责任了。

高一喜的大姐高秀荣一九九七年在北京打工,因患胃癌走入了法轮功修炼,不久身体就神奇的康复了。因此,父亲高吉瑞和母亲姜自香都修炼了法轮功。当年七十岁的姜自香也亲身受益,胃病好了,神经衰弱好了,舌癌好了,连自从四十三岁就看不清东西的眼睛也好了,能看书识字了,至今八十九岁了不用戴花镜。

大姐多次遭迫害、父亲惊吓离世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后,大姐高秀荣因坚持信仰被公安从北京押回,非法关押了好几个月,勒索去二千元钱所谓罚金,还被拉到穆棱镇中心大街游街侮辱(也是中共邪党为了恐吓所有老百姓的常用手段)。

二零零零年,高秀荣又被警察抓走,非法劳教一年半,当时警察把正在看孩子的高秀荣从炕上粗暴地拖到地上,鞋都没让穿就抓走了,并非法抄家,把几个月大的高一喜女儿高美心吓得哇哇大哭。

当时,父亲高吉瑞被吓得不敢炼功了,神情恍惚的看见一群着装的人,吓的脸色也变了,浑身颤抖地说:“他们又来了!”人也瘫软下去。高吉瑞被送到穆棱医院,不收留,又被送到牡丹江市医院,结果在高秀荣被绑架三天后在惊吓中离开了人世。而高秀荣于二零零七年再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二年高一喜的青光眼,通过炼功获得康复,他能扛着五十斤大米上楼,走路也特别快,跟他一起走路都得小跑。在兴奋之余,在家门口贴了一副感恩法轮大法的真相对联,结果片警王学义带领林业局国保警察来抓高一喜。高一喜被迫离开了穆棱,来到牡丹江市租房打工,留下女儿高美心陪伴奶奶在穆棱镇相依生活。每次女儿来,高一喜都给女儿做些好吃的让她高兴,而他自己却常常喝粥、吃咸菜充饥。

高一喜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高一喜在牡丹江市赠送别人一张真相光盘,被非法拘留,他绝食十五天后回家。而当天,大姐高秀荣在北京因为送人一本法轮功真相小册子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六年四月,高秀荣被从北京转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而在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深夜,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支队长李学军带领尹航等七人,未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将高一喜夫妻绑架、非法抄家。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早,高一喜被送往牡丹江公安医院,当时各项化验与仪器检查结果表明健康状况良好。高一喜的十六岁女儿高美心陪同年近九旬的奶奶匆匆赶到牡丹江公安医院,哭求着希望见到高一喜,看守所的多名警察恐吓并蛮横地驱赶她们,召集很多人将她们于三十日早上骗回穆棱老家,然而公安医院却宣称年轻健壮的高一喜于三十日凌晨五点猝死。

四月三十日上午,穆棱警察把高一喜的二哥高一信骗去,通知他高一喜死亡并强迫他同意立即解剖遗体,被拒绝。高一喜的遗体双目圆睁,眼角有泪痕,头部有瘀青,左手往左撇,右手抬高一点往右撇,紧握双拳,手指甲是青紫色,双腕铐痕明显,胸部鼓起,腹部特别瘪,后背往起翘没有贴到床板上,有明显的绳子捆绑的痕迹,右腿小腿处有三个粗大针眼。警察急急的在家属不同意的情况下声称解剖了高一喜的遗体。

牡丹江公安试图强行火化高一喜遗体,未得逞,于是就阻挠家属探视遗体。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下午,家属费尽周折,终于被允许去殡仪馆看望高一喜遗体了。在三十多名着装警察、特警及便衣的虎视眈眈下,六名家属还被分成两组进入,冷冻箱只拉出一点点,不让放下来,根本看不到高一喜的面容。家属隔着三米远看了一分钟就被特警暴力驱赶,高美心被警察狠狠推搡得差点摔倒在地上。

不久前,有目击者说,高一喜被绑架到牡丹江看守所后,绝食抗议迫害,被牡丹江国保支队及先锋分局恶警劫持到公安医院,用捆绑精神病人的约束带捆住全身折磨,四肢分别被捆绑在铁床头和窗户的铁栏杆上,用力向四面抻。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