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喜被害死一年 家属见遗体两分钟被驱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四月二十七日下午二点,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高一喜的家人:二哥、二姐、二姐夫、外甥、小姨及他的女儿高美心,一起去龙凤殡仪馆看望高一喜遗体,这是自去年四月三十日高一喜去世后家属首次被允许前来探望。二十余名着装警察和多名便衣严防死守,现场强行安检,家人被分成两组分别进入,只能三米外观看遗体,不到两分钟就被警察蛮横驱赶,高一喜女儿被警察推倒在地。

牡丹江市年仅四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在家遭绑架,仅十天左右被迫害致死。警察不许家属近看遗体,在家属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尸检,并百般刁难不愿给尸检报告。据了解,高一喜的遗体双目圆睁,紧握双拳,双腕铐痕明显,且身体已经僵硬,胸部鼓起,腹部特别瘪,头部有瘀青,小腿有六个明显的针眼。

家属为见遗体等一年 被三十人盯守要求安检

下午一点多,公安局的车先到了,看守所所长马国栋下车先问家属:“就你一个人?”家属回答:“人都在后面呢”。这时看到车里跟着下来十一个人,男的女的都穿着警察制服,还有一车特警,好几辆国保车,加上便衣,共三十人左右。

高美心抱着父亲高一喜的遗像,高秀清拿着鲜花进到了殡仪馆里,一大群警察已在那等着了。马国栋说:“要求我都告诉你们了。”家属问:“什么要求?”他说:“安检。”家属又问:“怎么安检?看个死人还得检查,你有文件吗?”他说是“规定”。一个戴黑色墨镜约五十多岁的男人,也跟着说什么这规定那规定的。家属说:“那是侵犯人权!我们盼了一年了你们不让见,让见了你们还刁难我们家!”

家属问那个戴墨镜的人:“你姓什么?”对方赶紧回避说:“你别管我姓什么。”这时一个四十左右的便衣也说,这是他们规定的。家属说:“你们的规定都是违法的。”他说:“违法可以告去!”家属说:“那当然了,正好四月十九日出台了检举国级国家官员,你们违法我就告你们。”

高美心祭文听哭警察

警察又说:“要按顺序悼念!不能一下子都进去,让家属俩俩进入。”家属说:“为什么两个一起进?我们一共就六个人一起进去悼念我弟弟,二个人进去怎么悼念?”他们说不行,家属又问:“为什么不行?拿出文件来,哪规定的看个尸体还得两个人一起进,我们还能把尸体扛走了?你们怕什么?”一个瘦脸的人接话说:“地方小,进不了那么多人,还有贵重物品呢!”家属反驳:“什么贵重的东西不都是尸体吗?我们还去抢呀?”双方就这么僵持着。

高美心哭着读着悼念高一喜的信,去年爸爸妈妈被抓,她和九十岁的奶奶去要人,不到十天健康的爸爸被害死的经过。旁边安检的男警察眼睛红了,后面的女警察都探着头看高美心。现场气氛顿时悲伤肃穆。

国保大队幕后操纵 家属被迫分组进入

这时家属发现刚才去了外面的马国栋回来了,原来他去请示国保了。国保支队队长李学军、尹航、六一零综合科科长朱家滨、检察院监所检察科田瑞生等人他们都在外面遥控指挥,不敢露面。

高美心的祭文念了一大半时,被马国栋打断,他问:“还见不见?”高美心哭着说:“我们盼了一年了,想见我爸爸一眼就这么难吗?我们就见个遗体你们来了那么多人?你们讲不讲理?”家属说:“见个死人你们来这么多人干什么?你们害怕吧!不到十天就把人害死了,你们做坏事了,要不来那么多人干什么?”戴墨镜的人说:“我们怕什么?”家属质疑:“不怕来那么多人?小题大做!”

双方又僵持了半个多小时。最后高秀清、高美心等三个女的进去了。之前警察谎称地方小放不下六个人,家属看过以后说:“里面特别大,六十个人也放下了”!

三米之外看了两分钟 家属遭警察暴力驱赶

冷冻室里面有几十个冷冻箱,一个工作人员把其中的一个箱子打开,把高一喜的遗体拉出来一点,只露个头。家属问:“怎么不放在地上呢?那么高我们能看见吗?也看不清是不是我弟弟?上回来看的时候就放下来看的!”

工作人员准备去拉个车子,把尸体放下来,出去了一下马上回来说:“不行了,单位有规定,不让放下来了。”另一个工作人员进来问:“怎么回事?”一个警察上前小声说了些什么。高秀清说:“我弟弟不是杀人犯,他就因为炼法轮功,不到十天就给害死了,还不让我们看!”刚说到这儿,被警察无理打断:“别说这些!”

在国保人员的操纵下,高一喜的遗体最终也没能放下来。高美心说把花放过去,并给爸爸戴个帽子,被一一拒绝,勒令家属不准碰尸体。家属隔着三米远看了一分钟,工作人员就把单子盖上了,特警蛮横的往外推家属,生拉硬拽,暴力驱赶。

警号四万五千三百五十九的警察差点把高美心推倒在地,高美心问:“你凭什么打人?你们是土匪呀?!”警察不容分说把三个女的推出来了。高一喜的外甥上前跟警察理论:“你一个男的怎么打女的?你们干什么?”这时一个看守所的女警冲上来,用蛮力把高美心推得更重更远,把门关上!

第二组看遗体的人员包括高一喜二哥、姐夫、外甥,同样不到一分钟被驱赶出来,一帮警察强拉硬扯高一喜的二姐夫,毫无执法尊严,如同盗匪,场面十分混乱。两组家属看遗体的时间,加在一起不到二分钟。

警察四处逃窜:一怕家属理论,二怕百姓围观

警察把高一喜家属推出大厅后,分头逃窜了。高秀清追着李学军质问:“这些警察怎么跟土匪似的打人?”李学军不说话,用手比划让那些警察赶紧走!所有警察都不说话,躲着家属走。高秀清上前追他们,他们开车就跑。高秀清转身向一辆特警车走去,特警车吓得马上启动,掉头就跑。高秀清又转向别的警察的车,那些警察也开车跑了;她就挨个找车里坐着的人,大多数都吓跑了。

据了解,龙凤殡仪馆离牡丹江市区路途遥远,坐公交车需要一个多小时,一般百姓都选择上午来祭拜家人,下午人员极少。国保大队之所以选择下午两点允许家属来,就是害怕民众围观,引起老百姓关注和同情。

此次警察的暴力驱逐,使得高一喜家人原本悲痛的心情更加沉重。高一喜未成年的女儿高美心受到惊吓,痛哭不止;高一喜的二姐夫心情异常低落,事后靠吃药缓解情绪。高一喜的妻子孙凤霞原本计划前来祭奠,但心情沉重、身体不适未能出席。高一喜近九十岁的母亲,年高体弱,家人怕她伤心过度,未前去祭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