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我地看守所非法关押同修的事情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日】看似偶然的机会,我从律师那里得知,我们本地一看守所共关押人员近2000人。其中女性约占四分之一,约五百人左右,而其中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就有八十人左右,其中女性约五十人。律师(此律师已经明真相)非常感慨,说:没想到看守所关了这么多没有犯罪的好人啊。

我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看守所里关押了这么多没有犯罪的人,当然反衬了邪党的邪恶,但是我们能让看守所这样肆无忌惮的非法关押我们的同修,是不是也说明我们做的不足?看守所里怎么能关住我们大法弟子?

回想同修们整体配合发正念解体了我们当地的洗脑班,那时候同修们多么重视发正念啊。我发现近期自己发正念是相当松懈的,前阵子看明慧网,不知怎么点到了明慧二零一六年关于加强发正念的通知,我意识到是师父在点悟我要重视发正念。

同时我也在反思我是如何对待同修被迫害这件事的。师父是不承认迫害的,连旧势力的存在都不承认,我发现当同修被迫害后,我接触被迫害同修身边的同修的时候,听到许多同修在讲被迫害同修的不足,认为这些不足招致了迫害的发生。我发现这之中隐隐约约认可了迫害,还带有对同修的埋怨与指责。修炼人在修炼中出现的不足都只是修炼过程中的一部分,我们都会通过学法和向内找归正自己,这不能成为迫害的理由。

师父说:“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可能大家听到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的帮他,所以我们就可以为学员做很多事情。”[1]

我们有什么理由去埋怨和指责同修,同修选择了修炼,师父会无条件的帮助,而我如果埋怨和指责了同修,那我不是做了一件师父不认可的事情吗?在根本上否定迫害的存在,这一念我是不是不足?

当我听到同修去分析被迫害同修表现出来的不足时,我是在认可了同修的不足,还是把这种同修的表现当作我自己的镜子,向内找我自己,是不是我存在我所看到或听到的同修的问题,是不是我能认识到同修在我面前的表现,就是师父点悟我找自己不足的机会?我能不能清晰的认识到我所看到的同修的表现也许只是表现给我看的,而不一定就是同修真正存在的问题?或者同修出现的不足,与我的促成有关?是不是我的依赖心害了同修?或者同修为解决我的事,占用了大量的学法时间而害了同修?我有没有只考虑自己方便而给同修造成了困难?我在同修被迫害这件事上有没有责任?

同修被迫害后,我有没有把同修的事当成我的事来对待?我有没有为制止迫害营救同修尽力?我做了什么?

另外,我认识到同修的被迫害,其实就是众生的被迫害,将有很多公检法的人出于自愿也好,被迫也好,参与到迫害同修的事件中来,我们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去向他们讲清真相,不参与迫害。而对于世人来讲,他们看到了大法弟子的被迫害,有可能产生埋怨心和怕心等影响了听真相。我自己很有体会的一件事就是我自己遭受迫害时,我的亲人朋友所受的压力,他们内心产生的观念,需要我额外付出相当大的努力才能化解。我做的不好的时候,就将他们推远了。

当然师父也讲了将计就计的法,但我悟到迫害的发生毕竟是众生的损失,也是我们自己给自己修炼的路上额外增加的魔难。

个人层次所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