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 做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一日】自一九九五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师尊的呵护下走过来这么多年,我无法用言语形容对师父的感恩。

我在东北的农垦区长大。农场有卫生室,从小我扁桃体发炎,每年必发一次。开始是用清热解毒片,一吃就好使,随着年龄增长,到高中时,我吃药已不好使,青霉素针连打三天都不退烧,扁桃体肿大,已经缩不回去了,苦不堪言。我上高中时,中国气功刚刚开始普及,我就练了各种气功,气功杂志无所不看。在大学期间对气功做了深入了解,开始打坐。练了四年禅密功,但却走不出气的层次,病也未好。

后来得知了法轮功,打电话找到北京研究会的负责人,他介绍我到北京军区木材厂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一九九五年五月我正式走入大法修炼。

通过学法知道业力轮报的道理,知道师父传给我们的是宇宙大法,第一次将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告诉世人,等于给人留下一部上天的梯子。我心中很激动,不断学法,不断明白许多法理。

随着炼功学法,自小折磨我的扁桃体发炎再也没出现过。一次我忽然头疼,我知道是清理身体,随着—阵接—阵的头痛,我吃不了饭,睡不了觉,到半夜在外面溜达,警察还盘问我。第三天,一瞬间不疼了。我即刻呼呼大睡。醒来后神清气爽。从此伴随我多年的偏头疼也不见了。

转变观念 修自己

自修炼以来,自己感觉在夫妻之间过的关很多,每月妻子的生理周期,我们必然有一次关要过,或是吵或是论战,二十二年了,到现在共有多少次矛盾?期间还有小的争吵呢。到近期了脑中还有离婚的念头。

因岳母有病,最近我来到东北某市,感觉这里的人与京城很是不同,说话直,似乎一切都是为钱,其它都是虚的,除此之外彼此之间没啥可谈,都是废话。相互戒备心很强。我感觉很郁闷。又想起妻子说话的态度,似乎多少年来从未有任何改变,大部份都是在训斥我,这何时是头……

忽然头脑中闪出师父的诗句:“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1]。

我忽然明白了,我应谢谢妻子,—切苦难是我自身业力造成的,不怨妻子,我应转变观念,并且要彻底转变,我应高兴才是。我老是提醒岳母生病是消业,应高兴才对。轮到我消业,我怎么就不高兴,还怨妻子呢?这么多年这关一直没过去。如同岳母没从根本上认识到病业一样,心里老认为是病,老想抹点药,老愁眉苦脸。到我这儿就是放不下常人观念,认为她不对,不善。观念转变了,—看,这不是消业吗,高兴来不及呢。同时通过向内找,提高了心性,何乐而不为?修大法是幸福的。

师父说:“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2]

境由心生 向外找是不善

以前我在向外看向外找,看同修缺点很容易,以法来要求别人,不是向内找规范自己。而我看到外面的世界,看到人们在谈论这里工资低,无生气等,看到各种人的各种缺点,每个人有什么缺点,如数家珍,周围同修的缺点也历历在目,看到这些我内心急、恨、不平。我为同修有执着心不改而急,为妻子对其母的情不放被旧势力钻空子而急,不知何时是头。我一步步费尽心机让在病业中的同修向内找,忘记从北京来时告诉自己要向内找不找同修。此时我的心态根本不是祥和的。殊不知所有我不想面对的这一切,恰是我内心心性真实的写照。是我内心的不善或缺点的外在反映,所谓境由心起,是埋怨心看什么都不顺眼。

看他人缺点已是不善之举,如狼在窥视猎物一般,这是党文化的强求对方改变。而向内找和看对方优点,以全面宽容的心态看待对方,只看优点,理解对方、包容对方才是善的表现。于是我开始在修善上下功夫。

当我说我不强求岳母转变时,妻子真的很高兴。因为她说我强求岳母转变她不认可。其实我自开始就不断找及分析岳母的执着已是不善。

妻子的大姨来了。这个大姨独身,不愿做饭。尽管我这儿这么忙,我仍然耐心的将饭做好,我不埋怨。我要修善。

岳母的饭我每天做三顿,做的香香的。我不再强忍着她的丑及脏,只看岳母优点。她得法不易,养活三个孩子不易。我心很善的对她,我感觉与岳母没有间隔了,心也就没负担,心不累。我现在有豁然开朗的感觉,恍然大悟之感觉。顿觉世人之苦。

看到同修执着马上向内找

因为我也有此执着才看到他人的执着。这是师父的点化。

同修是协调人。她看到其他同修有缺点总不改,她就急、恨、恼怒,又无可奈何。因为明明是错,又不符合法,为什么不改呢?很苦恼。我明白,看别人缺点并抓着不放时已是不善了,说不定生出怨恨,心更累,老看负面的东西,老看别人缺点而不向内找能不累吗?说白了是妒嫉心,怨恨心。这是党文化的斗争意识,是不善。

我说她不善时,她不明白,明明是同修有错,就要及时严肃给他们指出,让他们改。我看到她的这种心态,也急在心中,老想让她快点修去这个党文化,做证实大法的工作要耐心要善。

我马上警觉,我应向内找,我也不能强求她。否则同样不善。我马上坐在那儿结印消去这个强求的心、不善的心。片刻消掉后心态才平和下来,总之,向外找是不善,同时心性也提高不上来。

当修善时,就要明白宽容和看对方的优点。要多看看《九评》,去掉恶党邪灵,心变善了,才会更加有效的救人。

当我们老是想分清谁对谁错时也是执着,也是不善的举动。不论对方错或对,我们应该始终是善的,同时查找自己的心性、执着。

就在我的心转变时,第二天大集,岳母催我出去买菜,我知道自己心性提高了,师父又安排我救人去。赶集时很顺利的给七个人讲了真相。

以上是我的交流,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因果〉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