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强 师尊帮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二日】从一九九九年喜得法轮大法到现在,已经走过了十八个年头。修炼路上,风风雨雨,磕磕绊绊,每走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看护和救度。是师父传授的大法给了我智慧和胆识,是大法的无穷法力给了我勇气和力量。我把自己亲身经历的几件事写出来与同修共享。

得法前我身体很差,加上爱较真儿,脾气暴,家庭矛盾多,与同事之间也有隔阂,内心常常愤愤不平。感觉人生的空间太狭窄,甚至没有自己喘息的地方。通读了几遍师父的《转法轮》后我明确了人生的意义,懂得了修心向内找。

正念除邪灵 洪法劝“三退”

师父说:“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每个人都在正悟着自己将来在大法中认识的法。”[1]

我是一名中学教师,受邪党文化毒害较深。当时教育部门为了强化学校的邪党文化,要求学校唱国歌、升国旗,并在每周的周一早自习专门给学生上团队教育课。开始我虽然很反感,却觉的无能为力。

学法后,懂得了发正念救人。我尝试着发正念,解除他们背后的共产邪灵及黑手烂鬼等邪恶因素,让血旗升不上去,让洗脑会开不成。念正了,威力也就大了。一次学校做了充分准备,让学生列队到旗杆旁。要升旗时,我发正念:让旗升不起来!结果一阵风吹脱了拉旗的绳子,旗子挂在树梢上。有人爬到树上,但够了半天也够不着。折腾了一早晨,旗也没升成,最后只好气急败坏的让学生回教室。

我们学校规模不太大,各科老师都在一个大办公室办公。办公室里挂着马恩列斯毛等五个一米半高的魔头像。我对它们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这些共产邪灵,并利用中午自习,老师们有事出去的机会,摘下镜框取出魔头像烧了。镜框丢在了校长室床铺底下。一个月后人们才发现了这一情况。我借机向领导讲真相。并说明我校老师们三天两头吵架,都是受魔头们搞斗争哲学,搞窝里斗的影响,领导也认同。从那以后,老师们也不再吵架。魔头像再也不挂了。

“三退”大潮开始后,我给所有领导、老师讲真相,劝“三退”,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碍都退了。

我所教的学生,几乎是一个班一个班的退团、退队。讲清真相后,我在黑板上列好表,让学生按表填好“三退”声明。

最差毕业班变为模范班

二零零七年,我担任了我校最差的一个毕业班的班主任。

我用大法的真、善、忍法理和有问题向内找来感化、要求学生,使学生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家开始刻苦学习,班风变的很正,纪律、卫生等方方面面也大大改观。学习成绩也提高上来了。这个全校最差的毕业班很快变成为一个模范班。

毕业时学生要我给他们留言纪念,我说:“留给你们一句终生受益、逢凶化吉、平安快乐并要时时牢记的九个字吧。”我转身挥笔在黑板上写出:“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学生先是惊讶,后转为微笑。

同监室的犯人都“三退”

二零零八年我被恶警绑架,因为不“转化”、零口供,被非法判刑转到邻近的县监狱。

女监号长指使一个女杀人犯要给我一个下马威,進门要先把我绊个跟头,然而我進门时她却小心的接过我的被子放在了炕上。号长怒气冲冲的质问她为什么没按她的指使做,女犯战战兢兢的小声说:“她進门时旁边随着進来一个又高又大的神,冲我这式的(她比划着),我哪敢呀!”我知道,这是师父或护法神在保护我。進住后,我以慈善之心对待每一个人,谁有什么事我都主动帮忙。我首先对号长讲真相,开导她要善待同室犯人。她见我真诚友好,也不再敌视我。

没有了阻碍,第二天晚上我便开始炼功,后来我多次给号长讲真相。她与大法很有缘,很认同法轮功并做了“三退”,对同屋的犯人也好了。我喜欢唱大法弟子的歌曲,以后又教监室里的人唱,号长也带头唱。

男监就在我们隔壁,监室有一个姓姚的杀人犯人,已判了死刑,听说月底执行。听到女监这边唱歌,他热泪横流,哽咽着喊:“你们别唱了,唱得我心里酸酸的!”我知道他是与大法有缘的人,问明情况,立即写了一封劝善信,让号长在放风时偷偷给了他。他也把“三退”声明托人带给了我。相信他明白了法轮大法好和人生的意义,一定会有好的去处。

一次我被提审,事后我知道有一点我做的不好,心里很沉重。号长问明情况后情绪降到低谷,烦躁的都不想活了,看上去她比我还难受。这让我不解。不知过了多久她高兴的说:“姐,我想出办法来了,出狱那天,在所里你就喊‘法轮大法好,不符合法的行为全部作废!’这样你就能弥补。”她能想出这办法实在令我震惊,怀疑她前世是否修过。我心里虽然有点不稳,也觉的是唯一的办法。号长见我认同她所说,高兴的笑了。

同室的犯人们都退出了邪党及其附属组织,纷纷说出狱后一定要学法轮大法。

出狱那天正好是下午放风之时。我把“三退”名单郑重的放在我衣服的肩兜里,刚到所长室窗前就听号长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此时我想起与号长的约定,也振臂高呼;“法轮大法好!……”

后来我明白了,号长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为鼓励帮助弟子走过这一劫的精心安排。

正念强 师尊帮

一次我在发资料时被恶警绑架,他们把我关進一个冰冷的屋子里。当时已近年关,天冷的厉害,進屋就感觉冷,坐了一会儿,骨头节儿都冷透了。我心一横,干脆坐下发正念。我双盘坐在水泥地上一气发了两、三个小时的正念,身上暖融融的不冷了。我知道这是师父替我承受了。

二零一二年七月的一个大雨天,傍晚我到镇上最大的一个居民小区发资料,返回时见一辆车总是跟着我,我躲進路旁的一条胡同想等车过去,没成想这车过去了又返回来。我慌了,赶紧往家跑,一脚踏進一尺多深、地下水道入口处一块大石头的侧面,脚一趔趄,摔倒在水中不能动了。就感觉膝盖骨一下挪了位,好像腿肚子朝前了。大雨还在哗哗下,四周一片漆黑,我求师父帮助,双手摸着地慢慢站起来,一点一点往家挪。十几米的路,拖着双腿一瘸一拐的半个来小时才到家。我脱下湿漉漉的衣服,赶紧坐下忍痛用双手将腿摆好位置发完正念,紧接着就炼功。炼完之后感觉轻松多了。第三天就能走路了。

常言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我却几天腿脚就完好如初了。

那年女儿的单位办年度会演,单位已聘请了指导老师。天天下午排练。一天女儿来电话说:“单位让我们练《蛇舞》,肚脐上贴花,衣服上粘满鳞片,跳得我们个个都头晕头疼,我都承受不住了,这得害多少人啊?!”我安慰了女儿几句挂了电话,坐下来发正念,求师父帮助清除女儿单位那些不好的因素。果然,第三天女儿来电话说:节目换成了民族舞,指导教师也换了新人。我深切感到:师父慈悲,大法无边!人家衣服、道具都买了,指导教师也请了,想换就换了?说换就换,师父说了算!

去年秋天,我们印资料正忙,母亲打电话说她腿疼的走不了路了,说她的腿肿的奇怪,颜色都变了,像被烟熏火燎过一样。母亲近八十岁,血压又高,我说:“你多念‘法轮大法好’,我给你发正念。”我为母亲发正念并求师父说:“如果是旧势力以迫害我母亲来达到干扰我的目地,我坚决否定;如果是她应该承受的,我不会动心。”第三天母亲回电话说她的腿当时就消肿,第二天就好了,能下地了。几天后腿脱了一层厚厚的皮,像蛇皮一样。又过了几天,爆下了一些碎皮,也好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在母亲身上得到了证实。

师父说:“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用正念思考问题,每一个大法弟子都不会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来,看谁敢来迫害你!”[3]

师父告诫我们:“我们的路很窄,走偏一点就会出现问题。”[4]

回想走过的路,真正精進、正念正行是法学的好的时候。记得有段时间学法多,修得好,元神常常离体,跨过高山,飘过大洋,穿过一层层天,身体那个美呀,简直妙不可言,并常看到另外空间的胜景,还时不时的伴有神迹出现。一次和另一位同修一起发正念,同修看着我惊愕的说:“你浑身放金光,放出的都是半寸多的金丝!”我曾给一位基督徒讲真相,她现在修大法了。有一次她到我家来,看到我脑袋上还有一个头,并且说是彩色的,比我本人年轻。当时是傍晚时分,她怀疑是自己视觉有问题,第二天又早早来到我家,看到的仍是两个头。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5],我想这是慈悲的师父对弟子的鼓励,也是引导有缘人来得法。从此她走進了大法。她在她自己的家中看到了旋转的法轮和师父的法身。

几年来我家都有盛开的优昙婆罗花。开始在门的铁环上开出一朵,亭亭净植,即使触碰她也依然如故。后来在纱帘上也开出了美妙的婆罗花。我激动万分,感谢师父的鼓励!

我有幸得法,更有幸能在师父正法的殊胜时期助师正法!在正法最后的日子里,我一定牢记师父的教诲,学好法,向内找,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