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昌平区正在遭受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1)

2014~2017年北京昌平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综合报道)自1999年7月至今,江泽民与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已整整持续了18年。在这18年中,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坚定信仰而遭到中共恶党和江泽民犯罪团伙的血腥迫害。据中共北京昌平区“610”人员讲,在北京市昌平区遭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超过2000多人,其中被迫害致死、致疯、致残、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案例比比皆是。由于邪党的疯狂迫害,这些遭受迫害者的数据和相关信息无法完全知晓。

以下对北京昌平地区2014年1月至2017年6月,近三年多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的综述,是对明慧网2014年7月24日《北京昌平地区15年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报道的补充。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1月至2017年6月,北京市昌平区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总计224人次。由于中共封锁信息,更多的迫害还没有曝光出来,一些迫害内容、细节还有待于进一步查证。

总结这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内容,并不是对那些参与迫害者的仇恨与报复,只是想让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610”、公、检、法、司等相关人员,明辨是非善恶,停止迫害,抓紧时机给自己赎罪,不要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在即将开始的大审判中遭到法律与神佛的惩罚,为自己和家人选择好的未来。善恶有报,神看人心。无论你在罪恶中陷得有多深,只要痛悔的一念一出,神佛都会给你机会。

内容摘要
第一部分 正在遭受非法关押迫害的案例
一、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二、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第二部分 遭迫害典型案例
一、联合国关注案例五位亲人被迫害致死的陈淑兰再遭四年监狱迫害
二、2015年9月,以“阅兵”和 “诉江”为由,九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三、2016年12月,王友彬因旁听公开审理的案件而遭非法绑架关押
四、2017年1月,被昌平洗脑班药物致疯的李淑兰含冤离世
五、几年来对法轮功学员李成山连续不断的持续迫害
第三部分 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各年迫害综合统计
一、2014年1月至2017年6月迫害综合统计
(一)昌平各镇街被迫害人数分布
(二)被迫害类型统计
(三)2014-2017各年度迫害人数
(四)2014-2017迫害致死致残人数
二、历年迫害具体情况:
(一)2014年迫害综述
(二)2015年迫害综述
(三)2016年迫害综述
(四)2017上半年迫害综述(1月至6月)
结语——善恶必报 珍惜最后的机缘
附录 昌平部分参与迫害人员信息

第一部分 正在遭受非法关押迫害的案例

截止发稿前(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五日)北京市昌平区仍在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共计21人,其中被非法判刑17人,被非法关押4人。

一、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1、 郝福宁:被非法判刑四年三个月;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前进监狱迫害。

郝福宁等九名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六日清除昌平区十三陵地区污蔑法轮功的展板时,被昌平公安局绑架。二零一四年初,昌平公安局以“破坏法律实施罪”对他们非法提出起诉。六月二十二日,她们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非法批捕,后被昌平区公安分局和北京市公安局、国安、610等构陷,被非法关押。其中八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三日被昌平法院利用刑法第三百条非法判刑。

2、 封孝玲:被非法判刑五年。

3、 闫峰:被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

4、 蔺福华:被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

5、 张明霞:被非法判刑四年。

6、 张秀萍:被非法判刑四年。

7、 晋源涛:被非法判刑四年九个月。

8、 朱劲松: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9、 吕尚春:二零一四年九月在市场兑换真相币时被摊主恶意举报,于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被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现被非法关押在山西晋中监狱十中队迫害。吕尚春平时为人善良,不占不贪,很多人知道他吃素,不抽烟喝酒,清心寡欲,与人为善。他在业内口碑很好,朋友听说都难以接受这一事实。

10、邹德用:邹德用,山东烟台人,软件工程师,在北京工作,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二日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北京市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至今身陷囹圄,现在妻子也因讲真相被非法关押,家里只留下一个上初中的孩子无人照顾。

11、刘会荣:刘会荣女士,63岁,从不高声说话,总是非常和善,修炼法轮功更使全家和睦,只是讲述真相送人一个台历,被公检法合谋诬陷。二零一五年六月七日,刘会荣被北京昌平区法院冤判三年半。

12、高秀荣:法轮功学员高秀荣女士,曾多次被绑架构陷,非法关押一年多。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八日高秀荣遭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四年。

13、张鸿儒: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被昌平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天津茶淀前进监狱迫害。

张鸿儒被非法关押在昌平区看守所一个月后,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被劫持到昌平区南口镇陈庄村的洗脑班。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上午九点,昌平区法院二十法庭非法对张鸿儒开庭。张鸿儒在法庭上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经过和修炼后大法使他提升思想境界和道德水平,使他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好人。他还说:你们定的罪我不承认,修炼法轮功合法,不久的将来历史会还给我们清白,这一刻也会在历史上记载。

14、胡卫学:北京昌平区法院分别于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八月二日、八月八日、八月九日对胡卫学、陈军杰、苑雯、车永四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审判,其中胡卫学被非法判刑四年。

15、陈军杰: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16、苑雯: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17、车永: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1、赵淑玲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三日,北京昌平南口法轮功学员赵淑玲因粘贴真相不干胶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南口派出所恶警绑架,后又被非法抄家,抄走一本大法书《转法轮》和几本小册子。后被劫持到昌平看守所迫害。

赵淑玲已被昌平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年,昌平610还强迫赵淑玲“转化”。

2、李财华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上午,北京市昌平区法轮功学员李财华被昌平流村看守所几个警察闯到家中绑架。原因是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李财华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昌平国保绑架到昌平看守所,后由于不符合拘押条件,“取保候审”放回家,如今再次遭绑架。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四日,昌平法院非法庭审李财华,律师进行了无罪辩护。

3、钟秀青

钟秀青,女,南口饮食公司退休职工。曾经与丈夫张守文一起于二零一二年六月、二零一四年四月被昌平国保、南口镇610与派出所警察多次绑架,并被多次非法抄家,最近一次是二零一五年三月五日,被非法关押在昌平看守所长达几个月时间。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二日,钟秀清突然遭到绑架,第二天,家人莫名其妙接到她被非法判刑两年半的通知。现在钟秀清被非法关押在昌平区看守所。

4、张冠军

张冠军,北京昌平南邵镇营坊村人,于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在北京京都府驾校上班时被市公安绑架,并非法抄家,抄家时没出示任何证件,抄走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他们横冲直撞的行为把张冠军的生活不能自理多年的老父亲吓的直哆嗦。

张冠军修大法后是全村公认的好人,现家中有不能自理的老父亲和已怀孕几个月的女儿,家中又正在盖房子,张冠军又被绑架,把他妻子急的几天都吃不下饭。他妻子到派出所要人,说已把张冠军送到昌平流村看守所了。

第二部分 遭迫害典型案例

一、联合国关注案例:五位亲人被迫害致死的陈淑兰再遭四年监狱迫害

陈家合影:大弟陈爱忠、小妹陈洪平、大姐陈淑兰、二弟陈爱立母亲王连荣、父亲陈运川

陈家合影:大弟陈爱忠、小妹陈洪平、大姐陈淑兰、二弟陈爱立母亲王连荣、父亲陈运川

昌平区沙河镇南一村陈淑兰曾被非法判刑七年半,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陈淑兰被昌平松园派出所绑架,二零一三年八月被北京市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被送到北京女子监狱迫害四年。

陈淑兰一家,是中国大陆被中共邪党迫害得最残酷最严重的案例之一,是最早受到联合国关注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父亲陈运川、母亲王连荣、两个弟弟陈爱忠、陈爱立和妹妹陈洪平先后被迫害致死。一家六口累计被迫害致死5人;被非法判刑4人次;被非法劳教2人;被强制洗脑5人;被非法关押39人次;被绑架50人次;流离失所3人,累计遭受各种类型迫害达109人次。被中共邪党部门抢劫、敲诈勒索现金三万多元,被窃走两万多元。

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在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时,法警不断喝斥陈淑兰,不让她扭头看女儿一眼,怕她和家属说话,狠命往电梯里推搡陈淑兰。回看守所途中,押解的法警故意高速行驶后猛踩刹车,陈淑兰戴了脚镣,双手被背后反铐,动不了,坐在后排,被颠簸甩的摔倒,呼喊“腰疼,腰被颠折了”,请求降低车速帮助坐立起来。但是,法警不理睬不处置,陈淑兰疼痛难忍,满头大汗,不停呼救央求减速停车。法警却置若罔闻,仍然驱车高速行驶,对陈淑兰的伤情不予理睬,导致陈淑兰重度伤残。陈淑兰被送到南口医院、昌平区医院,经检查胸、腰椎多处压缩性骨折,当日下午即被送到北京公安医院,可她在公安医院并没有得到有效治疗,且无人护理。

女儿李颖向昌平法院副院长卢尔平、分管开庭的院长翟永峰质询,他们对此事互相推诿、拖沓,耽误治疗,置人生命安危于不顾。李颖要求给陈淑兰做伤残鉴定、提供病历和治疗方案也一直无果,当局也不让她会见。律师历经周折于八月十九日会见到被平车推出来的陈淑兰,了解到当时她已经六天没大便,除吃饭时间,没法正常喝到水,多天没洗脸、没刷牙,没有人护理,没有有效治疗措施,只是躺着,每天只吃一片钙片……

李颖为了营救母亲,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也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三十一天,看守所还以各种理由阻挠会见。

后来,伤残的陈淑兰被绑架到北京女子监狱迫害四年,几年里狱方不顾家人的不断请求,就是拖着不给严重伤残的陈淑兰办理保外就医或监外执行。

二、2015年9月,中共以“阅兵”和 “诉江”为由,绑架九名法轮功学员

2015年7月习近平在昌平南口阅兵前夕,北京市国保、昌平区公安局、政法委、610、密谋对昌平区的九名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和非法抄家。2015年7月20日,昌平法轮功学员王爱民、孟庆霞、赵少宽、国秀兰、李颖、张秀花、张鸿儒、白美丽等人遭到不法警察的邪恶迫害,在家中被非法抓捕、抄家,后被关押到昌平看守所。

这些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中遭受到了很大迫害,他们的家人也跟着受到了极大伤害。

法轮功学员国秀兰被北京市国保、昌平城南610、等十多人非法闯入家中,未经敲门直接利用“万能钥匙”将防盗门打开,绑架到昌平区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家里八十七岁的公公没人照顾,闺女怀孕也没人管,小外孙子上下学没人接送,国秀兰的丈夫每天上班工作也因此受到影响。女儿和丈夫几次去610等多个部门要人和讲真相,受到邪恶人员的威胁。

法轮功学员白美丽和李颖是母女俩,同时被昌平区国保、松园派出所不法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到了昌平看守所,在非法关押期间,年近七旬的白美丽老人遭到非法审讯和邪恶的迫害,6天后她的身体一下子就不行了,出现了严重的病症,送到医院检查,说头部出血,肋骨多处骨折,医生说:“救不了了,那么大岁数赶快通知她家人吧。”家人把白美丽接到家。

白美丽的二女儿李颖,看到了母亲和家里修炼的亲人们都因为修炼法轮功受益,她也走入法轮功修炼当中,修炼后也是受益匪浅,知道大法法理的她更知道怎样在工作和生活中去做一个好人。李颖在昌平区医院工作。李颖单位领导通知她的家属,问能不能上班,上不了班就开除。李颖的女儿没经历过这样的迫害,在家又哭又闹,精神紧张。心脏病复发,被迫休学一年,李颖丈夫身体不好,一着急就犯病,孩子和家人没人照顾。

昌平区沙河镇的法轮功学员孟庆霞,毕业于清华美术系,是一名画家,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她这个人变得非常的开朗和喜悦,身体健康,一家三口生活的其乐融融。在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孟庆霞因为坚持信仰,修炼法轮功,遭到多次的非法拘留、强制洗脑、判刑等邪恶的迫害,迫使其丈夫跟她离婚,使一个美好而幸福的家庭就这样破灭。从邪恶的环境中回到家以后,她主要靠卖画为生,供养儿子上大学。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在孟庆霞租住的昌平南大街什坊院的出租屋内,多名警察闯到她家将她绑架到昌平区看守所,家里的儿子无人照顾。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十天后,孟庆霞、赵少宽、国秀兰、李颖又被秘密送到昌平区委610办公室在昌平陈庄村绿色生态农庄的“洗脑基地”非法关押和洗脑,由昌平610廉学玉和两个姓刘的科长负责,被强制灌输造谣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的谎言录像,后来,又有邪悟的董福来和李桂芝两人进行所谓的“帮教”,直至习近平阅兵结束后的第二天九月四日才被放回家中。

张鸿儒(左一)与母亲、外甥、姐姐一家合影

张鸿儒(左一)与母亲、外甥、姐姐一家合影

张鸿儒,现年四十多岁,一九九五年毕业于武汉工业大学电气自动化系,就职于北京盛华实科技有限公司造价软件产品事业部。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二零零二年被绑架,非法判刑十一年,在天津茶淀前进监狱被迫害十余年,饱受折磨,头发都脱落得所剩极少。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张鸿儒在昌平区沙河镇兰堡公寓遭沙河镇派出所、昌平区国保警察绑架,电脑、刻录机、三台打印机等个人物品被警察抄走,七月二十三日凌晨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昌平区看守所。后遭北京市、昌平区国保警察构陷,遭到昌平区检察院非法起诉。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上午九点,昌平区法院二十法庭非法对张鸿儒开庭。张鸿儒在法庭上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经过和修炼大法后使他提升思想境界和道德水平,使他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好人。他还说:“你们定的罪我不承认,修炼法轮功合法,不久的将来历史会还给我们清白,这一刻也会在历史上记载。”他还说:“我在之前被非法判刑十一年,我从来都没有怨恨过任何人。我希望法官和在座的所有人都能守住人的良知和做人的底线。”

律师在做无罪辩护时,被善良的张鸿儒感动的流下了眼泪。律师指出:“我的当事人修炼法轮功无罪,应无罪释放。”旁听席上的家属都鼓起掌来。法官王式宽敲锤,以家属鼓掌违反法庭纪律为由,叫警察将家属驱离法庭。张鸿儒七十八岁的母亲流着泪说:“我不走,我要看我儿子,我儿子修炼做好人有什么错?”但最后,警察强行将张鸿儒的母亲、姐姐关在法庭外面。昌平区法院听命“六一零”,滥用法律,不顾事实,在没通知律师和家人的情况下对张鸿儒非法判刑四年。张鸿儒提出上诉,北京市中级法院徇私枉法裁定维持原判。

张鸿儒现在被非法关押到茶淀前进监狱。家属和律师认为,昌平区司法系统在抓捕、关押、审理张鸿儒一案的整个过程中,存在多处违法犯罪行为,天津茶淀前进监狱在监管张鸿儒过程中更是执法犯法,一再剥夺张鸿儒的合法权益。这一切迫使张鸿儒家属聘请律师启动刑事申诉,要求司法部门对办案过程和判决结果重新审理,要求对张鸿儒宣判无罪。

三、2016年12月,王友彬因旁听公开审理的案件而遭绑架关押

北京昌平区法轮功学员王友彬,今年六十六岁,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去顺义区法院旁听对法轮功学员孙福义的公开庭审,遭到无理劫持,被非法关押在顺义看守所七天,被夺去了最基本的人权,失去了人身自由,受尽了侮辱。

退休工人王友彬

退休工人王友彬

国家法律是允许公民旁听的,并且法律还赋予公民监督执法者在办案、审理过程中的公平与公正。王友彬去旁听完全是合法的,并且应该受到保护。可顺义区警方公然的违反国家法律,对旁听的王友彬绑架关押。

到顺义区光明派出所,警察就对王友彬进行非法搜身,将他的个人物品(钱包、公交卡、腰带)扣押,并对王友彬严刑逼供。警察逼问王友彬“你是听谁说的?你怎么知道的对孙福义开庭审理的?你怎么知道在三楼?你认识孙福义?”等问题。

王友彬问警察:“人民法院为人民,我旁听犯哪条法律?”警察回答说“不犯法。”王友彬说“那你们为什么抓我?”警察不予回答。王友彬知道他们根本不讲法律,就对警察的问题不再回答。

随后顺义区国保七、八个人把王友彬强行从光明派出所绑架到昌平非法抄家,抢走了一本《转法轮》、一个MP3播放器和几本《明慧周刊》等个人财产。随即警察将王友彬绑架到了顺义泥河看守所抽血化验,强制检查身体。后来警察又把王友彬绑架回了顺义光明派出所。就在十二月十日凌晨一、二点钟王友彬又被警察强制绑架到顺义区泥河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里,王友彬遭受了种种侮辱。由于王友彬不回答警察问的问题,警察唆使监室“头板”辱骂他,给了“头板”一盒烟。 “头板”强制王友彬在地上蹲着吃饭,不让他洗漱,不给他卫生纸。王友彬不知道厕所的水池是洗碗和洗吃食用的,就在水池里洗了手,结果那个“头板”就故意找茬,把王友彬的牙刷扔到茅厕里,叫嚷着说以后王友彬吃饭、洗漱等都用这一个盆。因为没有卫生纸,每次大便都是用手洗,监室的厕所都是玻璃门,王友彬从厕所出来,被关押的犯人们就高声的哈哈大笑、侮辱。在那里的犯人每个人安排值夜班,“头板”就让王友彬值第一个班,因为第一个班时间最长,从九点多要到十二点多。

第六天法轮功学员王友彬被换到另外一个监室非法关押,第七天王友彬才被以“取保候审”释放,回到家中。

2017年5月2日晚7点左右,王友彬和妻子吴淑贞被昌平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派出所民警张永霖和另一民警非法入室,威胁恐吓骚扰逼迫他们放弃修炼,还让交出大法书,并对他们进行非法录音录像,不让出家门,限制人身自由。2017年5月13日,昌平派出所又伙同社区、610人员共计10余人再一次上门骚扰又以录音录像威胁恐吓等方式,不准许出家门,影响家人正常生活再次让王友彬夫妇失去人身自由。

四、2017年1月,被昌平洗脑班药物致疯的李淑兰含冤离世

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土楼村农妇李淑兰,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遭邪党多次迫害,包括被非法劳教和强制洗脑,身心受到巨大伤害。二零零一年九月,在昌平区朝凤庵610洗脑班,被强行灌吃不明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于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晚含冤离世。

土楼村善良农妇李淑兰

土楼村善良农妇李淑兰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李淑兰和同修一起到天安门广场打“法轮大法好”横幅,未经任何审判,由昌平看守所被直接送去非法劳教。在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她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寒冷的冬天,让她只穿着秋衣睡在板床上,把她冻的不停的发抖,大部份时间是体罚,就是让她做“燕子飞”(面部朝下,趴在地上,头和四肢向上挺)、挨训,在调遣处这个魔窟被迫害十五天后,又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新安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新安女子劳教所,李淑兰遭受了更严酷的非人迫害,每天都被几个狱警轮流包夹看着,不让睡觉,强迫写“三书”,不写就天天“熬鹰”,逼着看诽谤法轮大法的书籍、录像,还被强迫干各种超体力的劳动,就连大小便都受狱警限制。在新安女子劳教所,李淑兰的身体被迫害垮了,大小便失禁,在裤裆拉、尿,臊臭难闻,狱警看她身体实在不行了,怕她死在劳教所,为推脱罪责,让她保外就医。二零零一年九月,她给新安劳教所写信,告诉他们不能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并声明在那里被迫所写的所谓“三书”作废。

劳教所的恶警为了报复,勾结昌平区610,把李淑兰绑架到昌平区朝凤庵洗脑班迫害。邪恶610人员,昼夜不停的让她看歪曲法轮功事实的录像,逼她写“三书”。李淑兰坚定大法,不为所动。610人员见达不到他们邪恶“转化”的目的,恼羞成怒,疯狂采取了最为阴毒的做法——精神药物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李淑兰被昌平610办公室人员送回家里。刚刚回到家的李淑兰头脑还没完全糊涂,她告诉家人:“从洗脑班回来前,四个穿白大褂的小伙子按着给我灌了六片大白药片。”后来她的身体和精神越来越差,第五天精神出现异常,时而明白时而糊涂。

李淑兰的丈夫,非常善良老实,有一次把她绑架走后,村委会、610竟然给李淑兰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家停水停电,剥夺他们正常生活的权利,他找村委会评理,质问为啥给停水停电,村委会倚仗邪党撑腰,蛮横的辱骂他。因妻子一次次受到的严酷迫害,丈夫心里受到极大的打击而身患重病。特别是李淑兰被灌吃不明药物精神失常之后,他的心理承受到了极限,最终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五日,身患淋巴癌含冤离世。丈夫的离世对李淑兰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身体每况愈下,有时一个劲的笑,接着又大哭,没多久,就完全变成了一个智障呆傻的人,不知吃喝,大小便失禁,两眼呆滞无神。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李淑兰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五、几年来对法轮功学员李成山连续不断的持续迫害

北京昌平区南邵镇辛庄村法轮功学员李成山,男,五十五岁,为人善良忠厚,自从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更是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做一个更好的人,妻子也于同年修炼法轮功。修炼后的家庭更是和睦快乐,一家人沐浴在法轮大法的美好之中。

自从中共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后,李成山的家庭遭到了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没有过过安稳的日子。夫妻二人先后遭非法劳教、非法强制洗脑、非法拘留、监视居住等等不公正的对待,警察和“610”、国保人员对李成山的一家白天黑夜的监视和骚扰。

李成山夫妇合影

李成山夫妇合影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李成山到昌平区崔村镇八家村送给乡亲新年台历,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崔村镇派出所不法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一宿后,因体检不合格,看守所拒收,办了“取保”后才被放回家。在这期间,昌平国保经常打电话骚扰他儿子,又指使南邵镇派出所警察到家中骚扰。二零一五年十二月昌平国保以调查起诉江泽民为由,闯到了李成山家骚扰,威胁家属说出诉江原由。

二零一六年七月份昌平区看守所预审邮寄传唤信,后又让派出所片警送来传唤信,威胁李成山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八日到昌平看守所会见。李成山知道自己没有犯法,自己没罪,就没有去。九月下旬,两名预审又到李成山单位骚扰,李成山明确的告诉昌平看守所预审:自己没犯错,没有配合的义务。

其中一个预审威胁说:“我现在就给你铐走。”说着就拿来手铐,还说:“现在我们叫你去你去不去?”李成山说:“我没有犯法,我不去。”并且还给预审人员讲真相。接着预审到李成山的宿舍做“笔录”,李成山据理力争,就是不配合。预审临走时说,我们还会找你的。

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李成山的儿子李刚接到昌平区检察院的威胁电话,告诉李成山十月十一号到检察院去一趟,如果不去,警察还会继续找。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七日中午,李成山在单位上班时被昌平区国保警察、看守所预审等不法人员从单位绑架到昌平区南口镇医院做身体检查,试图再次对李成山非法关押。因体检不合格,警察只好放人。警察向李成山要体检费,李成山没有给。警察让签字,李成山不签。

后来李成山又被警察绑架到了看守所预审科,做笔录。李成山不配合恶警,被警察强行戴上手铐。预审逼问,李成山不配合,给警察讲真相,讲他修炼后身体受益。李成山还劝导警察:你们所做的事是你们一生中最大的污点,终生的遗憾,不要再做恶了。警察只得让单位的领导把李成山接回了单位。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五日,昌平看守所预审科的罗云集、马刚和张某三个警察到李成山家中,将他带到昌平检察院,说他已经构成涉嫌违法犯罪。李成山说:“我没有违法犯罪,宪法上没有规定不让炼法轮功,是你们在执法犯法。”警察说:“如果我们让你过来,你能不能配合?”李成山说:“我不能配合,我没有错,我为什么要配合你们。”然后,他们又给办了张取保候审的单子和其他单子让书记员给送来让李成山签字,被李成山拒绝,他们就把李成山的儿子叫来签。李成山就向那个小书记员讲真相,告诉她,你以后遇到这种事,最好别干,别趟这混水,对你不好,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遇难呈祥。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七日早晨上班时,崔村镇派出所两个民警和两个协警到单位找李成山和他的领导,叫他和李成山一起到南口医院去体检,结果体检不合格,又把李成山拉到北京市海淀区拘留所,想把李成山非法拘留十天,到了那里又进行体检,海淀看守所看体检结果不合格,拒收。

自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至今,昌平区警方的做法给李成山个人及家庭带来了伤害,给李成山本人也造成精神的压迫。在两年中,李成山被多次的骚扰、绑架、威胁和恐吓,单位经不住昌平国保的威胁恐吓,不让他上班了。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晚上,李成山一下子瘫痪在床,失去神智,不说话,不能睁眼,家人怎么叫也没反应,生活完全无法自理。妻子是家庭主妇,没有工作,儿子未婚,今年才二十三岁,生活的重担都在李成山一人身上,家里和孩子还都需要他……美好的幸福家庭在昌平区公检法系统对李成山夫妇的迫害中被摧毁。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