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榆树市赵宇晶等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一日清晨六点多钟,榆树市法院非法开庭,冤判法轮功学员赵宇晶、王玉兰、朱艳玲三年多。法庭内,法官阻止法轮功学员和家属辩护,开庭仅仅二十分钟,就草草收场。

清晨五点四十分,国保警察、法院法警和工作人员陆续进入法院,有十几位警察在门前晃动,不时地的有四、五个警察兵分两路东西巡查,六点十五分法院正门前的十几名警察听到警笛声立即列成两队站在道两边,随后呼啸的开进两辆载着法轮功学员的面包警车。六点四十五分载着法轮功学员的警车又鸣着警笛使出法院。

法庭内 法官阻止法轮功学员辩护

在法庭内,不让当事人说话,更不许旁听家属说话。朱艳玲几次劝善、讲真相和辩护都被审判长打断,朱艳玲女儿说:“我母亲没有罪,为什么不让说话”就被法警斥责,后来当问及朱艳玲是否上诉时,朱的女儿又说了一句“上诉”后就被法警立即逐出法庭。

法轮功学员赵宇晶、王玉兰也同样劝说法官与警察不要犯罪、迫害好人等,都被阻止。整个过程三个法轮功学员的冤判过程仅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就结束了。

朱艳玲被非法冤判三年六个月  

朱艳玲被非法冤判三年零六个月。现在朱艳玲和家属正准备上诉。

几年来,朱艳玲经常被公安警察骚扰和非法追捕,有家难回,居无定所。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日又一次被榆树公安刑警大队绑架,非法关押在榆树看守所,家属为朱艳玲聘请了律师,榆树“六一零”和公检法部门不让介入,因此第一次庭审都没通知家属。这次宣判又没有通知家属。可见邪党的执法部门就是怕他们的恶行被曝光、被揭穿,不敢堂堂正正的审理,才起早进行冤判此案。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二日下午四点,榆树国保大队警察到朱艳玲家骚扰,朱艳玲没配合他们,六点多钟,恶警又强行闯入,把朱艳玲和丈夫劫持到公安局(她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并抢走个人物品。她丈夫被放回,朱艳玲被非法关押在到看守所迫害。由于抵制迫害,绝食抗议,朱艳玲身体极度虚弱,危在旦夕,在十二月六日和七日连续两天,将朱艳玲送往榆树市医院抢救,打完针后,又将她劫持回看守所。她的身体还是非常虚弱,看上去真的是生命垂危了,才被家属和亲友担保,办完保外就医,才放回家。

赵宇晶、王玉兰被构陷冤判三年三个月并罚款一万元

赵宇晶、王玉兰都被冤判三年三个月并罚款一万元,现在和家属正准备上诉。

榆树市五棵树镇法轮功学员赵宇晶、王玉兰、李香云于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去先峰乡土窑村告诉世人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不明真相恶人构陷,遭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连打带拽拉上车,欲非法拘留十天。当家属与亲友于一月十五日去拘留所接这三位法轮功学员回家时,拘留所警察告知,前一天他们被转到看守所非法刑拘。

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转到看守所几天后,就被公安局非法起诉到检察院,三名法轮功学员家属到公安局和检察院去要人,他们都是不负责任的推脱,不是找不到人,就是打电话不接,即使接了电话说两句就把电话撂了。李香云通过家属不懈的努力,于二月十五日被家属接回家,后来又被骚扰,现在李香云被迫流离在外有家难回。

根据公安局和检察院内部人员透露,他们办案人也是骑虎难下:审判吧,不够条件(其实所有迫害都是强加的);释放吧,还不敢放。期间,榆树公检法和“六一零”也费了好多周折把赵宇晶、王玉兰的案卷报到长春市检察院两次,让“上级”定夺如何结案。据赵宇晶家属说:“这次通知家属旁听的就是长春市中级法院打电话通知的”。

明慧网“2017上半年法轮功学员无罪获释综述”一文,今年一月到六月,在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中级法院,都有阻止或终止迫害程序的案例,五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获释,另九十七人被退卷。这些案例发生在中国大陆的二十一个省、直辖市。

长春市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人员,别再干害人害己的傻事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