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我修大法的丈夫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我和丈夫结婚已有快四十个年头了,丈夫憨厚老实,不擅言辞,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企业退休职工。在中共迫害大法的十几年里,我因坚持对大法的信仰多次被抓捕、迫害时,丈夫虽没修炼,却顶着巨大的压力,对我不离不弃,始终如一的关心我、支持我修炼大法。

(一)好好炼,我支持你!

丈夫憨厚、老实,也从不会甜言蜜语的哄人开心。我生了儿子后,体弱多病,整日心情烦躁不安,经常抱怨丈夫不会体贴关心我,觉得婚姻不幸福,觉得人活在世上就是一种痛苦的煎熬,日子过得很不顺心。我也曾四处寻找解脱病痛的良方,但费尽心思,到后来也只是一场空,身体越来越糟糕。丈夫看在眼里,也急在心里。

一九九五年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几天的功夫,我多种疾病竟不治而愈,从此我整个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心情愉快,对生活充满了信心,看丈夫也顺眼了,家庭也和睦了。丈夫在单位里是一个汽车司机,经常出差在外,所以我除了在单位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外,干家务和养育儿子也都由我来承担。我的变化,使丈夫很高兴,本来话语不太多的他,曾几次很认真的对我说:法轮大法确实是好,你好好炼吧,我支持你。他也多次和亲朋好友们讲大法好,讲我修大法后的变化。平时我要做我自己需要做的事情,他不打听,也不阻拦,只是偶尔叮嘱我注意安全的话,多年来,他都是这样默默的支持我。

(二)历风雨,不离不弃

从一九九九年法轮大法遭到江氏集团的残酷打压后,我多次被抓捕迫害,几次死里逃生。丈夫在承受着来自多方面的压力下,不受谎言的欺骗,对大法的态度始终没有变,对我坚持信仰没有指责和抱怨,在我蒙难期间,他一直和我站在一起,不离不弃,帮我度过了一个个的难关。

九九年底,我和两个小姑子(都修大法)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都被绑架,随后被拉回了本地拘留所,非法拘留了我们两个多月,还不让和家人见面。此期间,我丈夫每个星期天,上午回老家看望我的婆母,下午去拘留所给我们三人送东西,不管工作忙闲,每个星期都不落。

拘留所那个负责往里面传递东西的老年狱警,一次感动的对我说:我在这里工作已二十多年了,象你丈夫这样对待你们的没有第二家,有些家属能来趟打听一下就算不错的了,有的多长时间也不会来的,哪有你们这样的家属?你有眼力找了一个好丈夫,出去后好好待他吧。

从拘留所出来后,我们又被拉入了派出所,非法关押了半月多。每天晚上丈夫都去派出所的地下拘留室看我,隔着铁栏门,很是关心的问:他们对你什么样?有没有打你的?谁打你一定告诉我。每次去都叮嘱我吃好饭,注意身体。简单的几句话,使我感到心里很温暖,不感到孤单。

一次,我進京上访被北京警察绑架,因我不报地址姓名,被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我们本地的警察散布谣言说,我在北京被打死后直接埋掉了。家人多日没有我的消息,经多方打听也无果,也认为我人可能不在了。那天,丈夫来到我母亲家,心情很难过,我母亲见状,流着泪对我丈夫说:孩子的妈妈这么多日没有一点消息,可能人已经没有了,你还年轻,趁早另找个人好好过日子吧。我母亲话还没有说完,只见我丈夫已泪流满面,他哭着说:我还等着她回家过日子呢!我知道她一定还活着,决不会有事的。听到我丈夫的这几句话,我的母亲再也没法控制自己悲痛的心情,禁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丈母娘和女婿哭成了一团。后来我回到家中,我母亲含着眼泪把这事告诉了我,并发自内心的夸我丈夫是一个心地善良、靠的住的好人,嘱咐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待他。

二零零一年,我因不放弃对大法的信仰,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因身体出现病状提前回家)丈夫和我的弟弟、妹妹先后四次去几百公里外看望我,每次都带一些好吃的东西给我,叮嘱我保重自己。回家后,又几次给我寄信,信的内容简单朴实,但所透露出的真情和关爱。在那样一个失去人性,没有丝毫温暖的恶劣环境中,丈夫给了我很大的勇气和力量,帮我减少了很大的压力和身心的痛苦。

后来,所里的警察找我谈话,当提起我的家人时,她带着称赞的口气对我说:你的家人对你真好,特别是你的丈夫,看起来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和我被关在一个组里的那些法轮功学员和刑事犯们,看到我的家人那么频繁的来看望我,都羡慕不已,多次的和我说:你真是有福气,摊上了这么一家好人,你的丈夫对你真是有情有义,在当今的社会里找不到几个。还告诉我说:在劳教所里,有的长年也见不到家人的面,有的快三年了,家人一次也没有去过。在那个邪恶环境中的人,是非常渴望能和亲人见面的,哪怕是亲人的一句安慰的话,都会给他们莫大的鼓励和帮助。

一次,丈夫的一个同事告诉我,说他单位有一个人,听说我因炼法轮功多次被抓捕关押,曾几次很热心的劝丈夫和我离婚,还誓言旦旦的承诺帮助丈夫另找一个好老婆。对此,丈夫都不为所动,不理不睬,让其人感到有些尴尬,也觉的自讨无趣,以后也就不再说这些话了。很长的时间后,我和丈夫提及此事,我问他当时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为什么不搭理人家?丈夫表情郑重的对我说:在你很痛苦需要我的时候,我不能帮你,反而离开伤害你,我还是个人吗?你又没有错,法轮功也没有错,修炼法轮功是你的信仰,本应该受法律的保护。劝我离婚的那个人不是真的为我好,而是在害我,叫我做不是人的人,这样心术不正的人,我还搭理他干什么?夫妻就应该有难同当,不能一方有难,另一方逃避,这是对婚姻的不负责任。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什么时候也不会,除非等你好了不愿和我在一起时。听了丈夫说的这些话,我很感动。先前我还认为丈夫是一个不懂感情、木讷冷漠的人,其实他是一个外冷内热、有情有义的好丈夫。至此,我对丈夫才有了一个正确的认识。

(三)人心正,无畏邪恶

丈夫虽然还没有走入修炼大法的行列,但他深知大法是好的、是正的。这些年来,他除了在我遭受迫害时尽心的鼓励关心我,还多次在危难时挺身保护我,表现的无畏气魄,给了那些参与迫害的恶人极大的震慑。

一天早晨,我们起床后听到敲门声,丈夫不假思索的开了门,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就有十多个公安一哄而入,个个气势汹汹的样子。丈夫一下子明白了这些人是来抓我的。他一边大声的喊着:你们要干什么?一边拼尽全力的向外推那些人。一个恶警抡起拳头,恶狠狠的照着我丈夫的胸部拼命的打了起来。丈夫被打的脸色苍白,但他就是不肯松手,仍然向外使劲的推着警察们。见状,我怕丈夫被打坏,就大声的对着那些警察说:住手!不许你们打他!你们警察打人也犯法!同时急速的抓住我丈夫,使劲把他拉开,并小声的安慰他。这时,几个人趁机抓住我的胳膊往外拉我,我无法挣脱,回头看了一眼丈夫,发现丈夫眼里已沁满了泪水。

二零一五年五月,我依照最高法院发布的“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新政,向两高递交了控诉江泽民的诉状。可是两高不仅不立案,反而还违法的把诉状退回到了本市的公安手中。

那是七月的一天,公安去我单位,指派我单位的人去我家询问诉状一事。当时我丈夫也在家中,他一听此人的来意,还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就态度非常严厉的告诉他:是我叫她写的!你回去告诉公安,有什么事情,叫他们直接来找我,以后不准再找她的麻烦!来人一脸的尴尬走了。

没过几天,单位的人传话给我说,那天那个人回去后,把来我家的情况汇报给了单位领导,领导说:以后再也不要到某某某(指我)家去讨无趣了,她的丈夫太维护她了。咱没有必要去得罪人了。我听后很高兴,丈夫的正义举动,断绝了单位人配合邪恶的念头,减少了他们对大法弟子犯罪的机会,生命有个好未来。

(四)严厉制止不明真相的人污蔑大法

这些年,曾多次有人当着我丈夫的面污蔑大法,都遭到我丈夫的严厉制止。

一次,有人在大街上当着很多人的面说大法的坏话,我丈夫也在那里,他听到后,很严厉的对那人说:你炼过法轮功吗?那人说:我才不炼……

我丈夫口气更加严厉的对他说:你没有炼过,凭什么这样说法轮功的坏话呢?!法轮功把你怎么了?那人底气明显的有些不足的说:看样你是个炼法轮功的,不然,你怎么能替法轮功说话呢?我丈夫态度依然很严肃的说:我没有炼法轮功,但我知道法轮功好,因为我家人有炼法轮功的。从她们的身上,我看到了法轮功真的是好,不仅能使身体好,脾气性格都能变好。炼法轮功的人不做坏事光做好事。你倒给我们说说,这样的功法到底是好还是坏?!那人无话说了。我丈夫又说: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不能闭着眼睛说瞎话,更不能昧着良心落井下石。法轮功没伤害你什么,就不要跟着起哄,这样对你不好。那人听了我丈夫的一番话,觉得有些理亏心虚,再也没有说一句话。周围的人都在静静的听着,有的在默默的点头。后来,有人把这事告诉了我。我心里真为丈夫的清醒正义而高兴。

(五)让她好好炼法轮功吧!

一次我们回老家,听说一个邻居以前炼过法轮功,迫害发生后,她的丈夫听信了中共的谎言,不允许她再炼了。几年后,她身体消瘦衰老,耳朵也聋了。

我和丈夫去了邻居家,还没等我说些什么,丈夫就很认真的对她的丈夫说:你叫她快炼法轮功吧,好好炼!耳朵就能恢复听力。有很多重病的、医院都治不好的人,都炼好了。她的丈夫有些犹豫的说:国家不让炼,咱不敢炼,看到电视上放的炼法轮功的人被火都烧死了(指天安门伪案),我不敢叫她再炼。我丈夫表情有些严肃的对他说:并不是国家不让炼,这场迫害是江泽民发动的。完全是一场特大的冤案,用不了多长的时间肯定要平反的。天安门自焚案是真正的造假案,有谁见过天安门警察背着灭火器巡逻的?气管切开了还能说话唱歌?烧伤包的紧紧的,肉不都得烂掉了吗?如果烧死真能升天,在哪里都能烧死。还用跑去天安门烧吗?(这些都是他常看真相资料明白的)电视上说的都是骗老百姓的谎言,咱不能相信。要自己动脑思考,不能盲目的相信谎言。江泽民不让炼,它能给你治好病吗?让她好好炼法轮功吧!

听完我丈夫的话后,他脸上有了笑容,认真的对我们说:她要炼我不会反对了。这个邻居在一边听不到我们说什么,我对着她的耳朵大声的告诉她丈夫支持她炼法轮功了,她听到了,激动的眼睛里有了泪水。几天后,我托人给她请回了大法宝书《转法轮》,她高兴的见了我的面后连声说谢谢。

结语

在法轮大法被迫害的这些年中,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的许多家属,都不同程度的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和身心的痛苦,在这过程中,表现也都不同,有很多象我丈夫一样的正直善良的人,对大法有正念,对自己的亲人不离不弃,相互扶持走过了艰苦的岁月;有的知道自己的亲人修大法没有错,但在巨大的压力面前,表现的很无奈;有的为了自己的前程和饭碗,昧着良心和亲人脱离关系;也有极少数的人,被谎言毒害的头脑不清,与邪恶为伍,落井下石,帮助邪恶迫害自己的亲人。每个人的选择都会给自己的将来带来不同的结果。今天为大法弟子所承受的一切痛苦,都不会白承受的。当大法被平反昭雪之日,大法弟子的家人都能无愧地面对自己的亲人,这也是我们的一个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