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百信师信法 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在我闯过生死关以后,此事已经过去一年了,我也没有想写,前几天,师父点悟,这是我必须要完成的作业,我才下定决心写出来,今天我提起笔来把我的生死经历写出来跟同修交流,证实大法的伟大和超常。

在二零一六年的八月份,一场病业生死关来了。当生死关降临到我身上的时候,我知道是旧势力想把我拖走,直接针对我的命来了。我的肚子出现了问题,一开始特别难受,坐不住,不停的呕吐、恶心,浑身全是汗,这样持续了一天。状态特别不好,停了几天,我的肚子鼓起来,象怀孕八、九个月似的,这时难以忍受的疼痛时时伴随着我,整个腰象一块铁板似的,全是麻木的。肚子一会象火烤,一会象针扎,一点也不敢动,一动就剧痛,喘气都费力。我坐不住,躺不下,真感到生不如死,好象随时都会被拖走生命。

在这期间,来了好多同修白天黑夜轮流陪我学法、交流、炼功、发正念。学法的时候,我坐不住我也强忍着学完一讲法,决不躺下,无论怎么难受,再疼我都不躺,到了后来越来越严重,晚上睡觉不能躺,一躺就撕心裂肺的疼,我只能倚着床头迷糊一阵,黑白天这样煎熬着,持续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

这三个月我已是皮包骨了,但是有师父的加持,精力和正念还是很充沛,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那些难过的日子里,一丝一毫怕死的心都没有,心里很坦然、很平静,怕是病的心也没有,上医院的心更没有。因为师父说过:“真修的人没有病”[1]。我就坚信师父。我心里对旧势力说:我死也要找我师父,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就坚守这一念:哪怕我失去生命,对师对法坚定的心永远不动摇,因为我就是为大法来的。师父的法展现给我:“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2]。这场生死关对我来说,如果达不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我是闯不过来的,达到百分之九十九都不行。

过关中,在思想上旧势力干扰也很大,有时打到我脑子里叫我死,但是我决不承认,来了我就排斥。我在想是我吃苦能力不行吗?意志力不强吗?这时师父的法打给我:“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3]。我明白了,我是修炼人,我怎么能没有意志力呢?我就经常背这段法。

因为同修不放心我,晚上陪我睡觉,到点了陪我炼功、发正念。我们地区的同修真的形成了一个整体,真的感觉到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在同修的耐心交流下,我不向外看一点,只要同修提出我的问题我就全部向内找,所能找到的人心全部曝光出来,全部摆到桌面上,因为这是师父要的。我当时就想:难道怕曝光的面子心比我的生死还重要吗?比我成神还重要吗?在这期间师父也点悟我曝光。我一定把我修炼以后所有做的错事和人心全部来个大曝光。因为怕曝光的不是我,是旧势力,它最怕曝光,曝光出来就是它的死期到了,因为这就是在否定它,否定它的存在。

第一次曝光的时候,我找到同修把我在色上犯的错误全部说了出来,并且我越怕谁知道我越要找到那个同修说,因为这里隐藏着好多人心:求名的心、爱面子心、分别心、怕别人知道的心、怕别人瞧不起自己的心等等。因为我明白,我只有把全部人心放下,真正的听师父的话才能闯过来。旧势力就针对我有人心才迫害的。晚上做梦有几条蛇死了,我立刻明白了是师父点悟我,曝光它就对了。

后来还找到了好多人心,如爱传小道消息的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整天以干事为主,忽视了学法,还以为这就是修炼,根本没有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都跟不上,完全成了常人在做大法的事。随着我曝光,好多人心没有了,因为它们不是我,真正的我就是真、善、忍构成的,一切不好的行为都归于旧势力,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当我把所有的心都找出来时,我的症状还是没有改变。一天,一同修想怎样才能帮同修闯过来呢。他拿起《转法轮》书,求师父点化,一下子就翻到了不二法门的问题上。同修来说了此事。我马上明白了我的漏在哪里。原来,我地有个开了天目的学员,她和另一个学员发明了一套“往上冲”到天上去跟大佛讲真相,先拜了各位大佛,再跟他们讲真相,这事我也参与了。你拜了它,它就管你,这是旧势力给我记的这笔账,它是拿这个事往死里整我。

一天下午我与同修在读《转法轮》“修炼要专一”[4]时,我读不下去,撕心裂肺的疼痛又来了,疼的我满床滚。同修们马上停了下来,帮我发正念,我知道是因为我曝光它了,要灭它了,它在垂死挣扎。到了晚上来了好多同修一起读“修炼要专一”这段法,读了几遍,又发正念,到了半夜十二点,我还是很疼。第二天有同修说要写严正声明,彻底否定它。我马上写了严正声明,同修在第一时间帮我发出去,肚子不那么疼了。有小同修看到师父写了几个大字:学法、炼功、发正念、救度众生。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

我悟到思想上否定它,行为上也要否定它,才是真正的否定。三件事都要做,听师父的话。

在我肚子很大时,我晚上坚持走出去发真相资料,同修陪着我。第一天出去我的腿拖不动,拉不动,因为肚子很大,全部压迫在腿上,我还是坚持着,每晚都出去发。随着出去,我越走越远,腿也一天比一天轻松,最后有几天我能骑自行车去发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帮我,鼓励我。后来我又配合同修去集市讲真相。

在过关当中,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哭了好几次,发自内心的跟师父道歉,对不起师父,把我所有的心里话和决心全部跟师父说了,发自内心的忏悔,忏悔我的错。就这样在坚信中一天天坚持着。终于有一天,我坐沙发上看到我的肚脐眼上下跳动,我立刻明白了,是师父在帮我,在给我净化身体,我的肚子开始丝丝撒气。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 我终于有希望了,师父无所不能。

这期间我没有放松无条件向内找,我的身体开始慢慢的恢复了。正如师父说:“一个瓶子里装满了脏东西,把它的盖拧的很紧,扔到水里,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里面的脏东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会浮起来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来了。”[4]

在这里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恩师对我的慈悲;在这里我叩拜师父,感恩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同时感谢同修们对我的无私帮助,在这里我发自内心的说声“谢谢”,谢谢所有曾经帮助过我的同修。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