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 眼睛十天复明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一日】我七十五岁那年,也就是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中旬,眼睛里突然出现了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黑点,即常人所说的飞蚊现象——白内障症状,视物模糊,走路深一脚、浅一脚的。我知道这是过关,我不想告诉同修,想自己闯关,就加强学法、炼功、发正念,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了,病业假相不但没好,而且视物越来越不清,学法都看不清字了,心里不稳,炼功、发正念、讲真相都受到了影响。这怎么办呢?为什么会这样呢?那几天我精神压力很大,情绪低落到了极点,常人心全起来了。眼睛要是看不见了,这可是大事。儿子上班,老伴也去世了,自己一个人可怎么生活呀?心想实在不行就上医院吧(心里明知道不对)。

我把这事告诉了妹妹(以前学过大法,打压后就不炼了)和同修A,妹妹就让我到医院做手术,并让她在医院当护士的女儿去联系。那天我正要给妹妹的女儿打电话,联系去医院的事,突然接到同修B的电话,说要来看我,原来是同修A不放心,特意叫B来帮我。第二天B来我家看到我这种情况后,马上说这是假相,是过关,要向内找自己。她看我一个人在家,又正念不足,就叫我去她家住几天。

晚上我到B家,和她一块学法、炼功、发正念,这时眼睛已经看不清了,能认识人,但看不清字。B正念很足,鼓励、启发我要信师信法,坚定正念,什么事也不会有。

第三天学法小组同修一起来B家看我,原来是A在集体学法时向大家讲了我的情况。大家帮我发正念,一起切磋交流,给我鼓劲。在发正念时,八十一岁的同修大姐C看到师父用手在我眼睛上一层一层的揭象膜一样的东西。C高兴的说:“好了,师父管你了,你眼睛好了!”

B每天要接送孙子上学,做饭,家务活重,不能全身心陪我学法、炼功、发正念。看到这种情况,C就叫我去她家,她老伴去世了,自己一个人住比较方便。这样征求B同意后,C当晚就把我带到她家。

我在C家住了下来,学法点同修D考虑到C年龄大,还要照顾我,做饭等,就在家里包了一些包子送来,解决了我俩的一部份吃饭问题。这样每天除了三个小时睡觉,及必要的生活活动,其它时间我俩就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邪恶越不让我看,我越要看,越多多的看,就不承认它。一开始,我自己读不了法,看不清字,C就带着我读,她先读我跟着,每天最多能读三、四讲《转法轮》,然后再看师父讲法光盘。每天早晚炼两遍五套功法,同时加大发正念的力度,延长发正念时间,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每次发半个小时。在C家,看到C同修那么精進,每天学法、抄法、炼功、发正念时间抓得很紧,对我触动很大。

这样强化学法,第四天,C同修家的学法小组集体学法时我就能自己读法了,但有些模糊。C同修有点着急,就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她看书还有点模糊。”师父点化说:“有她修的。”这样不断的读法,慢慢的我的眼睛就好多了,能看清字了。刚开始读,我有点不习惯,读起来磕磕巴巴的,连续读了几页后,熟悉了就好了。

第七天,C同修带我上小组学法和同修切磋、交流,更增添了我的信心。回来后,C同修在厨房干活,师父又点化说:“自己能学法了就回家,谁家也别去。”

第八天,学法小组同修来C同修家看我,我觉得自己读法没问题了,就征求C同修同意,我就回家了。

这样经过同修们的整体配合,十天,我的眼睛就复明了,能自己学法了。

回家后,我自己一个人,每天静心学法四、五讲,早晚炼两遍五套功法,每天四个整点及晚上七、八、九三个整点发正念,天天出去讲真相、劝三退,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到学法小组学法,有时还会出现个别字看不清,这样经过一个月的调整,我的眼睛就完全好了。

那段时间,通过学法、交流和不断向内找,我找出了许多执着心:

首先是怕心。我地区大法弟子诉江后,受到当地警察和社区人员的不断骚扰。警察也上我家了,当时我去学法了,不在家,就儿子在家。为这事,儿子还专门去问他当警察的朋友,回来告诉我,他朋友说:“凡是诉江的,以前有所谓‘前科'的,这次都要判刑”,儿子让我哪儿也不要去,谁敲门也不要给开。听了儿子的这些话,我动心了。我想自己以前曾经被非法劳教过,怕心就起来了,结果眼睛就看不见了。我悟到这是我的怕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造成了这种病业假相。

另外,我平时没有按照大法严格要求自己,平时在家经常看电视,看连续剧都看上瘾了,也知道不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经常上动态网,热衷于看中共上层人物的新闻,看谁落马了,谁被抓了。认为自己三件事也没耽误,都做了,这些都是小事无大碍。

师父说:“我们有些学员在病业关上走不过来。你不要往大处想。你说我没什么大错误啊,对法很坚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当回事。邪恶会钻空子的,很多学员因为小事甚至于走了,也真都是因为非常小的事。因为修炼是严肃的,是无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长期都没修过,虽然小,你长期都没重视过,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为这个走的。”[2]

师父的这段话使我猛然间惊醒:这哪是小事?是我没把自己当作炼功人,而是站在常人这个角度去认识问题,去要求自己。常人吃、喝、玩、乐、打扑克、看电视、上网看新闻,可以;可是作为一个大法的修炼人,那就不行。如果长期不改,那就会成为一个大大的执着,我这修炼的漏还小吗?修炼本身就是要转变人的观念,走出人,电视、绯闻,这都是人的东西,是情、是色、是业力。看就是要,就在往脑子里装,眼睛就被污染。修炼人的身体都是净化的,你不得再多吃苦才能把它排出去吗?通过这次病业假相的出现,我认真找出这些执着以后,才真正认识到修炼无小事。

究其原因,主要是学法不深,不入心,常常把学法当成一项任务来完成,不能悟到更深的法理,所以层次也就提高不上来,长期误在一个层次中突破不了。比如:我对师父的关于病业方面的法就没有很好的理解透。这次眼睛出现病业假相以后,我没有好好的找一找自己,挖一挖深层次的原因,而是想到了去医院。我看到其他同修去医院做了手术,觉得他们现在也挺好的。这就是只看表面,不看实质,只学人不学法。

师父讲:“有的人以为给人治病,祛病健身是做好事。依我看,都没有真正的把病治好,都是把病推移了,或者转化了,并没有给它拿下去。”[3]有的同修病业关没过去,去医院做了手术,暂时那个病好象是没有了,可是那个业还在,并没有给他消去,只是往后推移了,过一段时间它还要返出来。

更重要的是真修的大法弟子,整个修炼的路都是由师父安排的,你只要坚定不移的朝前走,什么都不会落下。我原来还想到医院去,这明显的就是不想走师父安排的路吗?这不就是不信师不信法吗?但是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派B同修来帮我,又点化C同修帮我突破难关,知道此事的同修们都默默的配合,帮我发正念。没有师父的慈悲点化和呵护,没有B、C同修及学法小组同修的无私帮助、整体配合,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啊!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今天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希望有和我类似经历的同修,一定要好好学法,遇到魔难首先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自己正念不足时不要硬挺,一定要找同修帮助,加强正念,加强信心,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再一次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