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今天一位友人向我抱怨:说自己被一些查不出原因的病痛折磨,同时还失恋了,很难受。我能理解那种感受,因为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在苦难当中那种因孤独无助而产生的怨恨是极其难受的。说孤独,是因为人在面对苦难时的那种痛苦,往往他人是无法替自己承受的;说无助,是因为面对这些苦难,人多数时候是受尽了委屈而又无可奈何,比如无法保证自己不生病、无法保证获得忠贞的爱情等等。因此其实人是很弱小的,难怪西方宗教要把人称为“迷途的羔羊”。羔羊,本就是一种弱小可怜的生物,再迷途的话,就更加可怜了。

所以当我听到友人遭遇了人生的苦痛时,心生怜悯,在耐心的听她抱怨的同时,也只能用我所知道的正统价值观来开导她,希望她能正确认识人生、战胜苦难、成就自我。同时,建议她不要把爱情看得太重,多读一些对自己有帮助的书籍。她或许听进去了,或许没有。到了晚上,我发现这位朋友在自己的朋友圈里更新自己的状态:显示她在和一堆人喝酒。我不明白她这样做是为了单纯的宣泄自己的情绪,还是为了引起他人的注意。但是我知道的是,她目前的身体状况是不适合喝酒的。同时,我确信她内心的苦闷也不是靠喝酒就能排解的。

由此我想到了当下许多人排解情绪的方式,几乎都是以宣泄为主,而宣泄的手段大多数都是喝酒。仿佛真的是“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其实不然。人身处矛盾和挫折中,本能的会采取一种逃避的方式,而喝酒这种方式仅仅是麻痹了人的思维和感官,让人短时间内不去想那些让自己痛苦的事情。其实,这只是一种掩耳盗铃式的自欺欺人,因为人若没有勇气直面苦难,就永远找不到解脱的办法。如果真的一醉就能解千愁,就不会有“举杯消愁愁更愁”的典故了。往往醉酒只能使人暂时逃避痛苦,但清醒之后将会面临更大的空虚与痛苦。其他逃避的方式也是亦然。

据社会学家研究显示,当今社会中大部份年轻人的痛苦都是来自于空虚寂寞,因为当下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基本得到了满足,但精神生活却变得越来越匮乏。所以很多人就不知道怎么打发那精神上的空虚寂寞,于是就采取饮酒、赌博、吸毒、游戏、色欲、玩手机等各种嗜欲的方式来麻痹自己的神经,寻求精神刺激,使自己不去面对那无尽的孤独。

最直接的表现方式是:这类人一般都静不下来,无法享受一个人的平静,总要找人陪伴或者用各种方式来打发时间,但往往自己的生活环境也打理不好。我了解的一个人,每天都是手机不离身,随时都在玩手机,有大把的时间花在手机上,却不能关注自己生活,垃圾箱都满出来了也不知清理一下。这部份人还把生物钟都弄颠倒了,几乎是晚上不睡,白天不起,每天的“早晨”从午后开始,因为他们夜晚忙于“狂欢”和“疯玩”,非要把自己搞得筋疲力尽了才会睡觉,而第二天又是使劲的睡个自然醒,周而复始形成了恶性循环。每当问到他们怎么晚上不睡觉时,回答大致都是“睡不着啊”。我想这不单单是一个习惯问题,古书中就有记载:说人当晚上睡着之后,人的灵魂就会出来,那个时候就能看见一个人最本真的样子。所以我想这些人或许是惧怕面对自己的灵魂吧,因为当一个人活得没有理想没有目标,只是混混度日的时候,是害怕自己心灵的拷问的。于是也只有自欺欺人,得过且过了。

我说的这些绝对不只是猜测,因为我曾经也和他们一样,不知道人生的意义,惶惶不可终日。每天就是虚度光阴,因为无聊只有把存在的价值寄托在爱情中、游戏里,晚上失眠不愿睡,白天嗜睡不愿醒,总觉得时间太多、人生太漫长。有时也觉得自己活着没有意义,但又不甘心去死,于是只有拼命的找些所谓的“爱好”和“欲望”来“充实”自己,但本质上还是在“混吃等死”。

但好在我是幸运的,机缘巧合之下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使得我如梦初醒,终于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和生命存在的价值,很多困扰我多年的心结都被大法解开,甚至连哲学家们都研究不透的人生三大终极问题,都在大法中找到了答案。从此不再因苦难而过于痛苦,因为看透了苦难的本质;不再因爱情而患得患失、不再为名利得失而乐而忧,因为换个角度看那些东西不过是浮云;不再害怕孤独,因为内心充满了祥和的力量;不再觉得空虚寂寞,因为发现生命中还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需要去做,根本来不及感受寂寞;不再怨天尤人,因为修炼使身心都变得健康,甚至连缠绕多年的疾病都没有了……

树叶离开树枝就会枯黄,风筝断了线就会坠落,而人要是找不到根就会没有归宿感。自然界的规律告诉我们:任何生命没有根都会很快消亡。那么生命的根本是什么?怎样才能让自己活得充实有价值?这是每个人都需要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早一日醒悟,便能早一日收获平静祥和的幸福,那是一种不可描述的力量。而逃避不是良策,杜康也不能解忧,短暂的舒服之后或许是更无助的痛苦。人啊人,清醒吧,别再做迷途的羔羊了!

仅以此文献给那些在苦难中无法自拔和还未找到人生价值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