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综述(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

前言
一、主要迫害机构、死亡人数和死亡时间统计
二、曾经被媒体抹黑报道的死亡案例真相
三、监狱迫害后死亡案例
四、劳教所迫害后死亡案例
五、看守所、公安局等非法关押迫害后死亡案例
六、洗脑班迫害后死亡案例
七、骚扰及其它迫害死亡案例
八、各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结语

前言

法轮大法于一九九四年八月在云南开始弘传,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不完全统计,大法已弘传到全省所有的地、州、市、县,甚至边远山区村落,真善忍的佛法之光普照云南的山川大地,无数的法轮功学员享受着修炼大法带来的身心健康和快乐。昆明的残疾女孩杨苏红,身患骨癌晚期,现代科技无力救冶断言只能活几个月,却在修炼法轮功后痊愈;原勐海县史志办主任、《勐海县志》主编蔡鹏顺是有名的药罐子、老病号,多次被医院下病危通知,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健康,摆脱了病魔蹂躏,然而他们却都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被迫害致死……

在云南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生前承受的折磨和酷刑有:毒针、野蛮灌食、强服破坏中枢神经药物、暴力殴打、长时间坐小板凳、关禁闭、电击、强迫做苦役、强制洗脑,剥夺基本人权、精神和肉体折磨下的严管、戴脚镣手铐、各级骚扰、监控、恐吓、开除工作、开除学籍、剥夺退休金等摧残迫害。

十八年的腥风血雨,他们被致死的经历,见证了中共邪党的残暴和邪恶。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让我们认清是谁害死了他们!而这一切不是为了仇恨,而是希望更多的人醒来,分清正邪,站在正义一边,让我们在不久的将来共同见证迫害者被送上正义审判台的那一天!

一、主要迫害机构、死亡人数和死亡时间统计

据明慧网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二零一七年七月,在云南省被迫害致死和在迫害中离世的法轮功学员(不完全统计):49人,本省学员46人,外省学员3人。其中女性31人;男性18人。在监狱遭迫害后死亡11人,占总数的23%;在劳教所遭迫害后死亡6人,占总数的12%;在洗脑班遭迫害后死亡2人,占总数的4%;在看守所、公安局、派出所遭迫害后死亡7人,占总数的14%;遭骚扰、监控等迫害中离世的23人,占总数的47%。

'图:云南省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按迫害机构统计分布图'
图:云南省被迫害致死和在迫害中离世的法轮功学员按迫害机构统计分布图

'图:云南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情况分布图'
图:云南省被迫害致死和在迫害中离世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情况分布图

'图:云南省49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年度分布图'
图:云南省49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和在迫害中离世的年度分布图

表1、云南省各地区被迫害致死和在迫害中离世的人数明细统计表
地区遭监狱迫害后死亡遭劳教所害后死亡遭洗脑班迫害后死亡遭看守所公安局迫害后死亡遭骚扰、监控等迫害后死亡合计
昆明地区33121322
玉溪地区2 3 5
普洱地区 1 12
昭通地区1 1 2
红河州 3 2510
楚雄州 1 1
大理州 22
文山州 1 1
西双版纳州 1 1
外地学员3 3
合计 116272349

表2、云南省49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和在迫害中离世的年度统计表
49
死亡年份死亡人数死亡年份死亡人数
1999120094
2000420102
2001520111
2002320122
2003320133
2004520140
2005420150
2006220160
2007320170
20084不详3
合计

二、曾经被媒体抹黑报道的死亡案例真相

经济师、副镇长孔庆黄遭野蛮灌食身亡

'孔庆黄'
孔庆黄

孔庆黄:男,生于一九六六年,彝族,云南建水人。云南大学经济系大学本科生,经济师,曾任副县长秘书多年,一九九五年起任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一九九七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炼功后无病一身轻,处处按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自觉抵制走后门、收红包、谋回扣、吃喝玩乐等不正之风,是大家公认的好镇长,深受民众爱戴。

二零零零年四月七日,孔庆黄在全镇的计划生育工作会结束时,向参加会议的人谈自己炼功后身心健康,道德升华的体会,谈到新闻媒体对法轮功的一切报导是在造谣,由此孔先遭软禁,后被绑架、抄家,四月九日被非法关押在建水县看守所,并被开除出党,撤销副镇长职位。

当其父听到儿子被抓被关后,当场气绝身亡。在看守所期间,孔庆黄曾绝食近十天,五月初被逼写“三书”后,于五月九日回单位上班:送报纸、打杂。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孔庆黄到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大法鸣冤,六月二十八日被公安带回建水后,被再次关押在建水县看守所,孔庆黄绝食抗议非法迫害,遭恶警强行灌食、灌盐水,每隔四、五天灌一次,导致孔庆黄喉管血管破裂出血,八月二十五日出现生命危险才送入建水县人民医院,并将他四肢捆绑在床上进行“治疗”。

孔庆黄绝食60多天,身体虚弱应补充能量,而这时医院每天却要抽孔庆黄的血一至两筒化验,不知是他们不懂医疗常识,还是受什么人指使,把孔庆黄当作实验品来实验。一个月不断地被大量抽血,孔庆黄身体迅速垮下来,相当虚弱,九月一日他同意进食,到九月二日处于昏迷状态,九月三日晚九时去世。

孔庆黄去世后,恶人严密封锁消息,仅在秘密火化时,通知其被绑架在洗脑班的妻子王伽月到殡仪馆看了一眼,此时身高1.75m,体重80多公斤的孔庆黄,双眼凹陷,身体仅剩下薄薄的一层骨架,整个身体皮肤干枯、变形,其遗体被非法解剖。为掩盖迫害孔庆黄致死的罪行,相关部门向全县数百个单位发文,污蔑孔庆黄是“绝食自杀身亡”,并由当时在临安镇任书记参与迫害的李自恒上电视坚持这一说法,以蒙蔽全县人民、污蔑法轮大法。之后李自恒被任命为副县长,后又任县人大主任。

直接参与迫害孔庆黄的人员彭连益、郭跃、曾保和等恶警还荣立三等功,领取了奖金和证书,并通告全县人民。从而在全县范围内营造恐怖气氛,增加打压力度。孔庆黄是云南省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的第一人。之后孔庆黄的骨灰被扣押,长时间不给安葬。

三、监狱迫害后死亡案例

(一)在云南第一监狱遭迫害死亡案例

1、遭七次迫害的方征平老人在狱中被迫害致死

方征平:男,四川籍,60岁。出生于四川省宜宾市屏山县,家住西昌市410厂,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到云南绥江县讲真相,被绥江县恶警绑架,后又被绥江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在云南省第一监狱遭迫害。二零一三年五月,云南省第一监狱通知他妻子程冬兰方征平已死,历尽苦难,他最终没能活着走出黑监狱。

方征平老人,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先后遭受了七次迫害,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三年的十四年中,方征平有近三分之二的日子被非法关押在狱中,期间两次被非法劳教。每次都经历了酷刑拷打和残酷折磨,一次比一次惨烈,身心受到巨大摧残。在马坪坝洗脑班,被手铐铐上后,抛起来摔在地上,在烈日下暴晒;在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被狱警唆使犯人暴打,被打得满脸是血。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三日方征平被绥江县法院诬判七年。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方征平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途经云南曲靖时,劫持方征平的恶警将方征平羁押在曲靖监狱一宿。点名时由于方征平没能及时回答,曲靖监狱的三名恶警一拥而上,一顿拳打脚踢。三名恶警用穿着皮鞋的脚向方征平的脸上、身上狠狠踩踏,方征平被打倒在地又挣扎着站起来,又被打倒,往复多次,直到方征平不能站立。遍体鳞伤的方征平被抬到云南省第一监狱后,四十五天以后才基本能站立行走。

二零一二年得知方征平被非法关押在云南一监十监区三中队,因拒写“保证书”而遭到关小号等多种酷刑折磨,方征平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下了病危通知书。他父母给云南一监写信,希望能取保回家,未得到任何回音。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方征平被云南一监迫害致死,狱方也未告之方征平父母。狱方在方征平死亡三十六天后才找到方妻程冬兰(程冬兰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被非法判刑十年,在四川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一监拒绝了程冬兰要求见方征平最后一面的要求,火化了方征平的遗体。方征平父母在悲愤中请了律师对方征平的死因进行调查,同时依法申请国家赔偿,但遭到狱方的刁难、威胁。

律师分别于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和十月十四日,两次到云南一监。两次均被一监故意刁难和以各种借口推诿,拒绝出示律师要求提供的与方征平死亡案件相关的入监体检报告、尸检报告等十二项信息资料,并用各种手段阻止律师继续介入此事,云南监狱管理局还出函和去人到律师所在地的司法局“告状”,希望当地司法局给律师所在的事务所施压,用年检来威胁他们的介入。

云南一监的种种表现,已明确的证实和透露了几个重要信息:(1)方征平在云南一监“非正常死亡”;(2)云南一监在掩盖方征平的死亡真相;(3)云南一监对方征平死亡案的影响及将要面对的后果心虚畏罪。

云南一监欲盖弥彰,费尽心思的掩盖和作秀后面隐藏着可怕的罪恶。正义会迟来,但决不会缺席,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之徒,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被追查到底。

2、四川的罗江平遭监狱施毒针致死

罗江平:男,51岁,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撒莲镇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一月在云南省楚雄州南华县被绑架,遭非法判刑四年半,在云南省第一监狱遭脚镣手铐、打毒针、超强劳动、单独关小号等迫害,生命垂危,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保外就医放回家,仅五天,于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多含冤离世。

罗江平从小父母离异,他在十几岁时双脚疼痛,饱受腿疼的折磨,由于家里穷,没钱医治,只有在疼痛中苦熬。一九九六年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炼法轮功后身轻体健,腿疼病不翼而飞。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罗江平多次被米易县公安局、米易县撒莲镇政府绑架、抓捕、抄家、勒索,二零零二年初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四川德阳监狱遭到多种酷刑折磨及超强度奴役迫害。

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罗江平、张吉美在云南省楚雄州南华县龙川镇讲法轮功真相,被龙川镇派出所绑架关押在南华县看守所。二零一二年四月罗江平被南华县法院诬判四年半,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

在云南第一监狱,罗江平拒绝“转化”,遭到一监区的恶警姚加兴、冰风、杨纪良等的残酷迫害,狱方对罗江平从以下多方面进行迫害:

(1)暴力“转化”,野蛮灌食:罗江平拒绝强制洗脑迫害,以绝食抗议,被狱方野蛮灌食,用工具将罗江平的下牙全部撬掉,上牙只剩几颗松动的牙齿。撬牙导致口腔大量出血,嘴里面都是烂肉。

(2)云南一监对罗江平打毒针,破坏中枢神经,损毁内脏器官。

(3)罗江平被关单间小号,戴脚镣手铐,遭到狱警和犯人肆意毒打、体罚。

(4)强制劳役,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超负荷劳动,完不成任务不准睡觉。

罗江平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取保”回家后,多次向亲朋好友诉说他在监狱被打毒针,左右两臂被打毒针的针眼周围2公分的范围都呈黑色。罗江平被打毒针后,肚子胀,五脏六腑疼痛难忍,大小便不通,双脚肿大,坐不起来,更无法站立,连头都抬不起来,有气无力,说一句话也非常吃力,脸色蜡黄,瘦得皮包骨头。昆明市二医院出具的罗江平的病情诊断是:罗江平的肝脏有多个黑色包块,是肝硬化晚期。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到同年十二月,短短的三个月,罗江平就被云南第一监狱迫害成肝硬化晚期,导致生命垂危。

'罗江平临去世前在家里的照片'
罗江平临去世前在家里的照片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生命垂危的罗江平被家属取保送回四川米易县的家中, 十二月二十四日,米易“610”办公室二人和撒莲派出所二人到罗江平家进行骚扰,看到奄奄一息的罗江平,还说罗江平外出必须给派出所报告。时隔五天,罗江平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迫害离世。

3、迟志在狱中被迫害致肝癌,出狱后离世

迟志,男,27岁,云南省昭通彝良县人民银行职工,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迟志身体单薄多病,小小年纪就患有慢性胃肠炎、甲、乙型肝炎等疾病;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不治而愈,身心健康,在单位是个好职工,家庭和睦美满。二零零三年六月迟志向世人发放法轮功真相材料时被当地国保队长颜永翔,副队长梁东梅、王毅等恶警绑架、殴打、非法抄家,后被冤判三年半并被五花大绑 “游街”示众, 在捆绑时迟志不下跪,遭到武警用脚狠踢,所谓的“公审公判”,使迟志的人格、精神、身体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和伤害。

迟志被非法判刑后被单位开除,妻子也在各种压力下和他离婚。迟志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五监区受迫害,在云南省第一监狱被强迫每天做十多个小时的奴工活,身心受到极大摧残,患上了肝癌,家人接回后迟志贫病交加还经常受到公安骚扰,身体骨瘦如柴日渐衰竭,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含冤去世,年仅二十七岁。

(二|)、在云南第二女子监狱遭迫害死亡案例

1、优秀妇幼保健医生沈跃萍被迫害致死

沈跃萍,女,49岁,玉溪市妇幼保健站医生,沈跃萍在家是位贤妻良母,在单位是医术精湛深受病人爱戴的优秀医生。沈跃萍自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更是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工作中任劳任怨,对病人不分贫富贵贱一视同仁,时常接济帮助困难患者。一次有位捡垃圾的妇女带着高烧的孩子来看病,因她身上又脏又臭又身无分文,医生都不愿接待她,沈跃萍看到后就主动给她孩子看了病,开了药,并且掏钱帮她付了针药费。

沈跃萍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四年十二月,玉溪红塔区公安分局何晓沛、张翔宇等恶警在一展销会上把沈跃萍、普志明夫妇等多位法轮功学员绑架,沈跃萍被非法判刑四年,因沈跃萍在法庭上义正辞严的揭露对其孩子三天的非法铐、吓,被法院加刑一年。

在五年的监禁中,沈跃萍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女子二监集训监区,因拒绝所谓的“转化”,从二零零六年三月开始就被关“禁闭”,一直被关了三年。整天面对的是恶警的轮番轰炸(强迫洗脑)、辱骂及喇叭中最大音量的洗脑之词。在关禁闭期间,每天被强迫坐在光床板上十六个小时以上,没有站、走的自由,不得洗澡、洗衣、来例假不允许用卫生巾、还随时被“包夹”(专门看管法轮功学员的犯人)打骂或用针扎、用手拧、掐,每天强逼她吃或者在食物中投放不明药物,以致使沈跃萍咳嗽不止八个多月,最后导致昏迷,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将她送进昆明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抢救。身心遭到巨大的摧残,受尽了非人的折磨。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她的家人突然接到监狱告知沈跃萍病危,当家人赶到医院时,沈跃萍已经被迫害得肺穿孔,奄奄一息,连睁眼、说话都非常困难了。五月十三日在病情没有得到控制的情况下监狱又强行将沈跃萍转到条件极差的劳改局医院,五月十四日在家属强烈要求下,监狱才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家人将她接送到昆明第三医院抢救,到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晚含冤离世。

2、史喜芝被狱警长期施予毒性药物,狱中死亡

史喜芝:女,60多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家住昆明市银福小区2栋402号,于二零零二年四、五月间在家中被绑架,非法秘密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监狱,先后在四监区,五监区(集训监区)。由于史喜芝坚持对真善忍信仰,被狱警长期使用破坏中枢神经类药物,导致血压增高,二零零五年在被关“禁闭”期间每天从早上6:20起床到晚上11:00被强制坐在光床板上,要保持一种姿势,后来又被强制从早到晚站军姿。不准洗脸、刷牙,每天只准上厕所三次,限制喝水,剥夺了人基本的生存权。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深夜,监狱突然打电话给其女儿说史喜芝病危,据知情犯人透露史喜芝是被狱警用电棒电击后出现生命危险后送医院抢救,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凌晨抢救无效含冤离世(监狱对外称患病死亡)。

3、七旬老人王莲芝被施放不明毒药致精神失常死亡

王莲芝:女,73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被云南省女子第二监狱迫害致死。王莲芝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被西山分局的恶警陈坤光和金碧派出所的沈明贵、王维处绑架,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被劫持到省女二监迫害,为了“转化”王莲芝,集训监区管教队长杨欢等把王莲芝关进禁闭室,在禁闭室王莲芝每天被强迫端坐在光床板或小木凳上16个小时不准动,不准闭眼,身体稍有移动,就会被“包夹”(看守法轮功学员的犯人)谩骂、殴打,还不准洗脸、刷牙、卫生用水、洗澡,不得换洗衣服等等。家属去见人,说要三个月才能见。

十一月十日,经过三个多月折腾,儿子终于见到母亲。此时王莲芝虽然憔悴,但精神正常。之后云南省女子第二监狱对王莲芝施以不明药物,导致其“精神失常”,身体状况日渐恶化,整口牙齿松动脱落,持续剧烈头痛,最后几乎成了植物人。十一月二十七日,监狱为了推卸责任,通知儿子去监狱,儿子说:“十几天前母亲还好好的。”警方告之是市精神病院鉴定的“精神分裂症”,并说:“你母亲不吃高血压的药就拌在饭里”,儿子怒责:“另外还拌有什么药?”警方不敢回答。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家人费尽周折,将体质非常虚弱、几乎成了植物人的王莲芝保外就医接回家中,后送到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期间老人一直处于昏睡状态,因医治无效,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含冤去世。儿子就母亲被迫害死亡向有关部门提出了控告。

生前,王莲芝老人二零零二年就曾被非法关押在昆明五华区看守所36天,并被非法抄家,后送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因她的血压当时高至220,有生命危险,劳教所不收,国保大队叫她的家人写了担保书,才把她放回家。参与绑架王莲芝老人的警察有五华国保大队队长练学腾、警察马斌和土桥派出所的警察等。

4、杨翠芬狱中受迫害突然死亡

杨翠芬:女,一九四九年出生,文山州丘北县林业局退休职工。年轻时杨翠芬就患上了不治之症——红斑狼疮,头发都掉光了,周围的人躲她远远的怕被传染,住院医治无效,直到杨翠芬炼了法轮功,没有花一分钱就彻底摆脱了被医学上判死刑的红斑狼疮。

杨翠芬两次遭到中共非法判刑。第一次是二零零三年杨翠芬在丘北县被绑架、关押,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第二次是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一日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后砚山县法院非法对杨翠芬判刑五年,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将杨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

在云南女二监,杨翠芬被强迫长时间坐小凳,后被分到女二监五监区干奴工。至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杨翠芬已被关押迫害整整四年,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杨翠芬打电话回家给老伴说自己明年三月就能回家了,然而仅仅过了两天,十月二日晚,杨翠芬的家属接到监狱的电话,说杨翠芬病危,家属赶到医院后,杨翠芬已经完全失去意识,也没了气息。监狱将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家属不签字,监狱威胁不签字狱方就将自行火化尸体和处理遗物,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罪责难逃。

四、 劳教所迫害后死亡案例

残疾女孩杨苏红被迫害后皮包骨头离世


杨苏红被折磨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后放回家

杨苏红:女,24岁,昆明西山区马街办事处积善社区法轮功学员,是一个身高仅有一米二、体重二十三公斤的肢体残疾人,曾身患“结核病”、“白血病”, 一九九八年更是雪上加霜,被昆明肿瘤医院确诊为“骨癌晚期”,并说她最多只能活几个月。杨苏红于一九九八年二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所有疾病自修炼法轮功后全部痊愈。但是迫害开始因为她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昆明市西山区“六一零”、公安多次非法抄家、绑架、关押,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将她非法劫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劳教,在劳教期间杨苏红坚决拒绝在劳教书上签字,坚决拒绝所谓的“转化”(强制放弃信仰)。被狱方施与各种压力和折磨,并强迫她参加每天十多个小时的超强奴役劳动,不到半年她就被折磨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于二零零五年五月被送回家后仅一个多月的时间,于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一日端午节下午含冤去世。

五、看守所、公安局等非法关押迫害后死亡案例

1、黄菊美被关押期间受折磨突然死亡

黄菊美:女,生于一九五四年,昆明市政公司工人,修炼法轮功前,身患高血压等二十多种疾病,是单位有名的老病号,26岁就病退了。一九九七年她自修炼法轮功后,疾病不治自愈,待人处事都为别人着想,婆媳关系,家庭关系越来越和睦。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氏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她以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向世人讲真相,二零零二年被公安绑架,在关押期间受尽折磨,血压增高至280/120mmHG,导致心脏病突发,公安将其送入医院,才通知家人,不久黄菊美不幸去世。

2、李廷贵(在公安局非法关押中死亡)

李廷贵:85岁,玉溪地区通海县法轮功学员,家住通海县四街镇者湾二组。二零一零年四月十日,李廷贵、解宝芬夫妻俩到通海县七街市场向有缘人发真相资料,被便衣恶警将所有真相资料强行搜走;四月十二日通海县公安局黄成顺、木艳萍等五人到李廷贵家非法抄家,抢走所有的大法真相资料;三天后他们又来到李廷贵家勒索现金,逼迫两位老人交一千五百元,并且扬言要拘留十天、半个月。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日,李廷贵老人遭县公安局“六一零”黄成顺一伙人的绑架、威胁、恐吓,于当日早上九时死在县公安局,死因不明。留下七十多岁的老伴解宝芬。面对如此人间悲剧,县公安局人员不但没有丝毫罪恶感,反而还继续骚扰和恐吓解宝芬老人,威逼她交出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

六、骚扰及其他在迫害中离世的案例

遭骚扰、恐吓、监控、剥夺信仰自由、精神摧残等死亡18人;死因不明:5人;。以下是部份案例:

1、《勐海县志》主编蔡鹏顺在全家四口长期受迫害折磨中离世

蔡鹏顺:男,七十四岁,原勐海县史志办主任、《勐海县志》主编。蔡鹏顺修炼法轮大法前体弱多病,每天离不开药物,是勐海县有名的药罐子,工作时曾几次昏倒在办公室及厕所里,多次被医院下病危通知书。蔡鹏顺自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脸色红润, 身体健康,认识的人都替他高兴。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蔡鹏顺一家四口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经常遭到勐海县邪党人员的骚扰、迫害。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二日,在勐海县县委书记曹孟良、勐海县公安局局长冯晓冬等人的指挥下,以勐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曾永平为首,伙同勐海县象山镇派出所恶警非法抄查蔡鹏顺家,掠走他所有的大法书籍等。之后勐海县国保大队大队长袁春等人又数次持续对病卧在床的蔡鹏顺及妻子朱彩娥威逼利诱非法审讯,后妻子朱彩娥被非法劳教两年(所外执行),使蔡鹏顺的身心受到巨大伤害。

同时袁春为首的恶警,诱骗并绑架了蔡鹏顺的女婿冯涌哲,勐海县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恶警李云等奔到冯涌哲家,李云爬上冯涌哲家阳台,用撬棍撬开防盗窗,砸开房门,非法侵入住宅掠走所有大法书籍,电脑等设备,并将冯涌哲的妻子蔡晴如劫持到勐海县看守所。直到二零零六年二月底蔡晴如才被放回家。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日,冯涌哲被恶警劫持到禄丰县大平坝云南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被开除工职。在全家遭中共邪党长期高压迫害下,蔡鹏顺于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含冤去世。

2、吕祖达遭上门恐吓加,含冤离世

吕祖达:男,68岁,昆明市云林规划院高级工程师、中队书记。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到昆明市政府上访。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开始后,吕祖达所在单位云南省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院营林分院,以他是党员为由,在党委的每周例会上都对他进行批斗,并逼迫他写所谓的揭批保证书,吕祖达不愿写谤师谤法的内容,因此保证总是过不了关。

其老伴贺桂珍在修炼之前身患多种疾病,双腿无法行走,是由吕祖达推着轮椅将她送到炼功点的;修炼大法后,她以前的各种疾病不仅痊愈,而且能行动自如,身体非常健康。二零零零年贺桂珍在室外炼功,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回家后,厂里将其定为“重点”,由邪党委书记刘蔷丽(音)和保卫科长周善福带头,协同昆明市盘龙公安分局、“六一零”人员以及长春派出所的片警赵永富,对贺桂珍进行盯梢、蹲坑、监视,还经常上门骚扰、威胁和恐吓。并前后几次要将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使得她不得不经常离家出走、在外躲避。

在单位不法人员、恶警多次上门恐吓,强行精神洗脑摧残迫害下,吕祖达长期处于精神恐慌和担忧老伴的状态,心理压力极大,身体也每况愈下,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含冤去世。

3、陈建忠在恐吓、威逼中离世

陈建忠,男,65岁,昆明海口县人,云南光学仪器厂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以前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身体一直都非常好。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 对法轮功迫害开始后,单位党委、“六一零”、保卫处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打压,实行强制洗脑转化,逼写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的保证。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四日单位又召开洗脑转化揭批会,恐吓逼迫陈建忠等人放弃修炼, 逼写“三书”,陈建忠精神上受到强烈刺激,当场从座椅上翻落在地,口吐白沫,半边身体不会动,随即送本厂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晚含冤去世。

因篇幅原因,其它案例不一一列举,各地州死亡名单如下。

七、各地区被迫害致死和在迫害中离世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昆明地区22人:张云芳、陈建忠、王星、蔡邦花、谭再芝、黄菊美、曾绍兰、邬家和、高国祥、吕祖达、包维远、陈淑秋、桂明芬、史喜芝、张凤仙、杨苏红、张桂芳、李雪芬、李健英、王莲芝、王岚

玉溪地区5人:付琼仙、管成才(广成才)、沈跃萍、李廷贵、黄韬

红河州哈尼族、彝族自治州10人:孔庆黄、朱丽芳、李俊青、张秀英、杨素芬、苏慧琼、李保义、何美华、朱美英、杨发清

昭通地区2人:李郝晓、迟志

楚雄彝族自治州1人:孙怀凤

普洱地区2人:谢宏宇、李朝荣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1人:蔡鹏顺

大理白族自治州2人:杨玉芬、王太山

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1人:杨翠芬

外省3人:郑智阳、方征平、罗江平

写下以上每一个名字,仿佛又看到每个鲜活的生命他们当年得法修炼的喜悦,他们身心健康时的快乐!然而写下每一个名字,我们的心又是万分的疼痛,面对他们被迫害后的惨状,我们没有勇气直视。他们所历尽的苦难,那份伤痛一直埋在他们亲人的心里,一直留在认识他们的每一个同修、同事、朋友的心中。他们对真理的坚守和捍卫,那份勇气令邪恶胆寒,让世人觉悟钦佩。迫害他们的恶人也许有的已经遭到恶报,也许有的还在逍遥,但善恶到头终有报,惊天的罪恶,滔滔血债,无论时日长短,一定会被清算,真相一定会大白于天下,恶人也一定会被送上正义的审判台,至今还在作恶的人们啊,清醒吧!停止迫害,为自己的明天留一条生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